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攻略:不良老公请入怀

第11章 好自为之不得好死

“滚,老娘没有吸,是那贱人诬赖!”韩静音在审讯室桌上张牙舞爪叫嚣。

桌边杵着几个警察,一个个都不敢抬头看裙底风光。

“韩静音,你尿检阳性,还想狡辩?难不成是谁扒开你的嘴,喂你吃下的吗!”魏莱进门吆喝,不能让韩静音继续闹。

韩静音更肆无忌惮,脱下高跟鞋砸向魏莱,“滚,你们都是一伙的!”

但她突然看到叶冰离那张出尘脱俗的脸,瞳孔猛地放大,不可置信嘶吼:“她,她为什么在这里?你们抓她啊!她fan毒!”

叶冰离眉头微皱,拨开人群走到桌边,抬头凝视母老虎韩静音。

“贱人,你把自己卖给这些警察,才能诬赖我吧!”韩静音突然蹲下,扯着叶冰离的衣服,来回摇晃。

她因为叶冰离松口才去尿检。但她压根没碰毒,虽然她朋友劝她很久。一定是叶冰离做手脚,她冤枉啊!

“不会是我找人换你的尿检结果吧?”叶冰离轻松推开韩静音的手啧啧称奇,“你就一清二白?”

“呵,你为戚月染才对我动手。不要脸的贱人,老公的弟弟也不放过!哼,把我扳倒,他照样不会上你!”韩静音既狂又恨,牙根都快咬碎了。

她怎么轻易着了贱人的道?该是她不得好死!

“不管为谁,你都跑不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叶冰离收敛眼底落寞。

她是厚颜无耻找戚月染,但她有苦衷。

可韩静音碰毒,不论如何都不能原谅。

“我杀了你!”韩静音起身扑倒叶冰离,骑在她身上下死手。

魏莱制服韩静音,让手下拿平板给韩静音看,“昨晚你包房手机拍下一切,自己看吧。”

韩静音披头散发趴在地上,看到面前视频里,自己打昏叶冰离,把粉末放进叶冰离口袋。

她脑袋嗡得爆炸,这谁的手机?为什么会拍下一切?

她伸手想抢平板,但魏莱率先拿走,“这回,认吗?”

韩静音呆若木鸡,不再吵闹。

她栽赃叶冰离被拍下,尿检其实也是她看着做的。完了,不想认也得认。

“韩静音,好自为之。”叶冰离居高临下凝视狼狈的韩静音,没一丝怜悯。

这是韩静音自作自受。

“叶冰离,你不得好死!”韩静音歇斯底里吼叫,却被警察拖着离开。

只有这份诅咒长久地回荡在走廊里,不曾散去。

“警官,没我什么事儿了吧?”甘以微迎上魏莱和叶冰离,讪笑招手。

“感谢你们的配合。”魏莱由衷感激。

是甘以微送来U盘,里面有韩静音和其他同伙交易的视频,还有韩静音栽赃叶冰离的视频。

“哎哟,警官说笑了。我这不应该的嘛!”甘以微笑得春风得意。还是二少安排得好,不然金域湾也难逃干系。

叶冰离却沉吟:“你们还是去我家里搜搜,别放过漏网之鱼。”

魏莱诧异盯着叶冰离,现在的人觉悟这么高吗?

甘以微摇头离开,心里直犯嘀咕,二少莫不是看上个傻子?

她离开警局,从兜里拿出叶冰离刚才给她的纸条,上写着:先报警,不论韩静音做什么,和她到警局。切记,白色粉末是雪碧粉,可食用。

“二少到底让多少人报警?叶冰离,我,还有那韩静音。啧啧,这么疼女人,还嘴硬。”甘以微撇嘴离开。

昨晚,戚月染后半夜折回来,黑着脸让她去做些事。

第一给韩静音找男人,让他第二天一早打开手机摄像;第二把衣服送给叶冰离;第三清早叫醒韩静音把过错推到叶冰离头上。

然后报警,再拿包房手机录下的视频去警局。

“事成了,暂且安全。”甘以微回金域湾的房间,对墙上的女体画像低喃。

“日后,小心行事。”

甘以微在空荡房间长呼气。幸好戚月染给她机会顺水推舟,让她有机会把韩静音交易的视频一并交给魏莱。

好在,韩静音的事过去了,日后多加小心就是。

——

沁园庄,叶冰离停在家门外,不敢踏进去。

自从父亲车祸溺死,她再没进过这屋子。现在她来,也有目的。

“没有发现,我本来也没怀疑你。”魏莱奉命搜查,转一圈出来回应神情落寞的叶冰离。

“我要的,找到了吗?”叶冰离急急上前,一双泪眼包含殷切希望。

“额,没有。”魏莱无奈摊手。

叶冰离让他找跟欠条有关的东西,他翻了翻,也没找见。

“可追债的人,说我父亲欠债。他素来寡淡,怎么会欠那么多债?”叶冰离颓然摇头,心头百思不得其解。

魏莱不知如何回答叶冰离。三个月前她父亲坠江的案子,还是他处理的。至于债务,他无权干涉。

但他刚想走,就被叶冰离拦住。

“请帮我调查我父亲的债务,鉴别债条真伪。”

魏莱默默摇头:“我无能为力。”

叶冰离颓然跌坐在地,状告无门的悲凉夹着瑟瑟冷风席卷而来,她整个身子好似被抽离。

“不过,为以防万一,还要做个血检。”魏莱刚想走,手下又嘀咕上面的安排,力争不放过一个。

叶冰离迟疑抬头,不由自主将手藏在背后。

她从小体质特殊,白天皮肤格外坚硬,血检只怕抽不出血,她怎么和魏莱解释?

“不必,她是我的人,是我让她报警通知你们韩静音的事。”戚月染披着黑色大衣,目不斜视下车,走向坐在地上的叶冰离。

他微微敛眸,斜睨地上脸色苍白的女人,伸手放在她眼前。

叶冰离错愕凝视戚月染,是她的阿戚来接她了吧?

她抿唇将冰冷的手搭在他温热手心里,被他拉起来,靠近气息清冽的他,不由心跳加速。

“戚总,您这是……”魏莱纳闷这事还和百奇新总裁戚月染有关?

“为民除害,理所应当。”戚月染松开叶冰离,负手而立。

“多谢戚总配合,百奇正是有您这样的人,才会蒸蒸日上。”魏莱低笑。

“借你吉言,这次万秀山的项目,百奇势在必得。”戚月染话锋一转。

魏莱愣愣,又呵呵一笑吩咐手下:“走吧,叶小姐敢带我们来搜查,不会有错。”

他和戚月染寒暄几句,收队离开。走了几步,狐疑回头盯着戚月染,摇头叹了气。

“阿戚,还好你来了。”叶冰离张手从背后抱住戚月染。

是她的阿戚,告诉她如何识破韩静音的局。是他不辞辛劳来这里替她解围,他知道她身体特殊,所以不让警察带走她。

是他,都是他!

“谁让你碰我了?脏了衣服,你拿什么赔?”戚月染捏两根手指挑开叶冰离冰冷小手,耸肩把大衣抖落,挣脱那女人的怀抱。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