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诡事之盗脸

第九章 爷爷

她是被逸轩和爷爷的说话声吵醒的,她穿好衣服出来就看到逸轩正和爷爷说着话,不知道逸轩对爷爷说了什么,把他逗得哈哈大笑

逸轩看到留白从屋里走了出来

“白白你醒了!你这一觉可是睡到了晌午!”

“我说过多少次了让你别叫我白白,信不信我揍你,还有你一大早跑来我家干什么!你是闲得蛋疼吗?”

话音刚落,留白就被飞来的扫把打中

“爷爷,我可是你孙女啊!”

“谁让你这么说话的,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别人逸轩是来看我这个老人家的!你看他还给我买了我最喜欢的鸭舌!谁和你一样一点孝心都没有!”边说还边嫌弃地瞥了留白一眼

留白摸着头心里委屈道:什么时候您把我当女孩子了,还有那明明是我买的好不好!但他不敢说出来,怕又要被爷爷说了

逸轩看着留白着吃瘪的样在一旁笑的开了花

从小就是这样,逸轩嘴巴会说话,总是能把爷爷逗得特别开心,相反,自己总是被当成男孩子养

留白警告似得瞪了逸轩一眼

“爷爷,咱不和他生气哈!今天我爸去河里捞了两条鱼,还有前几天打的野味,还有二锅头哦!怎么样,您去我家喝点呗!”

爷爷一听有吃的还有他最喜欢的酒眼神一亮拉着逸轩就往他家走去。压根就把留白忘在了脑后!

他看着自己爷爷的样子就一顿无语哎!越老越为老不尊了!留白在心里无限的感慨着

“哎,爷爷,告诉你哦,我见到一件怪事!”在饭桌上逸轩神秘的说到

“哦!什么怪事?快给我讲讲,!”那样子就和小孩子一样

“就是留白他住的那个小区,死人了!”

“嗨!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你又不是没见过死人,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爷爷,你别急啊!你听我说完嘛!”

“行,我听你说!”

“死人是不怪,可怪就怪在那人死后脸上的皮没了!而且C市接二连三地出现这个事!咯,不信您可以问问留白,他上班的那家酒店也出了这事,还好他这几天生病了,不然啊还得去哪里上班可惨了”

爷爷听到这话抬起头来看了留白一眼

“是挺怪的,那现在凶手抓住没有?”

“哪里抓到嘛,现在还在查!”说完又低着头吃东西去了

在这期间爷爷没有再说话,留白觉得爷爷怪怪的,但他又说不出来

吃完饭从逸轩家出来我们就径自回了家,逸轩非要跟着我们一起,名为其实是去和爷爷拉家常的,跟我没一毛钱关系!

回到家爷爷让留白沏了一壶茶,三个人坐在院子里谈天说地的。

这样的场景让留白想起了小时候经常和爷爷坐在院子里,给他讲天南地北的故事,那时候的他最向往的就是爷爷故事里讲的地方,发誓长大之后一定要出去看看,可现在长大了出去之后才发现还是家里最好,没有勾心斗角也不用到处奔波。其实留白的性子从小是比较内向的,只有在相熟的人面前才放得下!可是出去这么几年在内敛的人也学会了人情世故,在外面不得不带上面具周旋于各色人当中,只有回到家来才会彻底放下伪装!

正当留白陷入回忆的时候就看见爷爷一边抽着他的老旱烟一边问道

“轩子,你们今天说的那件事是不是真的?”

“恩?爷爷你说的哪件事啊!”

爷爷抽了一口烟说道:“就是今天你说的那个杀人案!”

“哦,爷爷你说那个啊,是真的啊!不信你问留白!”

留白听到提到自己的名字就回过神来

“恩!是真的!”

“那你给我仔细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点细节都不要漏掉?”

“好!”虽然留白不懂爷爷为什么对这件事这么感兴趣但他还是答应了

接着留白就把这几天以来从遇到那个女人开始到自己在恒宇集团发生的事都讲了出来,留白讲得很慢真的就没有放过一丝细节,只是她隐瞒了自己做梦的预见的那一点

讲完后留白看着爷爷一口一口地抽着烟

“爷爷你说是不是真的就那么巧几件案子都是一样的!”逸轩无聊地一边玩着杯子里的茶叶一边说道

爷爷没有接话,一时间空气有些沉默

“你们说是不是是鬼做的啊!”逸轩故作神秘地对着留白说道

“放屁!世界上哪有什么鬼!”

刚说完突然就被爷爷呵斥住了,留白和逸轩也被吓了一跳,她不知道爷爷为什么突然反应这么大,她和逸轩就这样疑惑地看着他

爷爷发现我们都看着他,他也意识到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大。就见他尴尬地咳了咳

“小孩子家家别乱说话,世界上哪里来那么多鬼啊!”

“好啦好啦,现在也不早了!”

留白抬头看了看天,这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接近黄昏了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世间所有的事都在冥冥中早已注定!”

爷爷突然就说了这么一句话,我还在爷爷什么时候也这么潮流了,还文艺了一把!

还没等留白感慨完就被爷爷打了一巴掌

“臭丫头想什么呢!做饭去,爷爷我饿了!”

我心中一阵无奈,什么时候爷爷才能不这么粗暴啊要知道我是女孩子啊,可是爷爷好像没有这个觉悟啊!

虽然心里很是无奈,但他还是认命地向厨房走去!逸轩有事死皮赖脸地留在这里吃过晚饭才回去!

吃过晚饭,留白坐在桌子前整理就带回来的东西!爷爷端来一碗东西放在她面前

“喝了!”

留白看着眼前这一碗黑乎乎地东西一动也不动,从小到大只要自己感冒了就会灌下这么一万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爷爷,可不可以不喝!“

“不能!”

说完爷爷眼睛一直瞪着留白,他没办法爷爷下命令了这下不喝也得喝了。留白捏着鼻子一脸嫌弃地喝了下去,这什么东西啊,难吃的要死!

“我给你的玉还在吧!”爷爷喝着小酒说道

“在呢!”说着就把脖子上的玉坠拿了出来

“你把他给我!”虽然不知道爷爷要做什么但他还是从脖子上把玉取了下来交给了爷爷

爷爷拿到玉后就收了起来

夜,总是来的那么快!在这个夜里在不知道的角落里也在发生着不为人知的故事,这是谁也阻挡不了的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