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风华:邪妃惹贤帝

第5章 秀色可餐

此番前来刺杀的这群人武艺竟也十分不错,怕是暗卫都出动了不少,看来这次是想直接让他折损在这里。

裴弘焕想到此面色更冷,和裴一边打边退,奋力突围,奈何黑衣人人数众多,他与裴一纵使武艺高强也是双拳难敌四手,身上仍是负了不少伤,体力更是已有不支,裴一咬牙拼死将一个挡路的黑衣人毙于刀下随后护着裴弘焕往山林中跑去。

身后黑衣人紧追不舍,裴一索性与裴弘焕用起轻功,在勉强拉开一段距离后将裴弘焕带到一个小山坡旁,随后冲裴弘焕低声道了句:“请恕属下无礼!”

随后裴一伸手扯下裴弘焕的外裳披在自己身上,又将自己的衣裳递给裴弘焕:“主子赶紧从这山坡跑下去,属下扮作主子的模样引开这些黑衣人。”

裴弘焕也知如今不是多说话的时候,伸手套上裴一的衣裳冲他点了点头:“自己小心!”

裴一匆忙点头后就往另一头跑去,黑衣人远远瞧见他的身影也被吸引而去。裴弘焕垂了垂眉眼伸手捂住胸口的伤口随后往山坡下跑去,只是失了方向,天色也渐渐暗沉下来,斜阳只在山头露出半边,竟是要入夜了。

裴弘焕终是失了力气,靠在一棵树旁,紧紧捂住伤口唇角泛起一丝苦笑。此行终归是他大意了,他还以为他们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动手,却不料他们竟是已经按耐不住了。

而裴弘焕许是失血有些久,连身子都有些泛冷,神思也模糊起来,却在隐约中察觉到有人靠近,下意识的伸手扣住来人的手腕就要动手,却听一道清脆的女声喊起来:“哎哎哎!我只是想帮你,你可别不识好人心啊!”

裴弘焕提起些力气仔细看了看眼前之人,随后微微一愣:“是你?你为何还未走?”

凤慕涟顺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感受了下他的体温,不以为意的回道:“多亏你之前惊了我的马,让我逃了出来,只可惜我的马车跑进来以后就毁了,马儿也跑了,我想着你边上没什么人了估计跑不掉,就在林子里四处找了下,果然就找到你啦。”

裴弘焕闻言神色有些复杂,语调不自觉低沉起来:“你为何要来救我?那些黑衣人的目标是我,你若是同我在一处会更危险。”

凤慕涟闻言有些好笑:“你之前不也救过我吗?有恩报恩罢了,再说我又不是被吓大的,想我当初也是一个人单挑……咳咳咳!”

察觉到自己又顺口把前世的光荣战绩说出来了,凤慕涟连忙咳嗽几声打住。

“单挑?单挑什么?”裴弘焕难得地有些好奇。

“单挑……挑面!不然还能挑什么。”凤慕涟干咳一声,随后连忙转移话题:“哎呀,我不是说过要罩你吗!”

裴弘焕见她不愿正面回答也不介意,顺从地把自己的手递给她:“我现在没什么力气了,还得劳烦你扶我起来,林中入夜后十分危险,我们得寻个过夜的地方。”

“这个你不必担心,我找到了一个山洞,还算隐蔽,虽然简陋了些,好歹能勉强藏身。”凤慕涟接过他的手扛到自己背上,却被裴弘焕压的一沉身子一晃险些没栽倒:“你看着挺瘦没想到还挺沉。”

说了话却不见背上的人有回应,回头一看才发现这人不知何时竟是闭上了眼睛,俊美的面色透出几分苍白,唇色亦失了血色。

凤慕涟在他的脸上忍不住沉迷了一会儿方才感慨,一个男的长成这样真是暴殄天物,看看这美色,连她都忍不住想动手动脚啊。

将身上的人往上推了推,凤慕涟艰难的将人半背着拖回了山洞,也顾不上卫生就把人扔在了石板上,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没办法,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弱了些,稍微有些运动就十分疲累。

等到喘过气了,凤慕涟方才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还有气,没死。只是这人面色不知为何竟泛起不正常的红晕,连唇色都红艳起来,一个男子竟是硬生生让她感受到了什么叫秀色可餐。

她忍不住伸手在裴弘焕脸上捏了捏,有些好笑,醒着的时候这么高傲一个人,还有恶劣,没想到睡着了这么安分。

只是想起两人初见的时候他要将她送回给人贩的模样,凤慕涟仍旧觉得有些气不过,索性又伸手去扯他的脸颊,直到向两边都扯得变形了才大发慈悲的松了手,又伸手戳了戳他的脸,觉得十分有趣。

“咦,这么烫?”只是当她伸手触到他的额头时才发觉事情不对,额头竟是有些烫手,这人竟是因为失血过多有些低烧了,胸口处的伤口也还未止血。

凤慕涟看了看洞外的天色,想起之前在她马车坠毁旁看到的蓟草便咬牙出了山洞。她必须在完全入夜时摘回蓟草,否则山中一旦入夜后非但可能会出现野兽,还会迷路。

好在她马车坠毁之地离这里并不是太远,她小心翼翼确定四周无人后才小心走出,又理了理洞口的藤蔓,确保足够隐蔽后方才提着裙摆去采摘蓟草,而她想了想又将马车的帘子揭下,决定回去当被子盖。

许是她运气好,还顺便摘到了几个果子,至于捉鱼什么的她却不敢动手,毕竟她不敢确定那群黑衣人还有没有离去,在这处处漆黑的山中点起火把那可不是将自己送到敌人眼皮子底下。

夜色慢慢弥漫起来,凤慕涟勉强借着天上的明月摸黑着回了山洞,她也顾不得避嫌,将裴弘焕胸前的衣服解开,便发现有道寸许深的伤口横在他的胸膛上,血肉翻起的模样令她都有些不忍。

“看着是个公子哥的模样,没想到如此能忍,倒还算是一条汉子。”凤慕涟将摘来的蓟草新叶嚼碎敷在他的伤口处,又将他的衣服撕下几块布条将伤口仔细包扎裹紧,几刻后终于慢慢止了血。

裴弘焕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这么衣衫半解的模样,一个小脑袋趴在他胸口十分费力地模样,立时一惊皱眉道:“你在做什么!”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