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要出墙:狂君别太凶

第10章 初莲花开(三)

可是弥雪只是在自个儿的畅风园呆了半天就闷得不行了,可又惧怕于那三皇子的冷冽,不敢再去招惹那帮小屁孩,胡乱地睡了一觉醒来已是黑幕沉沉了,郁闷的要死,她这个不受宠的三小姐只是吃些杂粮而已,那个什么朱门酒肉臭的样子一点也没有。

“莫如,你说说话解闷啊?”她觉得像废人一样。

莫如站在一边挑着灯芯:“小姐想要莫如说些什么啊?”

“你就说些以前的事吧,你说要是我回去连那个是司马大人也不知道就闹个大笑话了。”

“小姐你是说你连老爷都忘了啊,小姐你虽不是正房所出,不过才艺甚出众,老爷也甚为欣赏喜爱,就连宣贝子也、、、。”莫如意识到什么,突然止口。

才一点点就不说了:“继续啊?”弥雪追问,听得津津有味。

莫如垂下双手:“三小姐还是不要知太多的好。”

“哎,莫如,我已是失忆的人了,你说了又何妨呢,我什么也不记得了,只是了解多一点也不会搞不清楚状况啊,反正你也听那大夫人说了,我不是要进宫选秀吗?你就说我听了,你不说我就不让你睡了。”反正她下午睡够了,大把精神陪她耗。

莫如心想了会,觉得她说的也有理,于是说:“宣贝子就是小姐昔日所喜欢的人,也是二小姐喜欢的人。”

“所以就要我入宫选秀吗?”好一个姐妹争夫,关她什么事啊?

“这也是原因之一吧,不要怪莫如多嘴,一家一个小姐,这本来是二小姐的,二小姐也本意入宫能得圣上宠爱,荣华一番,可是长孙小姐也入宫选秀,长孙小姐是出了名的大美人,而且脾气不太好,更不喜人与之争宠,而现今圣上更不喜多宠多人,所以入宫那更是一个楣事,宣贝子的出现,二小姐也心有所属了,这选秀之事,自然就要三小姐替选了,虽然只是一个仪式,三小姐也不必过于但心,运气不会那么坏给选中的。”

“嗯,莫如,为什么都不喜欢进宫选秀啊?”不是女子都喜欢做高高在上妃子吗?

“小姐有所不知了,这当今圣上啊,他只喜欢一个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所宠爱妃子仙逝了,从此就变得冷冽无情,脾气变幻莫测,上一刻还冷静自如,下一刻可能就要死人的。”

“真的啊?”真可怕,两个小女子缩了下脖子。

“那当然了,不过那长孙小姐真是国色天香,又有左相大人这个大靠山,当然做妃做嫔列是拿定的事了,不过我们都听说啊,那长孙小姐对人可不好,更不容人争宠,宫里还有一个明艳照人,最得圣宠的凌妃娘娘,要想在宫中有个立足之地,真是难啊!比起在平民家或许更是惨冷,所以有远识和有地位点的小姐都不愿进宫选秀了。”

“哇,莫如,你知道的好多耶。”真佩服,宫中的秘事还知道,三姑六婆不是白当的。

“那当然了,我还知道那几个人可都不是好惹的,随便惹上一个都没得好日子过,三小姐要是进宫过冷日子看人脸色还不如在畅风园来得自在,虽然不比在司马府里肉香酒淳,不过倒是少了很多烦恼,你看小姐你现在不是快乐的多了。”

“真的吗?看不出来,莫如你还真有那么点头脑耶。”丫头也看到蛮远的。

莫如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比起小姐来差玩了。”

“反正我对过去是没有什么感觉了,你就说说我发生了什么事吧?”早点回去不要参与到司马和玉的事中。

“小姐,你忘了最好了,你要是记起又要伤心了。”连带她们也不好过,怕她寻个短见,那么她们侍候的人日子就不好过了。

这个也是禁忌啊,郁闷,那么多说不得的,要是在这呆久了,她非要弄个明白不可。

“那我跟那个是最要好的呢,比如最喜欢去那里玩啊,喜欢什么啊之类的,你说要是我什么也不懂,到时你跟司马老爷不是也不好交待吗?”

“小姐说的也不无道理,不过小姐从来不让人跟着的,只是喜欢弹弹琴,画画啊,看书之类的,小姐以前是足不出户的,但是、、”她止口,现在一天到晚就想往外跑。

“呵呵,人总会变的,就当那次是死了,现在是重生了,当然不同了,莫如你也莫怕我,你没做错事,我是不会对你不好的,大家都是女生吗?应该互相帮助才是。”

莫如大惊失色:“莫如不敢,谢三小姐的垂爱。”

弥雪再问了些,莫如却再也不敢深谈,她只能草草地洗了上床睡觉,唉,不知,不知能不能睡回去才是真的,这样的日子真是不踏实,不走不是,又怕走了一半她又不知不觉地回去了,不是白费功夫了。

星空中,一个长发的女人出现,居然和她现在的妆扮是一模一样,莫非莫非她就是真正的司马和玉,弥雪赶叫住她:“司马和玉,你等等。”

那女子回过头来,朝她嫣然一笑,带着满脸的沧桑和无奈:“委屈你了。”

“你什么意思啊,你回来啊,我可还要等着回去上班呢,要是炒了鱿鱼我就惨了,找工作很麻烦的你知不知道,我没有工作会饿死的。”

“对不起,弥雪,我现在是你,你是我,我对那里的一切一切都厌倦了,灵镜选了你,你就是我了,对不起,请一定要好好的保重,我相信这是缘。”她越说人影就越淡。

“唉,你别走啊,我不喜欢你这里耶,还有啊,什么我是你,你是我的,我告诉你啊,不要乱动我的东西,不能用坏我的电脑,还有,我怎么可以这样子,惹了一屁股麻烦就走了,我怎么办,我要怎么样才能回去啊!”弥雪伸手想抓住她,可是伸出的手竟穿透了她的身体。

“你说我自私也好,如果在那里,我不如一死,弥雪,这是我和你的缘,我相信你会好好的。”她的脸上充满了抱歉的笑。

“唉,别走,别走,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啊!”弥雪大声地叫着。

可是人影就淡得只剩一点影儿了,隐约中还有点声传来:“你只管安心地住着,不用如此忐忑不安的,那里有你的缘,相信我。”连个影儿也没有了。

“不要走啊。”弥雪一个劲儿就坐了起来,蒙蒙亮的天色,什么也没有,原来刚才是南柯一梦,但是为什么竟是那么的真实,就如司马和玉所说的,要什么灵镜才能回去吗?

冷汗涔涔无丝毫的睡意了,郊外的山林中,宁静又清幽,弥雪忽想到,隔壁园中的白荷、红莲肯定欲绽艳色了,趁现在天色尚早,估计那边的三皇子没那么早,不如趁此去偷些回来,闻闻香也好,说不定还能抓到几条红艳艳的鱼儿,嘿用来烤不错。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