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风华:邪妃惹贤帝

第14章 看不懂就对了

“是吗?妹妹你说的这么头头是道,到要让姐姐误会妹妹在这个方面很是老道了。”

眼见凤卿晚面色微微白了白,凤慕涟轻笑道,“别紧张,姐姐只是开个玩笑,姐姐在这里就先谢过妹妹的关心了。”

凤卿晚被凤慕涟这一番话堵得一口气险些没上来,什么叫她在这方面很有经验?

“姐姐,你怎可这般取笑妹妹?若是此事传扬了出去,妹妹日后还……还怎么嫁人呢?”说着凤卿晚就拿手帕点了点自己的眼角。

凤慕涟看着这朵我见犹怜的小白花,心里不禁一阵腻歪。

苏惜月见此不禁抬眸看了眼凤慕涟,暗忖几日不见,凤慕涟怎的这般会说话了,以前她可是暴躁的很,是一言不合就开骂的主儿……

不过眼见女儿受到欺负,苏惜月上前两步笑了笑,柔声打着圆场:“涟儿莫要责怪晚儿,晚儿也是因为担心才如此口不择言的,如有不周到之处,涟儿你是姐姐,还是要多多包涵一二的。”

凤慕涟闻言真想丢个卫生球过去,她不过是反驳了一句,这两母女便轮番怼她,还真是上阵父子兵啊……

“夫人,我半点也没有责怪晚儿妹妹的意思,我只是担心妹妹日后看见家世好的公子就扑上去,这才出言提醒。说话若有什么不当之处,相信夫人和妹妹心善,也是不会介意的吧。”

凤卿晚脸色瞬间煞白,拿着手帕捂着胸口,一副你再说我就要晕过去的样子:“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说晚儿,晚儿只是一时情急才说错了话,姐姐你也太咄咄逼人了些。”

哟,这倒打一耙用的挺顺手啊!凤慕涟垂眸思量了一番,好像在过往的记忆里,这个凤卿晚也是一个这样的人,每次说话都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似乎他们侯府亏待了她似的。

且但凡是同她说话,凤卿晚都务必要给她扣一个屎盆子。以前的凤慕涟不屑于反驳,可她可不是让人骂了不还口的。

眼见凤益承在一旁拧起了眉头,苏惜月连忙开口说道:“侯爷,晚儿年龄还小,言语间的确童言无忌了些,我以后会好好教导的。”

凤益承听了这话神色倒是舒缓了些,毕竟在凤益承听来,苏惜月将此事的责任都揽在了凤卿晚身上,自是就会对其怜惜一二。

可凤慕涟就觉得这话说的就有点儿意思了,凤卿晚年纪小所以就是童言无忌,那苏惜月你年纪大还就是不要脸呢!

她点了点头,竖起食指微微晃了晃,忽的好似恍然大悟道:“是,夫人说的是。只不过若是涟儿没记错,妹妹再过一年都要及笄了。届时若是再说出这等话来,知道的呢说是童言无忌,不知道的还以为妹妹没有教养口无遮拦呢。”

凤益承闻言眉心一拧,说道:“晚儿,快给你姐姐道歉。”

凤卿晚委屈的扁了扁嘴,眼里还冒出了几朵泪花,心里却在暗恨凤慕涟的嘴巴真是越来越毒了。

可碍于凤益承不容置疑的语气,凤卿晚只得不情不愿地走到凤慕涟面前福了一礼:“姐姐,晚儿知错了,还请姐姐原谅晚儿。”

凤卿晚嘴里是这么说,眼神却不是这么做的,弯下腰的时候还暗自瞪了凤慕涟一眼,哪有半分小白花的样子。

凤慕涟挥了挥手,一派大度的样子笑眯眯说道:“没关系,只要晚儿以后能谨言慎行,姐姐不怕担上对妹妹你严厉的凶名。”

不就是装体贴大度吗?谁不会啊!

“……是。”凤卿晚闻言却只觉暗暗心惊,她上次没能彻底把凤慕涟给弄死,反倒还给了凤慕涟一个成长的机会吗?为何如今的凤慕涟,她看不太懂了?

若是按照以往凤慕涟的性子,她早就该发脾气了,如今怎的竟还会用这种软刀子戳她最疼的地方。

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凤卿晚整颗心都悬了起来。

凤慕涟瞧着凤卿晚眼底的惊异莫名,忽的朝她眨了眨眼得意一笑,见她一副吞了苍蝇的神情更是心情愉悦了几分。

如今若不是父亲就在眼前,估摸着凤卿晚这朵小白花就得变成霸王花,一口把她给吃了吧?不过她也不介意,看凤卿晚这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模样,凤慕涟简直就想仰天大笑出门去。

这大概就是,看你过得不好,我就高兴了。

不成不成,她怎么能嫌弃人家蠢笨呢?凤慕涟勉力压住了心底的愉悦,做出一本正经的模样来,但嘴角仍旧忍不住弯了弯。

凤益承闻言欣慰地瞧了一眼凤慕涟,问道:“涟儿,秦丞相不合心意么?眼看晚儿都要及笄了,这事儿你也该上心了。”

