前任翻身战

第25章 甜蜜二人世界

“具体情况等我到公司再谈。”邢天佑眼里的柔情,瞬间消失掉了,冷冷的吩咐几句,就挂上了电话。

因为他已经听到温沫离下床过来的脚步声。

“又是公司的人找你?”温沫离端着两个情侣水杯,将其中一只放着挤好牙膏牙刷的递给他,一边漱口,一边问。

邢天佑看了看一分为二的双红心杯子,突然觉得也许他真的应该给助理加薪了:“刚接手琐事太多了,一会儿陪我去上班?”

温沫离秀眉微微一挑。

“答应我嘛。”邢天佑凑了上来。

怎么这么爱撒娇?温沫离有些好笑,还好她意志够坚定,一巴掌拍开了他的脸:“不行,九点我和病人有约。”

就算没有预约,她也不可能会答应他的要求。

上下班的美好心愿破碎,邢天佑来到公司时,脸色难看得要命,这也让公司的员工一个个忐忑不安起来。

莫氏临时取消合作的事,公司的高管大多都知道,只因莫氏方面打的是内线电话,这么个重磅消息在上班后十分钟,就在内部微信群炸开了。

在总裁办公室见到邢天佑,企划部部长、秘书办秘书,以及邢天佑从刑氏带来的助理一拥而上,就等着和他说说这事的处理方案。

“家具几点钟能到?”邢天佑忽略了其他人,看着助理问道,“昨天交代的东西,弄好了吗?”

助理微微愣了愣:“约的是八点半,如果堵车,最多十点就能送到,您定的东西半个小时前到了公司,我放在了办公室里。”

“嗯。”紧锁的眉头舒展许多,大步流星走进办公室,一个密封的纸箱子格格不入的放在奢华的黑色大理石办公桌上。

慢半拍的高管与秘书蹭到助理身边,神秘兮兮的问:“你和老板在打什么哑谜?”

能有什么事比和莫氏合作更重要?

“你们还是不知道的好。”助理没说,总不能告诉他们,老板挂记的是私事吧?虽然目睹过自家Boss在夫人面前软萌、腻歪的忠犬样子,但在员工跟前,助理仍极力为邢天佑塑造着完美形象。

将纸箱小心的放到桌子下,凌厉的眼神刺向门口窃窃私语的三人。

助理赶忙整理着装,快步走了进去:“负责联系我们的是莫氏的总裁秘书,这个决定似乎是莫总亲自下达的,这是退回来的合作企划。”

在正式入驻杨氏之前,邢天佑就在暗中安排人员与莫氏牵线,好在掌管杨氏以后,尽快让两个公司达成合作关系,而这份企划案,也在几天前就发给莫氏了。

“莫氏公关部有什么动静?”他看也没看合约,沉声问道。

气定神闲的态度,反倒让不安的下属如吃下一颗定心丸,安心不少。

“暂时没有。”

这么看,莫氏并未大张旗鼓宣布这个决定?

“尽快安排一下,我要和莫总单独会面。”这次的合作能不能达成是其次,如果和莫氏交恶,会令杨氏刚稳定的股市再度崩盘,弄清莫氏态度大变的原因,及缓和关系,是重中之重。

杨氏的难题,温沫离并不知晓,和病人约好见面的地点,化上淡妆,从行李中挑出一件粉色过膝蓬蓬裙,打着遮阳伞出门了。

三名保镖亦步亦趋的跟在她不到两米的位置,拇指快速在手机上敲下一行字。

【老板,夫人出门了】

简讯上附带了一张温沫离的全身照片。

正拿着剪刀处理纸箱的邢天佑,俊脸一沉。

她要见的病人又是雄性?

邢天佑握拳,深呼吸。

只是病人而已,单纯的医患关系,没有别的,他不能多想。

可是越催眠,心里的不爽越积越高。

‘叮当’

又是一条简讯飞入信箱。

他迅速点开来看,那是一张清吧的照片,靠着玻璃窗边的座椅上,两个女人面对面坐着,相谈甚欢。

邢天佑的心情好了起来,指头划过照片上笑得仪态万千的温沫离,重新拿起剪刀,继续开箱。

纸箱里装的满满的,全都是温沫离的单人照,是三年来,他错失的有关于她的每一个变化。

小心地将相框取出来,放进办公室内的休息室,亲手挂在白墙上。

“好像还缺了点什么。”邢天佑站定在照片墙前,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拨通陆子齐的电话,“C市最好的婚纱摄影是哪一家?”

“还用问?肯定是大名鼎鼎的纽莫夫人啊。”陆子齐刚说完,通话就粗鲁的结束了,看着闪闪发亮的屏保,他萌生出砸手机的冲动,“我是医生,可不是爱情顾问啊!”

