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至尊

第十八章神物

两人一前一后,朝着那片树林走去,那里边生长地都是些普通山树,不过有些却高大异常,寿过千年,那片树林两人熟悉无比,从来就没有见过有什么树精的。

大飞的眼睛就仿佛灵兽的神眼一般,射出两道碧绿光芒,将前方照亮,他开脉以久,如今百米之内,黑暗之中,他也能够看得清楚透彻,铁胆紧紧跟在他的后面,细长血红的耳朵不时摆动几下,他那一身满是图案的衣袍在被山风吹得轻轻舞动,两人靠在一起,倒仿佛一头走夜路的蛮兽。

突然,大飞碧绿的瞳孔一阵收缩,那两道光芒变得犹如实质般,而铁胆的耳朵也不由摆动了起来,树林之中,有树影在摆动,两人虽然有些紧张,但是一想到自己是村子的光荣,是神庙的守护者,心中瞬间热血澎湃,也不管那是不是树精,就都加快脚步,提着长戟钻进了树林之中。

就在他们深入树林之时,在庙门不远处那一排巨大的香桦树上,一道绿光灿灿的苗条身影,如仙子舞空般,钻出粗大的树身,飘向了那神庙的门口。

这女子伫立在庙门口,她的容貌清丽无双,带着一丝倦意,两只绿色的眼睛透着一丝光芒,似绝望,有仿佛带着一丝不甘,似悲伤而又带着一丝嘲笑,她的眼睛最终落在了天宝庙三个大字上,略微苍白的玉唇轻轻动了几下,好像在喃喃自语些什么。

终于,她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身上绿光闪烁,莲步飘飘,跨入了神庙之中,这神庙并没有门,只是里面被一道木墙隔着,这木墙很宽,上面雕刻着各种图案,大多却是人类祭拜神灵的场面,还有很多的灵花圣兽。

绕过了木墙,整个空旷的庙宇就展现在了陈雨的面前,庙中建筑以山石为主,五六条粗大的圆柱撑天而起,牢牢地矗立在神庙的几个角落,庙的地上,也是青石铺成,一座高大的神台,立在庙的中间,红布为底,上面雕刻着各种神图,惟妙惟肖,不过陈雨却好像对那些没有丝毫兴趣,苍白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喜色,眼睛盯着神台上一个木盒上,就在也没有移动过了。

木盒古朴,雕刻着图案,盒子里面,铺着一层金黄透红的丝绸布料,也不知在这简朴的村里,从何处得来这样的布料,不过比起这些,盒子中的一块正方形玉石,却更是吸引人的目光,这块玉石外形并不奇特,方方正正,通体乳白,只是它身上却透发出一层淡淡的乳白神光,圣洁无比,仿佛能够安人心魂般。

陈雨的眉头微微一皱,天宝之说,他们野精族中也有传说,天宝大多以天地为鼎炉,以万物灵气为养分,吸收日月之精华,历经万千岁月方能孕育而成,天宝可以说是天地间的圣物,蕴含着无穷的力量与玄秘,无论是人类还是孤渺灵土的其它种族都想得知,有的天宝则是天神留在人家的宝物,是天神以大神通炼制而出的,同样具有奇大的功能。

只是,灵土虽大,但是天宝的数量却十分稀少,能够有机缘得到的人,更是少之又少,传说天宝能够具有无上的灵性,能够识人懂人,即使有缘相遇也是难以收为己用。

陈雨也知道想要得到天宝,要的是莫大的机缘,但是,她现在只有孤注一掷了,一个月前,她受到叶青夜一行人的暗算,中了毒精族毒性猛烈的紫木毒,原本毒性被她以木之灵力暂时止住,但是上次被萧虎和叶青夜两人合力一击,伤了灵脉,紫木毒再也压制不住,如果不及早想办法解毒,那她的身体迟早会被完全侵蚀,到时候就是神仙也难以救她。

上次,她遇上吴争后,暗中在吴争的身上,留在了一片神叶,她与这神叶通灵,自然也知道吴争所走的方向,因此偷偷进入了这个村落。

她的修为不弱,更是聪慧无比,叶青夜能够发现这里的异常,她当然也早就料到,很快,她就发现了在月夜之下,天宝庙神光萦绕的神异景象,同时也想到了这里可能有天宝守护,蛮兽山精才不敢靠近。

