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鬼眼

第16章 五个骗子

那个小青年却傻傻地大叫:“我要到麻店,我要去找俺妈,俺爸给我找了个后妈,她天天打我,我偷了钱要去找她。”

旁边的中山装此时装出一副文雅的样子:“大兄弟,你妈在麻店哪里啊?去麻店要好多钱呢,你有钱吗?”

“俺妈在麻店最高的那个房子里,她在那里当老大哩!我有钱啊,俺爸是跟外国人做生意哩,他有好多外国钱,我这次偷的就是外国钱……”

小青年现在只怕真是傻了,满嘴胡话,智商听上去不足五岁。

不过他还真的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把花花绿绿的钱来。

“呀!”

昨晚那个大款模样的人故作惊讶地说:“他还真有钱?好像还是外币呢!”

“我是银行外币科的”,此时旁边的中山装见此情况开口说:“司机麻烦开下车厢的灯,我来看看。”

车厢里的灯打开了,中山装从小青年手中拿过一张钱,对着灯光装模作样地看,然后装出一副专业的样子说:“呀!这是英磅啊,一张可以换好几张人民币啊。”

“英磅?”

那个大款模样的人一听,赶紧对小青年说:“大兄弟,你的外国钱在中国花不了啊,你看我这里有中国钱,全是100元的,我两张换你一张,行不?”

两张换一张,以那个傻子的智商,当然是同意了。

大款一下子换了好几张,算下来不费吹灰之力就赚钱了好几千。他这样一弄,车里有两个农民也赶紧站出来,用自己手中几百块去换那傻子手中的“英磅”,这两个农民就是昨晚五个人中的最后两位。

事情发展到此,我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五个人是一群骗子!

他们的骗术是90年代在城乡往来的长途车上经常使用的招术:一个人扮演傻子,一个人扮演大款,一个人扮演银行工作人员,剩下的两人扮演两个农民当托。

他们先让“傻子”表演,假装自己是被后妈虐待的,自己偷了亲爹的外币逃出来的傻儿子。这时“中山装”就站出来,告诉车上的人,这傻子手中拿的是值钱的英磅,一张可以换八、九张人民币。然后“大款”就开始用自己手上的百元钞票去换傻子手上的英磅。接下来那两个“农民”再当托,也用手上的百元钞票去换钱。

如果此时,车上有人起了占便宜的心,跟风去跟那“傻子”换钞票,他就真的上当了。因为那傻子手中的外币根本不是英磅,而是津巴布韦,圣多美等这些小国家一文不值的外币,这些外币便宜的跟手纸差不多。

我为什么能知道这些?因为王婶家的韦国叔,就是被这种骗局给骗了,才想不开跳火车被碾得稀巴烂的。我也因为看见他的屈死的鬼魂而成了间接的受害者,这个骗局害人太深,所以我对它恨之入骨。

不过今天车上的人好像都挺聪明,那五个骗子演得很起劲,却少人有上当。

正当我庆幸的时候,却听到一个女人对那个“傻子”说:“大兄弟,我也来换几张呗?”

我扭头一看竟然是那个最后才上车的女人,她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拿出厚厚一叠钱,递了过去。

那群骗子当然求之不得,“傻子”假装傻呆呆地给她换了钱。

换完钱之后,那女人看那个“傻子”手上还有不少外币,就对他说:“小兄弟,我还想换你手上剩下的外币,不过我手上钱不够了,前面就到我家了,要不你跟我下车,我给你取钱,把剩下的外币给换了,怎么样?”

我一听这话,觉得这个女人简直愚蠢到家了,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果然那群骗子喜出望外,他们悄悄使了个眼色,形成了默契。

车子又走了不一会儿,那女人就对司机叫到:“师傅,麻烦停下车!我到家了。”

然后对那个“傻子”说:“小兄弟,跟我下车吧?”

“傻子”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跟在她的后面朝车门走去。

“那我也跟下去再换点钱吧?”那个“大款”也主动要跟两个人的后面要一同下车,估计他是怕那个“傻子”一个人搞不定。

看着骗子连续得逞,我终于忍不住内心的正义感,对那个一只脚已经迈出车门的女人大声喊道:“大姐,别上当,他们是骗子!”

但话音刚落,我腰上就被顶上了匕首,再也不敢多话。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