一个小时后,心理治疗课程结束,温沫离陪同女病人一道离开清吧,绅士的替她打开车门:“有任何需要随时联系我,我的电话为你二十四小时开机。”

这个女人是C市珠宝大鳄的原配妻子,陪着丈夫白手起家,可惜,男人有钱就变坏,这几年在外边金屋藏娇,以至于她变得越来越懦弱,极度缺乏安全感。

女人坐进后座,腼腆的笑了:“谢谢你温医生。”

“这是我的分内事。”温沫离道,目送轿车开远,她重新戴上黑框眼镜,敛去了笑容,朝清吧门外杵着的保镖走去。

“手机给我。”

白皙的手掌摊开在保镖面前。

“这……”保镖有些犹豫,“我要请示老板。”

好看的秀眉微微一挑,在保镖抬手取手机的瞬间,温沫离飞快出手夺过了他的电话。

邢天佑聘请的保镖那可是刚从部队退伍的军人,不仅能打,侦查技术也是一流,可三人却来不及做出一点反应,回过神来的时候,手机已经落到了她的手中。

“……”这样的水平,真的需要他们寸步不离进行保护吗?

“不好意思啊,”温沫离删掉了有关病人的所有照片,甜甜道,“病人的一切资料不可以外泄,这是干我们这行的规矩。”

把手机塞回给保镖,一转身,温沫离的目光冷了下去。

中午,莫氏集团方面没有任何答复,就连邢天佑亲自打去的电话,也被秘书挡了下来,就算他努力掩饰,但找到温沫离时,她还是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烦躁,想和他商量撤走保镖的话,咽回了肚子,钻进副驾后,随手把眼镜扔到边上:“公司出问题了?”

“嗯。”邢天佑坦诚的点头,然后偏头直视她。

目光里带着一些不怀好意,他说:“新公司要处理的事太多了,我心烦。”

“事情多,还能有空到跑来找我?”温沫离挑眉看他。

“再忙也不能耽误和你一起吃饭。”天大地大老婆最大,这是他要贯彻到底的人生信条。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他在打量了温沫离几眼后,偷偷把眉毛皱了起来,好像有解不开的烦心事一样。

快问我在烦什么,快问我要怎么才不心烦!

邢天佑满怀期待的盼着,而温沫离也真的按照他的套路问了:“也有你解决不了的事?麻烦吗?”

“如果老婆亲我一下,再大的难题,我也能解决。”邢天佑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德性。”温沫离笑骂道,伸手拍了下他的左脸,“要亲没有,揍你倒是可以,要试试?”

邢天佑都想哭了,他的老婆为什么不按剧本演?说好的老公工作忙,老婆要当解语花呢?

依照邢天佑的剧本,在短暂的温存之后,他们就该手拉手去新开张的法式餐厅享受浪漫的二人餐,在气氛达到顶点的时候,趁机提出把她的心理诊所开设的杨氏附近,甚至连地点,他都已经安排好了,只等小狐狸点头。

可千算万算,邢天佑也没想到,温沫离不仅‘家暴’他,还一口回绝了他提出的用餐要求,让他开车送她回家。

看着幽怨十足的样子,温沫离扑哧一下笑了起来:“比起在外边的餐厅用餐,你不觉得回到家里吃,更好吗?”

她的语气充满了蛊惑,邢天佑心里的旖旎幻想一股脑全冒出来,车速瞬间飙升,一个利落漂亮的甩尾,稳稳停在公寓楼下。

窄小的厨房里传出哗啦啦的水声,水槽溅出的透明珠子打湿了邢天佑私人订制的衬衣,眼睛往身边一瞄,不动声色的来到温沫离身后,双手绕过她弯下的细腰,嗅着她发丝间和自己用的同一款洗发液的清香,心说不出的满足。

不在餐厅吃饭果然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

邢天佑满心雀跃,薄唇亲触上温沫离柔顺的黑发,却吻了个空。

他怔了一下,随即,盛满咖喱的勺子灌到嘴里:“好吃。”

可他更想吃他的老婆!

邢天佑优雅的咀嚼着嘴里的食物,一双褪去凌厉的眼睛止不住的在温沫离身上打转。

这样的注视太灼热,温沫离身体一僵,挥了下手:“去收拾桌子,拿碗筷。”

“吧唧。”邢天佑趁机偷亲了她的左脸一下,趁温沫离愣神的间隙抽离,“我去收拾。”

脸上的触感还没有消失,温沫离抿了下唇,眉目间染上无奈而甜蜜的笑意。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