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夏花

第1章 贵圈很乱不用我教你吧

“章、章导?”嘉树脸色发白。

“是啊,章导,好好打扮一下,收拾得精神一点,别让人失望,”夏云归笑吟吟地说,“明天晚上六点,金谷园——还有问题吗?”

“章、章导?”嘉树结结巴巴重复了一遍。

章导能拿奖,票房也好,但是在业内臭名昭著。江湖传言,不上他的床,别想上他的戏。程嘉树这两年在酒局、饭局上也碰到过他几次,长相猥琐,咸猪手,万幸她那时候咖位小,没被他看到。

“不会吧,”夏云归丢下手里的文件,眉目里仍挂着笑容,说出来的话却恶毒无比,“贵圈很乱不用我教你吧——还是说,你怕他年纪大了满足不了你?不存在的,上个月还有小道消息说他连御六女……”

程嘉树的脸色越发白了,她原本肤色就白,这时候更白得没有一丝儿血色,像大理石雕铸的人。

“……你总不会以为,我把你从妖精阁买回来,就是为了捧你做影后吧?”夏云归一贯的轻言细语。

一个字一个字,像淬过毒的箭,一支一支地射在她的心上。

没有错,她是被他从妖精阁里买回来的——买,这个字原本不合适用在一个人身上,更像是一件物品。

天知道她那时候有多感激他,没有他出手,她不知道她会被卖到什么地方去,变成——中东富豪的玩物,或者墨西哥毒枭的情妇,到玩够了,丢到底下市场去做皮肉生意,即便侥幸能留在国内,她也不是没有听说过海天盛筵一类的传闻。

他买下她,她从那时候开始爱上他,他长得那样俊美,那样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就好像暗夜里打进来的一束光,直接打在了她的眼睛里,亮得她几乎睁不开眼睛,看不到他的用心。

就是这个人了,她想。

她想不到自己还有这样的运气,过上那样一些两情缱绻的日子,直到——

直到他终于撕开面具,露出他的真面目。

他不爱她。

他恨她。

这就是一场复仇,在他的复仇计划里,她绝处逢生,然后一脚踏空,让全世界都看到她的笑话——如果能够的话。他当然是能够的。但是她也没有想到,他会忍心把她送到别的男人床上去。

他说过的那些话,那些深情款款,甜言蜜语,于他不过逢场作戏,但是她当了真。她怎么都忘不掉,或者说,她总是轻易忘掉这是一场戏,她每天醒来都怨恨自己忘不掉,但是她舍不得忘掉。

她总希望这是真的。

她总希望他对她多少还有那么一点点真。

直到——

夏云归拾起桌上的请柬,直接丢在地上:“捡起来!”

程嘉树看了一会儿地上的烫金请柬,请柬上的金谷园三个字,这个地点,这个人……夏云归脸上的笑容这样欢愉,那些欢愉就像是无数小的刀片子,把她的心割裂成一片一片,她慢慢跪下去,捡起地上的请柬。

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他说:“这样才乖。”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