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你错了吗

第一章 秦向阳醒了

“结婚三年,还没尝过男人的滋味吧?”

踏入锦园的大门,苏亚楠的脑海里,仍旧回响着这句话。

她抬步上楼,四周一片静谧,高跟鞋的“哒哒”声显得异常清脆。

晚归的女人并未放轻脚步,推开三楼主卧的房门,走到床边,深情地凝视着男人的俊脸……

刚毅的面部轮廓,英挺的剑眉,睫毛长而浓密,鼻梁犹如山峦般高挺,整张脸像一尊雕刻出来的艺术品,每一刀的线条都精致无暇。

苏亚楠心念一动,柔声说:“秦向阳,我每天在屋里走来走去,肯定吵得你睡不踏实,你不想抗议一下?”

然而,她等来的,依旧是无声的回应。

苏亚楠自嘲般的笑了笑,幽幽地说:“他们说的没错,我的确是在守活寡。”

因为喝了点酒,她的脸颊有些绯红,看向男人的目光已染上迷离的醉意。

此刻,积聚在胸腔里的某种情愫,似乎彻底被酒精点燃,让她忍不住做出大胆的举动。

下一秒,女人娇嫩的唇瓣落在男人紧闭的嘴唇上。

这是她的初吻,略显生涩且全无章法,如蜻蜓点水般,一下一下轻啄。

吻毕,苏亚楠望向毫无反应的男人,轻叹了口气,淡淡地说:“今晚,有人提起你了。”

只不过,关于秦向阳的话,并没有那么中听。

方才,商业酒会临近结束时,苏亚楠作为秦氏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向宾客一一道别。

轮到合作方彭总,苏亚楠主动伸出手与之相握,红唇轻启,吐出漂亮的场面话。

“彭总,谢谢您来捧场!秦氏能有这么好的发展,多亏您的帮助。”

万万没想到,彭总猛地握紧她的手,大拇指在她手背摩挲了几下,带有显而易见的轻薄之意。

苏亚楠心生厌恶,碍于对方的身份地位,无法当众与他撕破脸,硬生生地干笑了几声,不动声色地收回手。

“苏执行,这话说得太客气了。你一个女人当家不容易,理应助你一臂之力嘛。”彭总邪肆地扬了扬眉,话锋一转,调侃道,“可惜啊,事业做得这么成功,挑男人的眼光却不怎么样,嫁给秦向阳,和守活寡有什么区别?”

对方的言语和动作,明摆着是在调戏她,苏亚楠正欲反唇相讥,就听他说出那句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话。

没错,她的婚姻,有名无实。

圈里人皆知,三年前,晋城第一财团的少爷秦向阳出了车祸,变成名副其实的植物人。即便如此,苏亚楠仍然执意嫁给他,也因此被人贴上了“拜金女”的标签。

对于各种冷嘲热讽,苏亚楠从来没有介意过,但是,她无法容忍别人侮辱自己深爱的男人。

“现在连小学生都知道,婚姻的最大意义是忠诚,至少向阳不会背叛我。”苏亚楠挺直腰板,嘴角勾起几抹嘲讽,“而那些经常在外面沾花惹草的已婚男人,不仅带给妻子痛苦,更令整个家族蒙羞。要我说,这种男人才是最不值得嫁的。彭总,您说是吗?”

这番话,像是一道无形的巴掌,打在彭总的脸上。

谁都听的出来,苏亚楠利用对方的桃色新闻,直接戳中了他的痛点。

彭总被噎得无话可说,瞪了她一眼,悻悻然地离开了。

想到这里,苏亚楠的心里漾起一圈圈酸涩的味道,与此同时,压抑的情感彻底释放出来,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她再次吻上男人的双唇,柔软的小手轻抚他的脸颊,并逐渐下移,抚过他结实的胸膛、劲实的窄腰,慢慢地靠近男人身上最隐秘的部位……

突然,手上传来的异样感觉,惊醒了吻得忘情的女人。

秦向阳居然有了正常男人的反应!

刚要抽回手一探究竟,苏亚楠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后背陷入床垫里,紧接着,男人健硕的身躯覆了下来,耳边传来男人沙哑的声音。

“苏亚楠,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被我上!”

三年后,秦向阳对她说了第一句话。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