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不由己:陆总,离婚请签字

第19章 冤家路窄又遇陆励成

苏锦锈回到家里,距离和李东泽约定的时间也没剩下多少时间了,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又检查了一下设计方案,确定没有什么问题,才急匆匆的赶去和李东泽约定的咖啡馆。

苏锦锈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可到那里的时候还是迟到了几分钟。

“不好意思,李先生,我来晚了。”苏锦锈由服务员带着找到李东泽的位子,歉意的弯了弯腰。

“没事,我也刚来没多久。”李东泽很有绅士风度的走过来帮苏锦锈拉开椅子。

重新回到座位上看着苏锦锈。

这两次通电话的时候,他一直以为苏锦锈会是一位行事干净利落的女强人,可是今天见到本人,没想到那个能对设计有着独特见解的人会是一位如同邻家小妹妹一样的女子。

她的眼里是不涉世俗的纯净,周身都是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这样的人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上还真是难能可贵的存在,只是,李东泽还是从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淡淡的忧伤。

“哦,李先生,这是我对你的房间装修做的设计方案,你看看,要是有不满意的地方,可以提出来,我可以修改。”

苏锦锈把设计图拿出来递给李东泽。

李东泽简单的看了看,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来林玲说的还真是没错,本以为林玲当时是骗他的,毕竟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怎么可能会是资深设计师,没见到苏锦锈之前他还一直有着怀疑,可是现在看到苏锦锈设计的方案,他所有的疑虑都打消了。

这设计方案很好,即融合了他的喜好,也结合了当前市场就行的装修风格。

“苏小姐这设计方案我很满意。”李东泽笑着把设计图收起来还给苏锦锈,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到,“只是,苏小姐,我能不能再麻烦你一件事情。”

苏锦锈抬起头看着李东泽,“李先生不用客气,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是这样的,我平时工作比较忙,你看现在这图纸设计好了,可我过两天还要出差,所以我想,能不能麻烦苏小姐到时候替我看着装修队装修。”李东泽看着苏锦锈,手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搅动着咖啡勺,看到苏锦锈的迟疑,笑了笑,说道,“可能是我唐突了,要是苏小姐觉得不方便的话,我可以找别人帮忙,我只是觉得这图纸是苏小姐设计的,要是给别人做,可能不好,所以才……”

原来是让她看着装修,苏锦锈吁了口气。

本来她们做设计的,就要有始有终,就算李东泽不说,后面的装修她也会跟进的。

刚才没说话只是想着这几天应该没什么事情,时间上错不错的开。

只是,还没有等苏锦锈答应,头顶骤然响起陆励成的声音。

    “苏锦锈?”

    听到陆励成的声音,苏锦锈本来准备喝咖啡的手抖了一下,杯子里的咖啡尽数洒在了苏锦锈的衣服上。

    她惊愕的抬头,就看到站在她身后脸色不善的陆励成和盛晓梦。

盛晓梦这么快就出院了,她本以为按照盛晓梦以往的样子,肯定会借着机会再医院里住个十天半个月,没想到还不到一天就出来了。

难道是怕自己住在医院里,陆励成在外面花天酒地,被别的妖艳贱货勾搭了去?

    只是,这刚流产的人,不是应该好好在家休息么,这盛晓梦还真是着急,一出院就拉着陆励成来喝咖啡,还真是有情调。

虽说现在是夏天,可她一个刚流产的人穿着露脐背心和短裤,就不怕受凉了?

虽然那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挂着迷人的微笑,让她整个人都散发着高贵的气息,可那脸色似乎还有些气血不足呢。

    “陆太太这是?”盛晓梦看了苏锦锈一眼,又将目光看向了对面的李东泽身上。

眼里闪过一丝嫉妒。

这苏锦锈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身边的男人怎么一个个的这么的优秀,看这个男人肯定也是事业有成,身上的衣服看着普通,却也是名牌。

怎么这男人一个个的见了苏锦锈这个贱人就走不动道了。

以前是杜华春,现在又来了这么个男人,现在就连陆励成都对苏锦锈这个贱人的态度变得不一样了。

这不由得让盛晓梦有些紧张。

    “这是……这是我的一个朋友,今天在路上遇到了,就来这里和他聊聊天。”

潜意识里,苏锦锈不想让陆励成知道她换了工作的事情,其实更多的是不想让陆励成误会她和李东泽的关系。

    听到苏锦锈的话,李东泽淡淡的看了一眼苏锦锈,却也没有说什么。

坐在一边看着站在苏锦锈身边的两个人。

陆励成,陆氏的当家人。

刚才听他身边的女人叫苏锦锈陆太太?

