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要出墙:狂君别太凶

第19章 司马府(一)

这就是司马府,气派又豪气的大字悬挂得高高的,光是外面的威风现象,就知不是一般人家,绿墙朱门石狮,好一个大户人家。

弥雪才下了轿子,一道讽刺的声音就传来:“哟,三小姐回来了,我道是谁呢。”

她抬头一看,一个着粉衣裙儿的小姐在阁楼上往下看,神色中满是不屑,更多的是带着防备。就不知她是二小姐就是大小姐了。

莫如匆匆地一行礼:“见过二小姐。”

哦,原来排第二的啊,真合她的身份,弥雪本来就把她想成了那种高高自大又小姐脾气的人,看来她还蛮会算的嘛,弥雪轻轻一笑:“是啊,别来无恙否,二小姐。”

司马二小姐司马和兰皱起眉,感觉这司马和雪变化倒是真的,就像她娘所说的,变了个人。但她终究是司马和玉,她切切不能放下防心:“你回来干吗?难道在郊外还没有收心敛性。”

“你以为我喜欢啊,要不是你们司马府请我回来,我想回来啊?”笑话了,这些人把司马和玉当什么了,真替她不值。

一个年老的下人走过来也不施礼就直说:“三小姐,老爷夫人请你去大堂。”

“干嘛啊?一个还没训完我,又来一个啊?”

“小姐去了便知道了。”他也不答话,径直自走了。

够无礼的,你们一个两个看好了,要是她弥雪有出头天了,非要替司马和玉出这口恶气不可。

穿过载花的九折廊,有钱真好,到处弄得像什么一样,唉,这些有钱人就喜欢把家里搞得复杂华,好好的一段路,非要弄个九折八折的,也不想想多浪费。

“和玉。”一个内敛又低沉的声音叫她。

又谁啊,这个满眼是愁的小子打那来的,没精打采的,拜托,没睡好就回家去,看了她也想睡。没好气地说:“你又谁啊,我现在没有时间,还等着去见你们的司马老爷,夫人。”

“你不记得了我,我是宣可歆啊!”他大惊失色,不置信地大叫。

翻翻白眼,这就是司马和玉的恋人啊,哪有什么风度翩翩,没有她的淳淳雅气,也没有龙墨的帅气,也许是她帅哥看多了,没觉得他怎么样啊!发都乱糟糟的,似乎还带着酒味。她不自觉远离两步:“相信你也听人说了,我失忆了,什么也不记了,什么阿猫阿狗啊,呵,那边凉快那边去。”失忆多好啊,你耐我何。

他痛哭地摇着头,眼眸深处,一片一片地碎。

呼,她现在是司马和玉没错,身体是,灵魂不是,没理由要接她的爱,再说了这样的人她也不屑,爱一个人就有种点,带她远走高飞的勇气也没有吗?这种爱,弥雪才不屑。

“你这个狐狸精,刚一回来就急着来勾引可歆,真是狐媚子。”司马和兰尖细的声音又在后头叫起。

弥雪回过头:“你搞清楚点,是他想勾引你,不是我想勾引他,还有拜托你,守不住他的心就不要怪别人。”以为她好欺负吗?呵呵,大错特错。

“你。”司马和兰气得直磨牙:“宣可歆。”

这样才好嘛,一对怨偶,要是成亲了才要拍手称快呢?

司马老爷是吧,一脸正容地看着她:“和玉可知错了。”

“嘎。”她不明所以看着他,为什么一见她就说她可知错,这司马老爷是得了老年痴呆症了吧,那司马夫人没跟他说吗?

司马夫人一听,马上说:“老爷,你忘了。”

“嗯,和玉,爹也不想责怪你太多了,但是你做事实在是太不孝了,身休发肤,受之父母,你要是寻了短见,就不怕给人骂不孝女。”他很严肃。

真好笑:“你也会关心我吗?”丢在畅风园不闻不问。

“你什么话?”他一拍桌子:“实在是丢脸啊!此事要是传出去我脸往那搁。”

“你丢不丢脸是一回事,你莫不是怕了我要真死了,你心爱的二女儿就要入宫选秀了,三年秀期下来,恐怕留在家中也是笑柄吧,而我呢?反正是没有娘疼的野边花,随便啦,到时随便找家尼姑庵就可以打发了。”弥雪无惧于他的厉色,抬头直视着他。

“放肆,竟敢对爹如此无礼。”他双眼圆睁,要是平时,司马和玉就会咬唇低哭了,可是如今站在他面前的竟是没有一点惧色的女儿。

“难道和玉有说错吗?”自私的司马老爷,司马和玉也是他生的啊。

他叹口气:“和玉,你又是何苦呢?爹爹必会为你寻一门好亲事,和兰明艳动人,进宫后怕一个万一选上,那不就毁了你姐姐一生幸福。”

“那么我的呢?”她说的咄咄逼人:“我就可以吗?爹爹是不是忘了我也是你的女儿,不过只是侍女所生而已。”

他捋着微短的胡子,良久才说:“爹知道委屈你了,你要是不幸选上秀女,那么司马府中一半的财物尽归你所有。”

他此言一出,司马夫人马上惊叫出声:“老爷,怎么可以,你忘了和芝和和兰了,她不过是个下人所出而已。”

“我只是说万一,不幸选上,又不一定能选上。”司马老爷瞪她一眼。

唉,这些虚情假意的人,司马和玉在这样的环境长大,真是苦啊:“怎么司马夫人不肯啊,那我再死一次也不是难事。”

“你。”她气得咬唇:“好你个司马和玉,原来一早就打着司马府的财物了。”

“我可不是你,爱财如命,我只要你们答应我二件事就成。”

“什么事?”那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问。

“我可以心甘情愿的进宫选秀,中是我的命不中也是我的命,我也认了,不过郊外的畅风园以后就归我所有,我自已的终身大事我做主。”要是他们指个阿狗阿猫的她才不要嫁。

司马夫人松了口气:“那个地方给你便是,但是你想要老爷答应你和宣公子的婚事,那是万万不能的。”

弥雪暗笑,原来司马夫人对她还不放心,暗地里还替她的女儿打算,那个憔悴的宣可歆,她才不屑呢?那里比得上她的淳淳啊!“你放心,我对他没有任何情义了。”

“那便是好,你说的话你可记住了。”

没娘的孩子可怜啊,她得步步为自已打算,希望司马和玉回来不要恨死她了,谁叫她不回到自已的身体啊。

“老爷,姑爷皆同大小姐来了。”

“好,今晚你吩咐厨房,作些好菜。”司马老爷点点头。

又一个人物啊,这姑爷不正是和‘她’也有那么一段什么让人嚼舌根的事吗?弥雪好奇地眯起了眼睛。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