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幻想

第16章 无情

“加油吧你们。”

我看着刘东和张欣雨,许久之后才蹦出这句话来。

这几天的死亡游戏已经让我的心变得有些麻木了,我的手上也不是没有沾过鲜血,比如死去的高巍。

但是对于刘东和张欣雨,我还是会祝福他活下来。

毕竟刘东和张欣雨是少数在自己困难时还能跟自己统一战线的伙伴,这种人就如同古董一样,少一个就没一个。

“嗯,放心,我会照顾好他们的。”候克辰吸了一口冷气说道,扛起那支水枪,带着两人朝着外面走去。

我看着三人离去的身影,一个没有什么心机的小女生,一个是没心没肺的屌丝,三个人之中,貌似只有候克辰比较可靠了。

现在也只有希望候克辰能带领他们两个渡过难关了,除了祝福,别无他法。

我转身做到了原位,心中十分忐忑不安的拿起了手机,盯着屏幕。

我也不是什么大公无私的人,不求什么班级内能和平,那说难听的,就是痴心妄想,我只希望我的朋友能活过这场游戏就好。

这时,有一只手压在了我的肩膀上,十分用力,骨头的疼痛感,一时在我肩膀上蔓延。

毫无疑问,来者不善。

“秦斌,把你的脏狗爪子拿开。”我用余光看向后面,只见秦斌用一脸很恶心的表情看着我。

我现在没有什么心情跟他玩嘴了,心全部都放在了游戏的结果上。

秦斌一听,那戏虐的眼神立刻就变了:“哼,屌丝玩意儿给我嘴硬,让我一会儿看看你那个屌丝朋友怎么死的。”

“好啊,如果刘东没死,你把我的书全部吃掉。”我指着桌子上的书说道,虽然一脸轻描淡写,心里却有一丝胆怯,因为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跟秦斌闹成这样。

“如果死了,你把全班的书都吃了,我期待你吃书啊。”

说完,秦斌松开了我的肩膀,这才大摇大摆的走开,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喝着可乐,一脸戏虐的看着手机屏幕。

这时,班里的女同学对着我发出着嘲讽的声音。

她们一定在想:“一个屌丝,也配跟大哥叫板?”

果不其然,在这种死亡压迫的情况下,班里每个人的心理都发生了扭曲,而我也不例外。

对于他们俩来说,秦斌的确是他们的大哥,但是在秦斌的角度上,他们俩只是两条被自己豢养的狗而已。

......

“游戏已经开始了,张欣雨你去锅炉房那里占据着水源,如果不出意外,他们应该不会去锅炉房的。”候克辰有模有样的说道。

也对,就算自己的能力再大,进了这种游戏,也会十分的紧张吧?

候克辰知道两个人什么德行,所以这次游戏能不能赢全看自己的指挥能力了。

“我呢?”刘东迫不及待的问道。

“你,就去制高点等着,一定要去最高的地方,碰到他们记得射的准一点。”

“嗯。”

三个人说着,分开了路线。

按照计划进行的,张欣雨走到了锅炉房,紧张巴巴的将水枪里灌满水,藏了起来。

“希望不要找到我,希望不要找到我......”

张欣雨心底一直做着祈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虽然已经过去了三十分钟,但是张欣雨还是完全没有放松警惕下来。

有可能一放松警惕自己就被人打死了。

就在张欣雨想要坐下的一刹那,接着浑身打了个机灵——毛晓梅居然来了!

“毛晓梅...我...警告你啊,离我远一点!”张欣雨端起了手中的爆管,一步一步往后退着。

她是班里的和平主义者,真的不喜欢勾心斗角,但是真的没有办法了,两个人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张欣雨现在就可以直接杀死她的,但是她怎么也不忍心杀掉一个当初跟着自己一起上放学,一起吃饭的好姐妹。

这时,毛晓梅扔到了手中的枪械,两只手举起来:“张欣雨,你放心,我不会打你的,我就是想来这里躲躲,不要杀掉我好吗?求你了。”

闻言,张欣雨的心瞬间就软了半截。

看着毛晓梅的脚步一点一点的朝着自己走来,张欣雨也放下了防备,把手中的水枪放了下来。

也是,毛晓梅胆子这么小,怎么敢杀人呢?张欣雨了解她,她可是一个连蚂蚁也不敢踩死的女生,怎么可能动手杀人呢?

这有点儿异想天开了。

就在张欣雨完全放松警惕的时候,毛晓梅突然咬了咬牙,玉手伸进了口袋里,口袋中拔出一支手枪!

“你...你...”张欣雨惊慌失措,弯腰想捡起地上的水枪,但是却早已被毛晓梅踢到了一边。

“张欣雨,对...对...对...对不起了,我想活下去!”

说着,毛晓梅高高举起手中的水枪,两只握着手枪的手颤颤巍巍的举起,闭上了眼睛。

张欣雨的瞳孔,在放大着。

“噗!”

水枪的声音,在偌大的锅炉房响起。

让张欣雨感到意外的是,并没有水珠落在自己身上,她缓缓的睁开眼睛。

原来是虚惊一场。

幸好候克辰及时赶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你差点就没命了知道么?以后除了自己的队友,绝对不能相信任何人。在游戏里就是这样子,如果你不杀死别人,别人就会杀死你。”

候克辰冷冷的说道。

张欣雨轻轻的点着头。

张欣雨在这一次游戏中,也是明白了点什么东西,自己仿佛也是在无形之中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突然,张欣雨突然长大了眼睛,指着候克辰的后面:“侯哥,你后面!”

“嗯?”

“噗!”

就在候克辰转身的一瞬间,一股水箭射在了自己的脸上!

“哈哈,杀人换名,天经地义呢,你杀了毛晓梅,我杀了你,一命换一命嘛。”

说完,一个大脚重重的落在了候克辰的脸上,笑道:“我也教训你一下,永远不要把你的背部朝向敌人,否则你永远都不知道后面的人是谁!”

“好了,现在游戏结束。”

姜海摸了摸身上的伤疤,随手把水枪扔掉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