李东泽还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穿着朴素,不施脂粉的女子竟是陆励成传说中的太太。

不过看样子,两个人的关系似乎并不好。

李东泽又看了看苏锦锈的右手,手指上并没有戴戒指。

李东泽端起咖啡喝了口,嘴角扯出一抹似有若无的微笑。

陆励成当然是把李东泽的这一系列动作看在了眼里,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苏锦锈空无一物的右手。

这个女人竟没有戴戒指,只是,陆励成似乎是忘记了,曾经可是他亲口告诉苏锦锈没有资格戴上他的戒指,也是他亲手把那枚婚戒扔掉的。

    陆励成冷下脸,淡漠的看着苏锦锈。

    感觉到陆励成的注视,苏锦锈更加的局促不安起来,更何况还有盛晓梦在旁边煽风点火。

    “原来是朋友呀,不过锦绣,我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你的异性朋友我也基本都认识,只是这一位……”盛晓梦抱着陆励成的手臂,看了看李东泽,对着苏锦锈不怀好意的笑到,“只是你的这位朋友,我似乎从未见过呢。”

苏锦锈瞪了眼盛晓梦,她又怎会不知道盛晓梦这就是明知故问,更何况她有什么朋友,也没有必要都让她认识,当初就是她傻不拉几的介绍了陆励成给她认识,才让她把陆励成从她身边抢走。

“盛小姐这话说的还真是可笑,你我之间的交情很深吗,我的朋友那么多,似乎也没有必要全部介绍给你吧,更何况,有的朋友,只有我苏锦锈真正的好朋友才有资格认识,至于盛小姐你……”苏锦锈冷笑一下,“盛小姐似乎还不够资格做我的好朋友吧。”

“你!”盛晓梦被苏锦锈气的面红耳赤。

不过一晚上而已,这个贱人竟敢当着外人的面给她难堪。

“好了,晓梦,你不是说还要去买衣服吗,妈还等着我们回家吃饭呢,既然她和朋友聊天,我们就不要打扰了。”

陆励成拉住盛晓梦,盯着苏锦锈和李东泽看了半晌,目光阴沉到可怕。

尤其把刚才朋友二字咬的尤为的重。

    看着盛晓梦和陆励成离开,苏锦锈苦涩的笑了笑,压下心中的苦恼和悲伤。

看着对面的李东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歉道:“不好意思呀李先生,让你看笑话了。”

    “原来你就是陆励成传说中的妻子,只是,看你们的关系似乎……”李东泽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寻找合适的措辞来形容苏锦锈和陆励成之间的关系。

    苏锦锈抿嘴,顿了下才有些苦涩的说道:“他不喜欢我,如果不是我横插一脚,现在还被称作陆太太的人应该是刚才那位小姐。”不过,随即苏锦锈又无所谓的笑了笑,故作轻松道,“不过我想很快就可以称她为陆太太了。”

    “哦,是吗?可是我怎么觉得,陆励成刚才看我的眼神有着很强的敌意,我是男人,那种眼神再也明白不过,我觉得,陆励成对你似乎并不像传闻中那样不闻不问。”李东泽手指有节奏的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桌面,看着苏锦锈,随即一笑,“我想,陆励成刚才应该是吃醋了,所以才会生那么大的气。”

    “怎么可能。”听到李东泽的话,苏锦锈就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

想让陆励成因为她的事情吃醋,那除非是这世界上就剩下她一个女人,除非彗星撞地球。

陆励成可是巴不得她从他的眼前消失,又怎么会吃醋。

    他刚才生气,肯定是怕她会在他们婚姻还存续期间出轨给他戴绿帽子,给陆家丢脸蒙羞吧。

随后陆励成的这个插曲苏锦锈和李东泽很有默契的没有再谈。

又对房间设计方面做了一些讨论和修改之后,苏锦锈和李东泽确定了房间的装修时间,李东泽也很爽快的签下了合同。

并且为了表示诚意,还预付了一部分酬劳。

回去的路上,苏锦锈看着卡里多出来的钱,有些开心。

拿出手机找出计算机算了算,按照最少的设计酬劳算,她有三十多单就可以还清上次欠陆励成的钱了。

想到这些,心里的压力不由得减轻了些!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