她不动声色的在附近的树林里边潜伏了两天,直到今天她发生自己的毒性再也压制不住了,所以铤而走险,开始行动了起来。

陈雨慢慢地朝神台走去,她的脸色苍白如纸,露出一丝痛苦神色,突然,她右手的绿光变得光华璀璨,犹如碧玉之光,一条墨绿的树藤从手臂伸展而出,朝那块乳白玉石抓去。

就在那树藤化为爪形,想要抓住玉石的时候,一道强烈无比的乳白色光芒冲天而起,仿佛瞬间就将整个庙宇都填满了,陈雨直觉全身好像被万千触手裹住一般,难以动弹分毫。

她原本苍白的脸庞现在被白光映得更加雪白,就仿佛是雪化成的一般,绝望,她的眼神只有绝望。

当世间万物都离你而去,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依靠,你会不会失去了希望。

整座神庙突然都晃动开来,一条粗大的石柱轰然倒地,在这寂静的月夜里,仿佛天雷炸响般,连村中之人都被惊醒了过来,纷纷燃起灯火,钻出屋来。

突然,白光散去,陈雨的身体终于恢复了自由,她缓缓睁开眼睛,地上横着一条粗大的石柱,一地的青石砖被砸出了很多破洞,她的眼神最后落在了玉石之上,那天宝当真具有灵气,居然散发出一层乳白光晕,将木盒也护在其中,丝毫不受震动地影响。

盈盈眼波,如一泓秋水,却难以看透,她的眼神在叹息,在悲伤。

大飞和铁胆突然听到剧烈声响从神庙方向传了过来,心中一跳,哪还顾得了寻找什么树人,两人拼尽了吃奶的劲,恨不得长多八条腿,箭一般朝神庙奔去。

月华如水,仿佛一只慈悲温柔地手,无论人世发生什么事情,它都默默地抚摸万物。神庙经过剧烈摇晃,原本古老的庙顶上,那看似残破不堪的石砖,居然没有掉落下来。

大飞突然惊喝一声,双眼发出的两道绿芒,射在了一道苗条身影上边,那身影从庙门窜出,快速飘向了那排香桦树,铁胆似乎刚反应了过来,也跟着发出一声惊呼,两人的速度在瞬间仿佛又加快了许多,朝拿道身影追去。可是等他们来到那排大树前方时,哪里还有什么苗条身影。

任凭大飞的目能有多强,他还是探索不到那道身影,就仿佛凭空消失一般。

“怎么什么都没有了,我明明看到了,这一定不是幻觉,铁胆你一定也看到了吧。”大飞疑惑地道。

铁胆微微喘气,支支吾吾地道:“我,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只听到一股衣袖飘动的声音,难道也是幻觉。”

“糟了,咋们的天宝。”几乎在同一时刻,两人惊呼了起来,飞也似的钻进了天宝庙。

眼前发生的一切令两人目瞪口呆,只是,当他们看到那块乳白玉石依旧无恙地躺在木盒中时,他们才松了一口气,疑惑地对望了一眼,而这时,山脚下也传来了村民的叫声。

村子里一片灯火通明,村民都被神庙震动生出的声响惊醒了,很快就朝着神庙赶来,不一会儿都聚集在了神庙门口。

月光的清辉依然洒在山林之上,远处一望无际的山丘都被铺上了一层金黄光芒,山风习习,吹得周围的树木沙沙作响。村民围在了神庙门口,个个神情愕然,相互望了几眼,就纷纷讨论了起来。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天宝庙数千年来都没有出现过如此大的响动,难道是有人亵渎了神灵。”一个留着一撮小胡子,身材不高的村民惊恐的说道。

其它村民的脸色也变得苍白无比,亵渎神灵那可是要遭报应的,这是每个村民都深深相信的。

“柳二,别乱说,你们几个跟我进去看看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其他人在外面等着。”人群之中,一个满脸皱纹,老得好像活了无尽岁月的老人瞪了说话的人一眼,然后对众人吩咐道。

此人便是天宝村的村长,他的话一说出口,众人都恭恭敬敬地连连点头,老人走在前面,身子摇摇晃晃,山风猛烈,要不是他手中拄着一根木质拐杖,别人会忍不住怀疑他还能不能站得稳。

几个中年人跟在他的后面,奇怪的是并没有人去扶他,仿佛并不担心他摔倒一般。

铁胆和大飞两人眉头紧皱,紧紧地护在天宝的身边。天宝发出一层乳白色光芒,将木盒中的金黄丝绸映得容光闪闪,极是美丽。

老村长看了看那倒塌一地的木屑,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整双眼睛几乎都没入了皱纹之中,他的皱纹实在太多了。跟在他后面的几个人也是神情慌乱,有的嘴巴都轻轻张开了。

铁胆和大飞一见到老村长走了进来,顿时喜出望外,迎了过去。

“村长爷爷,你可来了,刚才,刚才我们都急死了,好像有人想来,想来盗走我们的天宝。”

“你们不要急,慢慢说。”村长的脸色安详,没有半点责怪之意,也看不出吃惊之色,祥和地看着两人。

铁胆和大飞两人一唱一和,很快就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我看到了树林中有树在走动,那,那一定是树精。”铁胆的眼睛堪比异兽,看到的绝非假象。