凤慕涟自然能感受到凤益承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这种感觉像是把她包裹在了一个暖流里一样,暖洋洋的很是舒服,她很是欢喜。

奈何这种父慈子孝的场面,有人看了就是嫉妒,苏惜月特特地说道:“是啊,侯爷,再过一年晚儿也要及笄了,我们也要为她的亲事操劳了。”

苏惜月这头刚说完,凤卿晚就适时露出了一种羞涩的神情,拉着苏惜月的袖子腻腻歪歪地喊了声:“娘,您说什么呢!女儿不嫁。”

没等苏惜月接上话茬,凤慕涟瞅准了机会就鼓了鼓掌,说道:“妹妹真是好孝顺!姐姐佩服!”说罢,凤慕涟还顺势拉了拉凤益承的袖子,笑道:“父亲,您说是不是?”

“胡闹,晚儿你怎的能不嫁人!”凤益承沉下了脸训斥道。

“……”凤卿晚微微张大了嘴巴,一时半会没回过神来。

“……这。”苏惜月万万未曾想到凤慕涟会在此时插话,怔了怔才呵呵笑了两声:“涟姐儿真会说笑。”

说着苏惜月拍了拍女儿的手,脸上露出了怜惜的神情:“说什么胡话呢,哪有到了年纪还不出嫁的姑娘?娘知道你是舍不得父亲,舍不得娘,可是娘更希望我的女儿有一个好归宿。”

虽然这番话没有指着凤慕涟说,可凤慕涟就是感觉到了,苏惜月这是在明里暗里地讽刺她。侯府里,到了年纪还不出嫁的可不就是她吗?这是在讽刺她没人要?

凤益承闻言神色这才舒缓了一些,却还是沉声说道:“晚儿莫要胡闹,从今年开始我们就要给你物色一个好人家了,你若是有中意的也不妨说出来,爹自会为你做主。”

眼见凤益承不气了,苏惜月和凤卿晚对视一眼,才笑着说道:“晚儿这丫头就是这样,真性情,说话做事都不懂那些弯弯绕绕,还请侯爷勿怪。”

说罢她又特特地看了凤慕涟一眼,这一眼可把凤慕涟看的那叫一个莫名其妙。

接着苏惜月又道:“对了,侯爷,我昨儿个接到了一张大公主府的赏花宴请帖,听说太子也会去,太子一向颇有才名,我想带晚儿去瞧瞧。”

凤益承凝神想了想问道:“晚儿是喜欢太子?”

凤卿晚小脸红了一下,小碎步挪到了苏惜月身后,露出了半张脸娇羞说道:“太子殿下才华横溢,凤姿卓绝,晚儿也只是仰慕罢了。”

凤慕涟闻言倒是挑了挑眉,没想到裴弘焕此人竟还有人喜欢?凤卿晚莫不是看上了他那张脸?只是若是裴弘焕日后当真前来向她提亲,真不知她这妹妹该何地自处?

因此凤慕涟倒是暗自笑了一笑,对裴弘焕前来提亲的期待多了那么一分。

瞧见凤慕涟站在一旁未曾开口,苏惜月赶紧摆着副为凤慕涟着想的模样说道:“说起来我这会也该带着涟儿的,可涟儿前几日才刚回来,还需调养身体。”

凤益承闻言点了点头,苏惜月这才笑着继续说道:“侯爷,所以我打算最近的一应宴会都替涟姐儿推了。况且,这次的赏花宴也是为了给太子殿下选妃,涟姐儿既和秦丞相……还是别去的好?”

苏惜月刚刚说完话,门外就传来了凤玄尉的声音:“小妹是要去往何处?”

“哥哥。”见到凤玄尉回来,凤慕涟立时就从凤益承身边一蹦一跳地跑到了凤玄尉身边,甜甜喊了一声。

许久未曾和妹妹这般亲近过的凤玄尉心里也是感慨万分,垂眸看着明朗的自家小妹,当真是越瞧越喜欢。凤玄尉伸手捏了捏凤慕涟的鼻子,笑道:“小丫头,你又要去哪儿?刚回来没几日就又不老实了?”

无端端被捏了鼻子的凤慕涟微微晃了晃脑袋,噘着嘴委屈道:“哥哥说的哪里话,我这几日可听话了。”

凤慕涟能这么听话凤玄尉是有一点不信的,他故意板了板脸说道:“那我怎么听见说你又要出门?”

凤慕涟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抬眼瞧了瞧苏惜月,天真笑道:“哥哥这是听了一半的话。夫人方才说过几日有个赏花宴,许是我年纪大了不大合适,夫人就让我别去了。”

说罢,凤慕涟还笑嘻嘻地回头瞧了一眼苏惜月,问道:“是吧,夫人?”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