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来生,不遇君

第五章 别苑失火

隔天大早,冬儿扶秦妙雪起来便说:“昨晚姑爷竟来了别苑,若不是冬儿瞧仔细了,还当自己活见鬼了。”

“什么?”秦妙雪大惊。

昨夜她只当是做梦,对着陆远风说了许久的话,还大多都是抱怨陆远风这些年对她不好之类的话。

犹记得她说完之后,陆远风还柔声让她躺下,似乎是在她睡着之后才离开的。

因着夜里的陆远风同白日里的陆远风大不一样,秦妙雪这才全然没把他真当做了陆远风,甚至在抱怨的途中还哭闹了一会。

想到自己昨夜状若癫狂的模样,秦妙雪脸上一阵滚烫。

“小姐?”冬儿诧异的看着秦妙雪,看她脸色一会白一会红的,还以为她中了邪。

秦妙雪啊了一声,看向冬儿,“那陆远风这会去了哪?”

“不晓得,今早醒来便不曾见过了。”

秦妙雪点了点头,虽在穿衣服,思绪却有些飘忽。

她认识陆远风三年多,若是粗略计算也能勉强能算是四年,她从没见过他哪时那么耐心的哄过他。

想了许久,秦妙雪又苦笑了起来。

昨夜她是梦见了他,他昨夜也的确来过别苑,可这并不能说明她梦里的陆远风就真是陆远风。

这一切,不过是场巧合罢了。

连着几晚,秦妙雪都在梦里瞧见了陆远风,隔日问起冬儿,冬儿皆说不曾见过陆远风。

梦里陆远风温柔的让秦妙雪几乎不愿意醒来,可正是因着梦里的柔情,才让现实显得越发的残酷。

又是一天晚上,秦妙雪睡了大半夜陆远风都不曾出现。

在床上翻覆了好几次都睡不踏实,秦妙雪坐起来看着窗外透亮的月光,心跟着冷了冷。

原来只是做梦,都能让人上瘾。

枯坐了大半夜,秦妙雪眼皮子有些酸涩,正打算睡下,就看到窗外一道黑色的影子迅速的从窗口划过。

那黑影过去的速度太快了,快到秦妙雪几乎没看清楚。

紧接着,又一道黑影掠过。

这次她瞧的清清楚楚,绝非幻觉。

可院子里安静的连风拂过树梢的声音都清清楚楚,若有人紧贴着墙角从她窗前走过,她又怎会什么都没听到半点响动?

秦妙雪虽从不信鬼神之说,后背也跟着凉了凉。

很快,院子里传来了一阵焦糊味,紧接着,冲天的火光照亮了整个别苑。

“走水了!”外面很快传来了嘈杂声。

秦妙雪怔了怔,来不及穿鞋子,直接朝着库房冲去。

还未曾到库房,就见十几丈的大火笼罩着库房,且那火势还有朝其他厢房蔓延的趋势。

看到黑影到火光四起,也不过半盏茶的功夫,那火势竟已经烧得如此猛烈。

别苑里的丫头家丁全都提着桶打水灭火,可别苑里的丫头家丁加起来不到十人,那点水也不过杯水车薪。

火势越来越大,一行人最后只能站到别苑外,看着别苑一点一点的被大火吞噬。

等天色大亮了,这才有人来别苑。

来的是京都的巡城御史,说是别苑冲天的火光把半个京都都照的亮如白昼,所以这才来看看。

既是半夜就已看到冲天的火光,却天色大亮才慢吞吞的赶来,想必是猜到着火的是秦家别苑,这才如此怠慢吧?

想到此处,秦妙雪别过头不再看巡城御史。

这人曾经还是秦仲一手提拔起来的,现如今看来,也不过是枉费心思。

巡城御史带来的人到一堆瓦砾里翻腾了半天,突然摸出了一块烧得漆黑的焦石,“这可是南海珊瑚?”

长得那般奇形怪状,除了是珊瑚外,也再无其他了。

巡城御史带来的人不看是何因由引起的大火,却径直找出了被烧的焦黑的珊瑚,是为何意,秦妙雪了然于心。

“是。”秦妙雪淡然的回答。

那巡城御史听到秦妙雪肯定的回答,嘴角勾了一下,“既是南海珊瑚,秦娘子不过一介罪臣之女,怎会有这等稀罕物?”

秦娘子?这个称呼来的稀奇。

“我家小姐好歹也是陆大人的结发妻子,你怎会用秦娘子来称呼她?”冬儿气的脸颊鼓着。

虽说娘子这称呼不是什么侮辱人的称呼,可那也是称呼未出阁的女子或是已被休弃的女子的。

秦妙雪既已嫁给了陆远风,这巡城御史又故意称秦妙雪为秦娘子,这岂不是在暗指秦妙雪已经被休弃?

“小小丫头也敢指责朝廷命官?”那巡城御史两眼一瞪,立刻挥手,“来啊,把她拖下去杖责二十。”

“大人。”秦妙雪突然出声。

虽只是两个字,却因着压低了声音,竟颇有威严。

想到自己竟被一个小小的女子喝住,巡城御史面子有些挂不住,冷着脸说:“秦娘子,你且说一说这珊瑚从何而来?”

“是二皇子的侧妃赏赐。”

“哦?”巡城御史本就长得尖嘴猴腮,这会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看着更是奸猾狡诈,“既是皇家赏赐,为何不好生照料,让它随大火被焚?”

那大火本就从库房燃起,待发现的时候早已经进不去了。

这人开口闭口都是珊瑚,想来是想治秦妙雪的怠慢之罪了。

“大人,珊瑚虽是稀罕的物件,可别苑被毁,我怀疑是有人刻意纵火,还请大人明察。”秦妙雪没耐性和小角色绕圈子,直接打断了他的刨根问底。

巡城御史呼吸滞了一下,压根没想到秦妙雪被他一连串的质问不但没变脸,甚至气焰还比他嚣张上好几分。

略微沉吟,他点了点头,“既然秦娘子这么说,那本官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理。”说完立刻冷下脸,“来啊,把所有人押回京都,不问出个所以然来,决不罢休!”

秦妙雪万万没想到这人竟昏庸至此,立刻站上前去,“大人怎敢料定纵火之人是我别苑的人?”

“别苑如此荒芜,谁会到此处纵火?秦娘子,莫非你看到了什么?”

秦妙雪深知和他浪费口舌也无用,便说:“自是什么都没看到。”

“什么都没看到?”巡城御史嘴角勾着,“怕是监守自盗吧?谁不知道陆大人是秦娘子从萧淑妃娘娘那里夺过来的,说不定是秦娘子自己故意烧毁娘娘赏赐的东西泄愤。你说,是也不是?”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