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风华:邪妃惹贤帝

第12章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秦和钰笑眯眯道:“不知凤小姐可想逛些有趣的东西?”

凤慕涟好奇挑了挑眉,有趣的东西?不禁泛起几分好奇,欣然点头。

秦和钰闻言立刻神秘一笑,然后拉着凤慕涟在街巷中穿行,最后来到了一处市集之地,人群熙攘无比,街角更是有一群人围成几圈,像在围观什么。凤慕涟好奇地被秦和钰拉着挤进人群,就看见被围在中间观赏的赫然是几只蛐蛐。

凤慕涟满脸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他说的十分有趣的东西就是来看斗蛐蛐?她正想让秦和钰带她出去,就发现秦和钰瞬间犹如换了个人般,蹲在一旁和旁人一起兴致勃勃地观看,偶尔还同身旁之人一起加油叫好。凤慕涟觉得他在自己内心的形象立刻轰然崩塌,这人现在哪还有初见时的仙风道骨样,分明就是个逗比嘛。

凤慕涟哭笑不得的无奈摇了摇头,只好在一旁陪他一同观看,直到半个时辰后秦和钰似才反应过来,干咳一声拉着凤慕涟走出了巷口:“让凤小姐见笑了。”

凤慕涟忍不住莞尔一笑,倒是觉得十分有趣,毕竟初见时高岭之花一样的秦和钰只让她想到只可远观的学神,现在这副兴致勃勃的模样才更像个凡人:“哪里,秦丞相不过是有些小爱好罢了。”

秦和钰目光灼灼地望着她道:“那凤小姐可觉得在下这是玩物丧志?”

凤慕涟诧异地瞧了他一眼,奇怪道:“不过是个爱好罢了,如何能扯到玩物丧志?”

秦和钰闻言笑意满满道:“我幼时父亲总是对我管教十分严格,平日间除了在书楼念书极少放我出去,我念书久了就觉十分无趣,便学会了在书楼后的自己捉些蛐蛐玩耍。只是后来父亲知晓之后便斥我玩物丧志,将我关入了书房。”

凤慕涟闻言十分感慨,同一个世界,同一个爸妈,看来这种事情不管是在哪里,都是一样的,于是鼓励道:“即便如此秦丞相也未曾厌学,依旧是三元及第,说明你天赋如此!”

秦和钰闻言却朝她眨了下眼,眼中难得的带出些顽性:“我三元及第只是想证明给他看,我玩不玩物,同我丧不丧志没有关系。”

凤慕涟忍不住扑哧一笑,觉得越发有趣,随后跟着秦和钰在街中随意闲逛,笑吟吟地听着他同她讲自己求学的趣事,直到肚中犯响才反应过来还未用午膳,于是打算向他告别:“今日同秦丞相出门十分有趣,只是我该回府用膳了,就先行告辞。”

秦和钰闻言却挑了挑眉,笑眯眯道:“凤小姐此时回去,府中怕不愿开门。”

凤慕涟疑惑地眨了眨眼,便又听秦和钰气定神闲恍若无意般说了句:“在下听闻凤小姐已过及笄两年了罢……”

凤慕涟闻言又想到今天出门之时自家亲爹跟她说的那句若有深意的话,终于猛然反应过来,忍不住嘴角抽搐,颇有些哭笑不得,感情她今天还是出来相亲来了。

秦和钰倒是恢复成了风度翩翩的模样,十分君子地道:“凤小姐既是饿了,不妨先去前头的酒楼中用些午膳?”

“也好。”凤慕涟点头跟着秦和钰往前头的酒楼走去,却在上楼之时与边上走过的人擦肩轻撞,身子不由倾了倾,一旁的秦和钰连忙伸手扶住她:“凤小姐小心。”

“多谢。”凤慕涟转头向他道谢,话还没没说完却发觉边上蓦然站了两人吗,一道熟悉的声音对她道:“凤小姐,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凤慕涟下意识回头望去,就瞧见裴弘焕赫然站在了边上,后头还跟了一人。这几日过得分外舒心,她都忘了还有这人了,于是十分诧异的点了点头道:“裴公子,别来无恙。”

秦和钰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冲两人拱手道:“裴……公子,骆兄,两位怎会在此?”

骆邢颢苦笑着摇了摇头,无奈地以眼神示意点了点前头的人。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这个好友分明方才才好好地同他说道兖州知府之事,却突然中了邪一般直直望着前头的方向。

他也瞧见了,不过是秦丞相与凤候家的嫡小姐罢了,有何出奇之处?却不料他这好友竟还突然跟了上去,拉都拉不住。

“秦……兄与凤小姐又何故在此?”裴弘焕却是不动声色的模样,反问了回去。

“在下与凤小姐前来用午膳。”秦和钰坦然道。

“正巧,我也是。”裴弘焕点了点头,挑眉道:“两位不介意同我们两人一道吧?”

