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妻入怀:宝贝乖乖哒

第2章 容身之地

“你出狱了?”他的声音很好听,只是在风雨中显得有些飘渺。

苏黎点了点头,逃避般往后退,嗯。小叔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你这么躲着我干什么?”陆千麒在后面喊住她,“是还惦记着以前的事情?”

苏黎身体一僵,她咬牙摇了摇头。

雨这么大,你又穿这么少,准备去哪里,我送你一程。陆千麒撑着雨伞走在苏黎身后,他的司机只好默默的驱车跟随着。

苏黎沉默,天大地大,她却根本不知道该去哪儿。

见她这副神色,陆千麒大概也能猜到原因,上前拉住苏黎坐上车,淡淡地吩咐司机:先去北苑。

陆千麒应该也是到陆家参加宴会的,银灰色的西装衬得他身材挺拔,由于刚才在雨里站了片刻,裤腿上沾了些泥,刘海微微松散,遮住了细长的眼眸。

她坐在角落里,满身的泥水浸湿了车子的座椅,有些自卑地低着头。

陆千麒递过来一包纸巾,苏黎接过后,声音沙哑地说了声谢谢。

苏黎不敢和陆千麒说话,因为她犯的这宗经济案,正是陆正青背地里转移了陆千麒名下公司的资产,而这部分资产高达数百万。

她当初被判五年已经是陆千麒手下留情了,只是她没有想到,今天唯一能给她一点容身之地的,居然是他。

陆千麒说:我记得你是五年。

监狱里说我表现很好,所以一直给减刑。苏黎用纸巾把脸上的雨水擦掉后,露出消瘦许多的脸颊。

下车以后,苏黎没敢站在陆千麒的伞下,而是缩在楼道旁边说:谢谢小叔送我下山,我还是不上去了。我始终是对不起小叔的。

陆千麒的眼底闪过一丝怜悯:你先上去吃点东西洗个澡,等精神恢复了再说。

苏黎其实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在监狱里打工挣的那点钱,只够她坐车到南山脚下。

她最终还是跟着他上了楼。

陆千麒在北苑的房子算是他自己的产业,中式格局,装饰得古香古色,苏黎恍惚间好像回到了旧时光。

陆千麒将她领到客房的卫生间外:你知道怎么洗吧?

卫生间不是仿古的风格,苏黎点了点头,打开自己的行李袋拿衣服,陆千麒看见里面装着几件单薄的旧衣服,还有一个文件袋。

他制止了她,你去洗,我让人下去给你买件新衣服。

苏黎愣了愣,眼眶瞬间就红了,她不想被陆千麒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立刻跨进了卫生间将门合上。

里面隐隐传来苏黎的抽泣声,陆千麒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到客厅给司机打了个电话,让他上来。

司机也是陆千麒的一个贴身助理,叫邹晋,他办事情细致又贴心,又不多嘴多舌,所以陆千麒一向喜欢让他陪自己出来。

陆千麒交代他办两件事,一是让他照着S号买上几件新衣服,从内到外都要买;二个是到楼下的高档餐厅叫上外卖。

邹晋一愣,忍不住多了回嘴:四爷,这女人盗过您的钱,本来就是咎由自取,您为什么还这样对她啊。您看三爷那边都没人管她,你管她做什么。

那位三爷比陆千麒年长近二十岁,又是苏黎曾经的公公,三爷的儿子陆正青都对苏黎不闻不问,直接赶下山去,陆千麒却收留了她,邹晋担心他惹火上身。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