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鬼眼

第5章 周先生

说完他把右手食指插进了我的左眼,我仿佛感觉一根冰锥直接从我的眉骨下面扎进了眼窝,我痛得身体都在抽搐。

那黑影用食指用力一扣,我的左眼生生从眼窝中被剜了出来,被他血淋淋地被握在手上,用舌头舔了舔,又一下子丢进了嘴里,吞下去了。

然后,他把血手握成拳,一下子打在我的胃上,我的痛苦和恶心一起在内心搅动着,又被他这么一打,胃开始痉挛,竟然开始吐了起来。

但我吐得都是土,刚才被夏雪嫣喂下去的土,好不容易把土吐干净,我又被那个黑影捏开嘴巴塞了一个东西进去。

这个东西阴凉无比,异常血腥,它到嘴里之后直接融化,然后一股冰凉直窜后脑再冲向左眼,这种感觉就像吃雪糕吃得太急冻着大脑一样。

这时我的左眼疼得如同要炸裂一般,我只好握着左眼躺在地上嚎叫……

在我的嚎叫中,我听到公鸡已经开始啼叫第三遍,在鸡叫中,那个黑影朝着那个大坟头走去,很快就消失了,只是遥遥那首凄凉的儿歌:\"花果园,花果园,进来容易出去难…\"

公鸡的啼叫结束后,阳光又从树林间的缝隙里钻了进来,一切幻象都消失了。

我赶紧摸摸自己的左眼,还在!

又用它看看四周,还好,没有瞎,我看到我们的四周依然是层鳞叠嶂的坟头,而夏雪嫣躺在这个大坟头下。

我急忙查看她的情况,发现她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

\"夏雪嫣,夏雪嫣!\"

我一边叫她地名字,一边跪在那里急忙把她嘴里塞满的土给扣出来,但堵在她嗓子眼的土,我却没办法弄出来了。

我疲惫地把她拖出了花果园,然后背起她,跌跌撞撞地朝村子跑。

在路上,我遇到了村长,他此刻了正带着几个人在村子寻找悄悄溜出来的夏雪嫣,他如刚一个被圈急了的疯狗,看到我们远远就冲了过来。

不过当他发现我身上的夏雪嫣已经成了一首尸体后,他的脸色一下子就灰了,像是一条被搁在案板上的死鱼。

\"我们进花果园了,她活不了了…\"

我带着哭腔,把刚才的情景跟村长讲了一遍。

村长听完我的话,全身如刚撒完尿似的一阵哆嗦,双腿一软,瘫在了地上。

\"老头子,咱咋跟夏老爷交待啊?\"

村长老婆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哀嚎。

这一声嚎叫,让吓傻的村长突然清醒过来,他的眼神又恢复了平时的凶狠,跳起来狠狠扇了我一个耳光:\"二狗子,是你害了夏雪嫣,她要是死了,你就等着陪葬吧!\"

\"小雪…小雪啊…\"

不一会儿,闻讯赶来一位头发花白,身穿唐装的老人,他抱着夏雪嫣的尸体,哭得泪如雨下。

\"夏老,您先别哭了,当务之急是如何救小姐。\"

说话的是和夏雪嫣爷爷一起来的中年人,他们这次一共来了四个人,除了夏雪嫣之外,还有这个穿着中山装的人。

这几天他们在我们村周边四处勘察,说是要在我们这里投资,每次都是这个中年人在那里指指点点,说些什么。

现在他手里握着一把折扇,嘴上留着胡子,有着一丝道风仙骨的感觉。

\"对,对,\"

听了他的话,老人像突然醒悟过来似的,急忙站起来拉着这位中年人的手,说道:\"周先生,你道行高深,求求你救救我家小雪,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我都愿意。\"

那位周先生点点头,俯下身子,先用手背挨了一下夏雪嫣的额头,又扒开她的眼皮看了看。

然后起身让我把当时的情景描述了一遍。

当我讲到自己灵魂出窍所看到那些可怕的场景时,他用一种说不出的眼神直直盯着我脸,皱着眉头思考着什么。

想了一会儿,他从身上掏出一本小盒取出一根银针,刺破自己的食指,用血在夏雪嫣的额头上画了一个奇怪的符号。

然后起身对她爷爷说道:

\"夏老,道家三十六旁门,我更擅长勘测风水,而且我初来乍到,对这里情况并不熟悉,所以只怕还需要丁村长找一个咱们当地对这花果园十分了解的仙人,才能救他。\"

\"我们当地的大仙儿?\"

村长一拍大腿叫道:\"那就贾迷糊了!\"

贾迷糊是我们村里的一个醉鬼,平日里酒瓶不离手,总是一副喝不够,睡不醒的样子,所以我们都叫他迷糊。

贾迷糊不是本地人,也很少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到我们这个地方了。

他一个外人,自然在村里分不到田地,也没有宅基地,他就在我们村子外一个废弃的砖窑里,搭了个窝。

农忙时帮我们做些庄稼活攒些粮食糊口,平时在红白事上帮忙打些下手挣些小钱。

贾迷糊这种游手好闲的人,在我们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村民眼里是被轻视的。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村子里都是嫌弃他,但接下来村里发生的一件诡异的事情,让大家对他产生了一些敬畏和神秘感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