“我们不是……”骆邢颢正欲拉住他,却被裴弘焕刀子般的眼神逼了回去,只好将后面的“吃过了”咽了下去。又看了看视线在凤家小姐身上打转的好友一眼,心中恍然大悟的暗自点头,他自小被选为裴弘焕的陪读,几十年来情同手足,何时见过他这副反常的模样。

他说为何自这人查案回来便偶尔暗自出神,原来是终于红鸾星动了。

裴弘焕虽面上仍是一如往常的模样,心中却有一股无名火暗暗烧蹿,视线在眼前之人脸上转了几番,脸色红润,还和边上的男人说笑,看来回府之后过得十分自在,瞧见他的时候还十分惊讶,看来是将他忘了个彻底。

看来回府后还想起那一夜山洞之事的人,只有他一人而已。

裴弘焕今日原本是微服巡访,顺便同自己的好友一道谈论案情,却不料抬眼便看见了这个女人,还对着边上的人巧笑倩兮,很好,这个女人自招惹了他之后,又招上了秦和钰!一想到此他便忍不住心中的郁气,回过神之时竟莫名已抬腿跟上了这两人。

秦和钰见此虽有些诧异却也不好拒绝,只好点了头:“承蒙公子不弃,荣幸之至。”

于是凤慕涟默默看了一眼雅间中的阵型,裴弘焕坐在她对面,不动声色的盯着她,面色似有不愉,她默默摸了摸鼻子,她这几日都没见过他,应该没有招惹到他的地方啊。

她莫名摸了摸手臂,就察觉到有人在看她,她抬眼看去就瞧见坐在裴弘焕身旁的人冲她微笑颔首,眼中虽有好奇却无恶意,凤慕涟微笑回礼。

雅间中四人相对而坐,一时无话,气氛莫名十分尴尬,凤慕涟看看裴弘焕又看看秦和钰,只好低头等酒楼上菜。

似是酒楼都体会到了雅间中的气氛,上菜的小二动作十分迅速,上完菜后抖着嗓子喊了句:“客官慢用。”便逃也似的冲了出去,活像雅间中有东西会吃人一般。

凤慕涟欲拿起碗筷,看看了仍旧正襟危坐的其余几人又放了下去,还是秦和钰先开口道:“凤小姐不是饿了么,还是先用些饭菜吧。”

凤慕涟感动点了点头,就要吃饭,便又听秦和钰问道:“裴公子不也未曾用膳吗?为何不动碗筷?”

裴弘焕淡淡道:“我并不饿,只是我这好友比较饿罢了,是以我才会带他叨扰两位。”

骆邢颢闻言心中欲哭无泪,艰难地端起了碗筷,为了配合裴弘焕的话还狠狠地吃了两大口,强笑道:“对,我比较饿……”

可怜他刚吃完午膳,还没消化完呢,怪不得都说有心上人的都容易重色轻友,这还没将人家姑娘娶进门呢,就把他拿出来卖了,要是娶到手还得了。

秦和钰又看了看对面两人一眼,心下难免觉得对面两人有些碍眼,于是牵出一个笑容和蔼地模样来对骆邢颢道:“骆兄尽管多吃些,吃饱了稍后查案才有力气。”他还没跟凤家小姐好好交流感情呢,就跑出两只灯泡是哪门子意思。

骆邢颢闻言只好尴尬地将脸埋在饭里,做出一副埋头苦吃的模样,努力将自己的身子缩了缩降低存在感,生怕城门失火,殃及他这条小池鱼。

裴弘焕倒是听出了秦和钰话中的意思,偏偏无视了他的逐客令依旧坐的四平八稳,还有闲心给自己倒了杯茶水,状似无意般问道:“不知秦兄与凤小姐用完膳后还有何安排?”

“在下受凤侯爷之邀与凤小姐出门赏景,自是要回去的晚些。”秦和钰努力地使了两个眼色给对面的大灯泡。

“原来是凤侯爷之邀……”裴弘焕意味不明地垂了垂眼,轻轻端起了茶盏。

“对啊,对啊。”秦和钰连忙点头,现在你可以走了吧?别耽误我和凤小姐交流感情,赖着不走真没眼色!

裴弘焕却突然轻笑一声,将手中的茶盏重新放回桌上,看也不看秦和钰,盯着凤慕涟缓缓却对秦和钰道:“秦兄眼光怕是出了些问题,凤小姐思慕我二弟之事可是传的的人尽皆知。”

秦和钰闻言不以为意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在并未听凤小姐说过有此事。”

裴弘焕却嗤笑一声,意有所指道:“秦兄倒是相信她。”

“相比于乱嚼舌根以讹传讹之人,在下自然是更相信凤小姐。”秦和钰说完还不忘对着凤慕涟温柔一笑,这么好的时候,他怎能错过在美人面前表现的机会。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