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妻有毒:总裁老公,太腹黑!

第1章 慌乱逃离

世界上最触动心扉的,不是那句’我爱你’,而是我需要你时,你就在身边!

---安子爱!

A国A市皇都酒店:

渴,好渴,好想喝水!

安子爱悠悠睁开眼,感到口干舌燥,头昏脑怅,有些分不清方向,身子也像着了火一般,噪热又难受,而且还浑身无力。

恍惚间,她咽了咽口水,想翻身继续睡,却感觉身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似在渴望着什么。

蓦地,像想到了什么,她一下子坐了起来,茫然地看了看四周。

怎么回事,这是哪里?

安子爱抚着额头,心砰砰直跳,有些慌乱地瞄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见完好无缺,心里便松了一下口气。

然而,就在这时,传来了浴室里的哗哗水声,安子爱的心咯噔一跳,有着不好的预感。

她不是喝完酒了吗?不是离开了吗?怎么会在这里?难道……

安子爱晃了晃头,可脑海仍是一片混乱,脸红得发烫,眼里有着迷离之色。

为了让自己清醒一点,她用力往自己的大腿一拧,疼得直咧嘴,意识也清晰了一点。

该死,她中计了,酒居然出问题了!

身为药剂师的她,自然一下子便知道了身体的情况,都怪自己大意,居然没发觉酒有问题。

就在这时,听到浴室里的门‘咔嚓’一声,门似乎被打开了。

安子爱的心瞬间跳动了一下,一种慌乱感直袭她的心头,整个人因浑身无力,跌落在地上。

不,不行,她得赶紧离开,绝对不能在这里被糟踏。

于是,她再次用力往自己的大腿一拧,咬牙,忍着身体的不适,跌跌撞撞地直接往门口跑去。

这时浴室的门打开了,一个男子一脸愉悦地走了出来,一想到马上可以和床上的女人翻、云、覆、雨,心马上热腾了起来,满脸猥琐笑意。

谁知,一出来,床上的娇小身影却不见了,门却是虚开着,他怔愣了片刻。

回神,他的脸瞬间黑了起来,一脸戾气,该死,她竟醒得这么快,这到嘴的肉怎么就飞了!

那女人意识模糊,估计跑不远的,他得赶紧找到她。

于是,穿着浴袍的他,一下子追了出去。

“安子爱,你给老子站住!”

追出来的男子一出房门,便见到远处的拐弯处有抹跌跌撞撞的身影进了电梯,便急忙追了上去,大喊了一声。

安子爱跌跌撞撞地从房间里逃出来,整个人浑身无力,靠着墙,咬着牙,吃力地移动着身子离开。

然而,好不容易到转角处,等到电梯的到来,却听到了后面一声喊叫声,吓得她整个人更加的慌乱与无措,慌张进了电梯。

不,不能被带回去,安子爱努力地让自已的意识清醒一点,只听见‘叮咚’的一声,便出了电梯,慌乱无张地挪动着身子向前。

这时的她,脑海意识越来越不清晰,有着分分钟钟晕倒的错觉,只是,她的心里,同样也有着一份执念,那就是一定要逃离这里。

紧接着,仿佛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安子爱真的慌了,真的怕了,浑身冷意,忍不住地颤抖着身体。

身体上的躁热感,越来越明显,更加的是难受与无力,再加上,心烦意乱,只想离开,反而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朝前扑了过去。

‘啊’的一声,安子爱撞进了一个虚关着的房门,头‘砰’的一声,嗑在了地上,意识瞬间清醒了许多。

她微愣了一下,仿佛意识到什么似的,赶紧爬起身,缩了缩身子,把门关上,一头冷汗,整个人靠在门板上,一气呵成!

追上酒店顶楼,出了电梯,走廊上的男子,转了一圈,却不见安子爱的身影,心里纳闷极了,跑哪去了?

他有些不甘心,顺着走廊继续走着,不愿相信,人就这么没了人影。难道是他看错楼层了?

“操,人哪去了?真是见鬼了!”

忍不住地,他低咒了一声。

然而,当他走到尽头转回电梯里时,心里实在憋气,便用脚往拉圾箱用力一踹,发生了一声巨大的声响。

转身,怒气冲冲地进了电梯离开。

安子爱无力地靠在门板上,走廊发着的巨响时,她的心颤得厉害,隐忍着身体的不适,咬紧牙,不敢吭声。

怕,她怕,怕一不小心,被他发现,那么,她的一生便完了!

紧接着,隔着门板,在那声巨响消失后,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平静。

安子爱满脸通红,眼里的神色越来的迷离起来,心里却松了一口气,终于安全了。

然而,没想到的是,她逃过了一劫,却只是暂时的。

因为……身上的药性发作了。

安子爱的意识越发的模糊,只知道整个人很热,似在渴望什么。手不受控制地拉扯着自已身上的衣服,嘴里不知不觉中,溢出令她羞愤的声音。

热,真的好热,好难受,好想有个冰凉的地方!

蓦地,她的脑海里闪过一个模糊的念头,对,浴室,那里有冷水……

于是,她吃力地倚着墙站了起来,摇了摇头,忍不住地,一咬牙,用力往大腿一拧,一股疼意瞬间窜上大脑,瞬间清醒了不少。

然而,有苦说不出,似乎她中的药性比想象中还要严重,靠她这样刺激神经,是维持不了多久。

这时,原来寂静的房间里,却仿佛多了一些碰撞的声音,像是脚步声,又像是其它!

只是,当她有些疑惑,抚着额头,抬头看向不远处时,整个人却有点傻了。

只见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正祼着上身,头发有些凌乱夹带着水滴,却又不失高贵傲然的气势,微挑的浓眉,光滑白皙的脸庞,高挻的鼻端,性感的薄唇微抿着,简直就像是完美的艺术品,令人惊叹!

好妖孽!安子爱的脑海莫名地蹦出了三个字。

但,此时此刻的他又像一头野兽,正气势汹汹,浑身冷意地瞪着她,仿佛一眨眼就会把她拆卸入腹一样。

“滚,谁让你进来的?”

低沉又略带着沙哑,凌厉中又有着危险气息的声音响起,令人不寒而栗。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