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妻入怀:宝贝乖乖哒

第20章 怒气综合症

“行了别说了。”陆千麒皱着眉头制止了她的话。

苏黎这才发觉自己还光着身子靠在陆千麒的怀里,她红着脸挣扎着想要下地,反倒是陆千麒牢牢桎梏着她,冷冷的说:“我帮你抹点药。”

也不晓得这会所房间是怎么回事,居然在旁边的柜子里放着一个药箱,陆千麒取出一瓶白色软膏来,抹在苏黎身上的红印处。

“嘶……”苏黎倒吸了口凉气,抬眼就看见陆千麒认真抹药的侧颜。

其实她还是喜欢他的。

按理说如果陆千麒真的要她当情、人,假以时日说不定她真的会动心。

可是自从孟欣然出现后,她才意识到一个问题,陆千麒缺**么?他根本不缺。

哪怕她真的做了陆千麒的情、人,说不定也如同被打入冷宫的女人,根本不见得会让他有多少兴致。

她性格冷清,又不会逢迎,更因为坐了三年的牢只会逆来顺受,说白了就是不解风情,像她这样的人千万不能自讨苦吃。

苏黎勉力把挂在身上的布料挡住身体的重要部位,期期艾艾的站起身来,有些难为情的低头说:“我没有衣服可以出门。”

“你到床——上休息会。”陆千麒淡淡的交代。

见苏黎站在那里没有动,陆千麒瞪了下眼睛,有点凶的低喝了句,“快去。”

苏黎立刻两脚并用的爬上了旁边的床,一把用被子盖住自己。陆千麒转身打开门,给邹晋拨了个电,话。

罗菲躲在角落里,正好瞧见陆千麒出来,慌忙跑过去,小心翼翼的问了句:“四爷您办完事啦?”

“你说什么?”陆千麒双眸一暗,“你都知道什么?”

“啊没没。”罗菲慌忙摆着手,“我无非就是知道一点关于四爷您和黎黎的往事,就那么一丁丁……”

陆千麒手中的电.话没有拨出去,朝前走了一步,“那你带她来这酒会是什么目的。”

“呃。”罗菲就知道自己不该来找这麻烦,“我想认识个贵人,找个好工作嘛。黎黎是陪我来的。”

陆千麒审视了罗菲半天,最后冷淡的说了句,“你工作的事情让邹晋给你解决,去帮苏黎买件衣服。”

罗菲额上滴下大颗的冷汗,果然就在这房里办了事嘛?可怜的黎黎……看来这辈子都逃不出这小叔的手掌心了。她慌忙应着,转头就朝着会所外跑去。

邹晋听见罗菲的描述,拍了下腿就开始说“坏了坏了”,但是他又不敢不听陆千麒的去办事,搞的罗菲一头雾水。

“擦,你别掐我,老子在开车!”

“快告诉我,什么叫坏了坏了。”罗菲就是好奇宝宝,根本耐不住性子。

“今天穿的像个大小姐,你能不能表现端庄点!”邹晋挥着手打掉罗菲的威胁架势,“我就觉着这苏黎根本就是四爷命中劫数,红颜祸水啊!四爷现在很少动怒,是因为他只要过于生气就会生一场大病,你等着吧……”

罗菲听的有点魔怔,居然还有这种事情?这叫什么病?歌德斯尔摩怒气综合症?呵呵……要是生病了那也活该,谁让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折腾黎黎。

苏黎把罗菲带来的衣服穿好以后,偷偷摸摸的从**上走了下来,正好看见陆千麒靠在墙边,刘海遮住那双细长的眼睛,看不出情绪如何。只是眼角处,那微微上挑出的魅惑,似是随时泛着的桃花。

她想绕过陆千麒去找罗菲,刚走到门边就被陆千麒一指头勾住衣领,勾了回来。

“四、四爷。”苏黎有点小尴尬,只好转过身来面对着他。

“开始躲着我了?”

“不是不是。”苏黎慌忙摆着手,露出一点浅笑,“我是想和菲菲先回去。四爷您不是还有女伴么……”

话刚落音,苏黎感觉到肩膀一沉,陆千麒忽然间将头靠在她的颈旁。

“你怎么了?”这哪里是平时的陆千麒,吓了苏黎一跳。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