“胡说,我们村子怎么会有树精呢,有天宝神灵守护着,它们是不敢靠近的。”一个中年人惊叫道。

村长的眉头又皱了几下,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似乎透发出了一道实质光芒,他似乎在沉思,没有立刻说话,众人也没有说话,庙里一下子静得恐怖,只能听到外面依稀传来村民杂乱的议论声。

过了好一会儿,村长苍老的声音缓缓传出。“这件事很古怪,村里祖先的传说,有天宝在,山精异兽就不敢靠近这里。”

他顿了一顿,摸了摸雪白的长胡子,继续说道:“当年连神力无匹的神犼大圣都奈何不了天宝,被天宝灵力所震慑,自此之后,村外的所有有灵智的生灵都来不敢接近这里。盘星丘陵从未出现过树精,……。”

村长的神色变得复杂起来,整个人顿时显得沧桑无比,仿佛历经了无数磨难般,他幽幽叹了一口气,喃喃道:“难道这都是劫数。”

众人从未见过村长露出如此神色,不由都紧张了起来,老村长拄着红木拐杖,慢慢地朝供奉天宝的神台走去,铁胆和大飞也跟了过去,站在村长的左右。

天宝此刻的光芒仿佛黯淡了很多,但却显得圣洁无比,仿佛一道道柔和的眼光,在注视着众人。

村长此刻才开始打量起天宝,他知道天宝并非凡物,就算整座庙塌陷了,它依旧会安然无恙,对于天宝的传说,这老人比任何人都知道得多。

他的眼神变得虔诚起来,突然在神台面前的一块蒲团上跪了下来。“天宝在上,请庇佑我们村子平安渡过这次劫难。”

众人看到老人如此举动,也连忙走了过来,也不理地上有没有蒲团,就都跪了下来,一起祈求保佑。

天宝有灵,是否就能够听到他们的祈求呢?

天宝村的男人大多都聚集到北边那座山上,村里每间房子都亮起了灯火,除了一间没有了主人的屋子孤零零的立在那里,没有光也没有声响,就仿佛一个被人遗弃的孩子一般。

晚风吹过,村道边的树木发出了沙沙响声,一个带着一丝稚气的女孩声音从一间房子里飘了出来,融入了风中,传荡开来。

“娘,发生什么事情了,父亲和其它叔叔伯伯们怎么去了那么久还没回来。”一个眉目清秀,约莫十二三岁的小女孩靠在一个美丽女子身边,略微担忧地道。

那美丽女子的眼中也闪过担忧之色,不过却对女孩柔声笑道:“玉柔,别担心,不会有什么事的,夜深了,你快先去睡吧。”

铁玉柔的脸上露出犹豫之色,终于还是开口道:“娘,你说吴大叔和吴争他们会去哪了。村子外面很危险,他们会不会有事。”

铁夫人的柳眉微微一皱,她悄声说道:“吴大叔拥有一身不俗的能力,他们会平安走出丘陵,到外面的世界的。”

铁玉柔没有再说话,心里叹了一口气,虽然以前她不喜欢吴争这个人,但是却不知为何此刻却对他生出一丝担忧。

“你无耻,哼。”铁玉柔脸色微红,心中突然觉得有股莫名的失落,吴争清秀的脸庞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往事一幕幕,却已成为了过去。

“我们再也没有机会相见了吗?”铁玉柔心里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失落。

一个人,当一件他熟悉的事物将永远离他而去,不管那是爱的,还是恨的,心中总会有一股不舍吧。

天宝村东边全是一片片树木繁茂的丘陵,此刻,在一片山林间,一只黑色的神鹰在空中盘旋了一圈,然后就猛扑而下,落在了一个白衣男子的肩上。

那男子一身白衣,无风自动,脸上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看起来有一种诡异的柔和。

“叶兄,出什么事了。”黑袍林成从一棵古木上跳了下来,速度如风一般,他面目狰狞,不过语气却很和气,对着叶青夜问道。

叶青夜温和地伸出了右手,抚摸着黑影身上的羽毛,淡淡地道:“村里好像出了大事,村民都赶往了村北的一座小山上。”

“哦,莫非那山上有什么东西不成。”白胜原本懒散的靠在一棵大树边上,此刻听叶青夜这么一说,顿时来了兴趣,坐直身子问道。

“嗯,前些日子我怕黑鹰被吴平发现,并不敢轻易让它去探查消息,今晚冒险一试探,大有收获。”叶青夜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微笑。

“看来村里的人留不得吴平,吴平已经不在村里,而且,那北面山上有一座神庙,里面也许真的有什么宝物。”

白胜和林成两人的脸上也露出了喜色,林成叫道:“那我们还等什么,既然吴平不在,我们就再无顾虑,那条妙计也可以施展了。”

林成说完脸上露出得意之色,白胜也连连点头,叶青夜却没有什么大的反应,看了一眼林成,道:“虽然存在变数,但也许这是最好的机会了。”

吴平并不是凡人,即便他离开了村子,叶青夜心中还是对他还是有所顾忌。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