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婚宠:娇妻尚浅

第2章 亲亲抱抱和觉觉

洛西泽白色的衬衫被醉酒的女人扯的乱七八糟,露出令人血脉喷张的胸膛和若隐若现的腹肌。

衬衫扣子掉了几颗,可是尚浅似乎是还不满意似的,伸手又去抓了好几下,把男人胸口抓了好几个红色道子。

随后,手攀附上男人的脖子,感觉到凉意的尚浅傻笑出声:“好凉快。”

好大的一个冰块。

尚浅大有护食的感觉,用纤细白嫩的小腿圈住洛西泽的腰。

她的,谁都不许碰!

尚浅满意的眯眯眼,头抵在男人的胸前,便再无其他动作,乖的好像刚刚乱摸乱抓的都不是她一样。

此刻的小女人就像一个树袋熊,整个身子都挂在他的身上。

洛西泽低咒一声。

这个喝的酩酊大醉不知所以然的女人!

黑着脸伸手的将挂在他身上的女人扯下,转身走向浴室,现在的他很不爽!

没了冰抱枕的尚浅,在床上滚了滚,迷迷糊糊的看到自己的抱枕走了,不满的呜咽两声,艰难的撑起身子,一个飞扑再一次挂在了洛西泽的身上。

尚浅张口狠狠咬了一下男人的肩,似是对刚刚抛下她的惩罚。

洛西泽瞬间绷直了身子,身侧的拳头攥紧。

然后就听到女人颇有女王范的命令道:“不许走!”

“……要亲亲,要抱抱,要觉觉。”

真是要疯了!

洛西泽扯着尚浅的胳膊一个回旋将她拽到自己的身前。

黑色的秀发如瀑布般垂落在他和她的手臂和肩上。

本来就迷迷糊糊的尚浅这一转更是感觉脑袋里有无数只小鸟乱转,乱叫。

洛西泽丝毫不给尚浅回过神的时间,迅速捏住她的下巴,抬高。

“女人,别太作了!”洛西泽沙哑着嗓音透着刺骨的寒凉。

下颚传来的疼痛使尚浅秀眉拧成川形。

“嗯?”微张开眼睛,带着水雾。

“疼。”尚浅埋怨的出声,微张的小嘴低头在男人的手上狠狠一咬。

这个人好不温柔!半醉半醒的尚浅在心里嘀咕道。

不过好帅,尚浅迷糊的歪歪头,呵呵的傻笑两声。

看着一会蹙眉一会咧嘴傻笑的女人,洛西泽有些无奈,扶住尚浅的手一用力,使得二人的身体再一次紧贴。

第一次跟一个女人离得如此近,洛西泽心跳的这么急促。

“你是真醉了,还是装醉?”

究竟喝了多少酒才能醉的这样一塌糊涂?

若是别有目的...

洛西泽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

捏住尚浅下巴的手微微松开,修长白皙的手指一点一点的划过她的脸颊,将鬓角的几缕碎发掖在耳后,目光竟有些温柔。

这个女人像只野猫,挠的他的心痒痒的。

好痒。

尚浅伸出手在脸上胡乱擦了擦。

都说酒壮怂人胆,面对眼前这个帅的犹如天神的男人,尚浅竟然有种和美男共度春宵的冲动。

突然想到今天晚上房间里的那一幕,尚浅咬了咬下唇。

凭什么男人可以乱来,女人就不行。

明天林浩宇肯定会去尚家退婚,这样一来李媛肯定不会放弃这个机会打压她,以她的性格想必一定会尽快把她撵出尚家,商业连婚便是最好的方法。

脑海里突然蹦出几个肥头大耳满肚油水的男人,尚浅心里一恶,迷迷糊糊的摇摇头,不行,决对不行!

洛西泽看着怀里表情丰富的小野猫,轻笑出声,大手摩擦尚浅的头顶,声音诱惑:“在想什么?”

“想要你!”

尚浅眨着水晶晶的眼睛,目光坚定。

没等洛西泽有反应,尚浅半眯着眼环住男人的脖子,勾着粉唇,:“我,要你!”说着便压上了男人的薄唇。

翌日。

尚浅醒来的第一感觉就是疼!

阳光透过窗漫洒在黑色绣着花边的蚕丝被上。

尚浅抓着黑色的蚕丝被,大脑嗡嗡作响。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