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要出墙:狂君别太凶

第2章 小屁孩

颀长的背影转过来,印入眼眶的就是如墨般地黑眸,以及干净而白皙的脸庞,好一个乖乖的帅夫子啊,书卷气不是一般的浓,正张大嘴巴惊奇地看着她。

“嘿,你们没事吧,继续啊,就是能不能教一些易懂些的,我个人觉得这些太深了,要背也很难耶。”好帅气而温润纯净的男子啊!

小孩子就是有好奇的天性,都想走过来看看,但那个温和的夫子拦住了他们:“不明身份的人,太危险了,请各位皇子公主远离些。”又仗大声音对弥雪说:“你是谁,不知这是皇园吗?竟敢靠近,这可是死罪的,念你一个姑娘家,速速离去即可,我便不叫人来抓你。”

“连看也不能吗?我好无聊耶。”这帅哥真不好说话。“这样子吧,我就在这儿看,你们教你们的好不好。我真的太无聊了,在这里也没有人理我的。”

白衣夫子防备地走到窗前对着她:“你就是司马家的三小姐吧,这是皇室园地,实在是抱歉。”

弥雪惊喜地叫:“你怎么知道啊,你认识‘我’吗,可以让我过去玩吗?小孩子念那么多书干嘛,把最美好的时光都浪费了,要抓抓鱼,打打小架,爬爬树什么的,童年才美好。”

怎么她一说到这里,那些小东西一个二个吞口水地看着她。

较大的那个龙清走到夫子的旁边好奇地叫:“姐姐,你会抓鸟吗?”

“当然会了。”她豪爽地叫。

龙清一脸羡慕地看着她:“真好,姐姐,你看见了吗?你的上方那里,有个鸟窝,昨天就看见好多小鸟在叫了,姐姐抓只下来给我们玩玩。”

她瞪着那小屁孩:“敢情你是一直在看这鸟的,才发现了我,上课真不专心,下次叫夫子打你手心。”年纪小小的,倒是挺会指挥人的。

“你不敢啊?”他一脸的不屑:“原来你也是说大话骗人的。”

“爬就爬,谁怕谁。”弥雪抬头看看,果然在竹林的半腰处,有个黑不溜秋的鸟窝,还有几只小鸟探出头来看。不怕死的家伙,姑奶奶来抓你了,还好这竹子一节一节处都有枝丫长出来,顺着慢慢爬上去,快到鸟巢的时候,却是什么也没有了,只能慢慢的爬,风一吹,竹子吱吱哑哑地叫,摇来摇去的,好不惊心。什么叫做高处不胜寒,这就是了。下面的小屁孩看得直抽气,手指一点一点的快伸到鸟巢上面,风又一吹,又偏了一点,再胡乱一抓,几只受惊的小鸟拍拍翅膀往高处一飞。

下面的人看得真焦急:“姐姐快点啊,真逊,小鸟就要飞完了。”

弥雪心一急,什么也不顾了,用力一伸手,刚好抓到一只正从窝里飞出来的鸟脚,更惨的是爬得太高了,风猛一吹,她的身子就跟着竹子几十度地吹弯。“哇。”吓得她心惊惊,手抓得紧紧的,一会又吹回来,这回可不敢摆酷了,溜溜地往下爬。

小屁孩什么也顾不了,一个劲地跑到矮墙边争着叫:“鸟儿给我,鸟儿给我。”

弥雪得意地跳到皇园这边,把鸟塞给一个小家伙。

谁知那个小屁孩惊得大叫一声,把鸟扔在地上:“你是坏人,把鸟儿抓死了。”呜“死了。”二个女的跟着哭起来。

三条黑线爬上弥雪的脸:“不会吧!”死了。

“杀鸟凶手。”几只指控的小手指着她。

弥雪用手指戳戳那只灰黑的鸟,一动也不动:“嘿,好像是死了。”

“凶手。”整齐地叫。

嘎,弥雪叉起腰:“小鸟是我抓下来的死了又怎么样,好像是我这边的耶,你这边都没有竹子的。”

“哼,我叫侍卫拉你去审。”装模作样的小屁样。

“哈哈哈。”弥雪大笑三声:“一只鸟就审我,你也太老成了一点吧,小东西,有空的时候就多记一下‘春来蚊子咬的诗’看你读那些读了也不懂。”

远远地有脚步声传来,那白衣的夫子眨眨墨黑的眼:“司马小姐还是赶快回去吧,御林军马上就来了,局时省得又惹多些的麻烦。”

走就走,不是怕你们哦,而是,大大小小都不欢迎她,玩下去也没意思,没听说过一只鸟还要审她的,还要不要她拿命来填啊?倒是这个夫子呵,很帅耶。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