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风华:邪妃惹贤帝

第8章 骑驴也是门手艺

凤慕涟摇了摇头,递给他两个野果:“并未。”

裴弘焕点了点头,面上却并无失望之色,似早已料到,自顾自抬首凝望着高空之处,似在寻找什么。

凤慕涟有些好奇,跟着仰头四处查看一番却没有任何发现,正欲开口询问之际却听到远处的高空中不知为何蓦然升起一个烟花,在天上蓦然炸开。

她正好奇大早上的为何会有人放爆竹却猛然反应过来,扭头望向裴弘焕,果然瞧见裴弘焕从宽大的袖口中掏出一枚小爆竹一样的东西,拉出引线后便扔上了空中,随后炸开一朵一模一样的烟花。

裴弘焕瞧见凤慕涟的模样冲她点了点头:“这是我同他们联系的信号。”

凤慕涟点头表示理解,随后站在裴弘焕身后等了一会,果然瞧见有一行人飞奔而来,为首两人正是裴二与裴三。

两人冲裴弘焕单膝跪地异口同声道:“属下来迟,请主子责罚!”

裴弘焕摇头命人起来:“是我轻敌,将你们调去保护兖州知府,你们何错之有。”

裴二闻言抬头看了自家主子一眼,继续垂首闷声道:“属下保护不力,去晚了一步,刺客放了只冷箭射中了兖州知府的胸口,虽救治及时却尚在昏迷……”

裴弘焕闻言面色一沉,顿了顿让他起身:“是我没想到他们竟如此狗急跳墙……无事,你们起来罢,裴一呢?他可有事?”

裴二颔首道:“裴一身受重伤在府上休息,大夫说好生修养一阵便可痊愈,是以未曾出来寻主子。”

“他无事便好。”裴弘焕点头,随后牵过裴三手中的马,对裴二道:“去找辆马车来。”

“又是我?”裴二垮了脸又被自家主子的眼光扫的缩了缩脖子,委委屈屈的转身找马车去了。

裴弘焕翻身上了马,又对凤慕涟伸出手道:“不知凤小姐昨日说的蓟草在何处?”

凤慕涟仰头望着他的手有些恍惚,眼前的手修长如玉却不显瘦弱,裴弘焕逆光的身形越发显得芝兰玉树,眉目如画,不似凡尘中人。果真男色惑人,她很快回过神莞尔一笑,将手放上去任由他将她拉倒马上。

上次她与他共乘一骑还是他在前,她在后,这一次却是他在后,她在前。凤慕涟感受着身后裴弘焕的胸膛忍不住寻了个舒服的坐姿,倚靠在他身上伸手指了指方向:“转过那个山坡,在我那辆马车摔坏之处。”

裴弘焕感受着怀中的身躯有一瞬间的僵硬,忍不住又想起了昨夜她扒在他身上的模样,很快又微微凝神调整好思绪,冲裴三道了句:“我去摘些草药,你们在此处等我便是。”

裴三恭敬地点头应是,垂头掩去眸中的惊讶,自家主子一向不近女色,不过一个晚上,何时就到了能与人共乘一骑的地步?看来裴二说的可能不错,这姑娘怕是与主子确有旧情才是。

裴弘焕却不知道自己的动作给属下带来了多大的冲击,由凤慕涟带路摘下了几株小蓟草,又在山中搜寻了一番,同样摘下几株大蓟草,随后回到原地将草药放在裴三手中:“这两种草药你先行收好,回去后送至太医院命他们研究一番。”

“是。”裴三虽然不懂主子为何要让他收好几株随处可见的野草,却仍是认真点头将草药小心收好放入怀中。

几人又在原地等了等,裴二再次牵回了一辆车,只是这次拉车的却并非是马,而是驴,车身也越发简陋,只有一层布蒙在驴车上。

裴二苦着脸道:“此处实在太偏了些,属下跑到了最近的村中才寻到一辆驴车……”

凤慕涟利落地翻下马围着驴车转了两圈觉得十分有趣,笑眯眯地道:“无事,驴车也别有趣味。”只要不骑马就行,她的大腿可是现在还疼着。

裴弘焕微微勾起一边唇角眼中透出几分笑意,再次不顾裴二拒绝的眼神,让他继续给凤慕涟驾车。

裴二苦着脸拿起鞭子,他身为堂堂一个暗卫,驾马车也就算了,驾驴车是怎么回事,这还怎么让他在暗卫界混。只是再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违抗主子的命令,只好认命。

凤慕涟觉得裴二幽怨的眼神觉得十分有趣,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技多不压身,骑驴也是门手艺。”

裴二闻言眼神越发幽怨,他堂堂一个暗卫会骑马就好了,为什么还要会骑驴啊!

裴弘焕却忍了笑,轻咳一声策马向京城赶去,其余人也纷纷跟上,凤慕涟坐在驴车上笑眯眯地和裴二逗趣说话,一时春光正好。

裴弘焕此次回京的这一路倒是十分平静,他站在城门处仰首望了望远处的宫墙,眉目越发沉稳,守城的兵将在裴三亮出身份后立刻诚惶诚恐地开了城门。裴弘焕不欲声张,只受了礼后就进了城。

裴弘焕又提马行到凤慕涟得到驴车身侧,淡淡道:“我不便送你回府,你可还记得回去的路?”

凤慕涟望向城中四下张望了一番,心中竟莫名泛起些熟悉感,脑中仿佛福临心至一般闪过许多片段,她凝神想了想下意识望向京城深处,凤慕涟眼睛亮了亮,嘿嘿一笑:“我又想起来了些,知道怎么回家了。”

裴弘焕垂眸瞧了她一眼,却分不出她说的是真是假,只好点头:“既是如此再好不过,如今已到城中,你便自行离去吧。”

凤慕涟点了点头就提起裙角,轻快地跳下了驴车转头就往熟悉的方向走去,背对着他摆了摆手:“谢谢你啦!”

裴弘焕瞧着她离去的方向微微驻足目送半晌,随后提过缰绳,转身离去。他要先行收拾一番再进宫去面圣,好让他的那些“好兄弟”知道,他回来了。

凤慕涟一路凭着脑中的直觉穿过集市往深处的住宅区走去,一路对着城中繁华的模样与路旁的朱漆大门啧啧称奇:“看看这大门,看看这铜环,看看这墙……这里怎么着也是二环了……尤其这还都是古董啊……”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