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风华:邪妃惹贤帝

第4章 我罩你

“裴二!”

裴弘焕头一回觉得自己对手下是不是太仁慈了,决定回去以后给裴二再加加课。

“啊!是是是,属下这就去!”裴二猛然反应过来,生怕再被自家主子送去暗刑堂加课,一个猛子就窜了出去。

也不知裴二在这荒郊野岭的从哪寻马车,不过一刻钟便赶着一辆十分朴素的马车跑了回来:“属下跑了许久才撞上一队货商,好说歹说才将马车换来,虽说简朴了些,应该也还能凑合……”

凤慕涟看见马车就是心里一喜,只要能不骑在马上就是让她坐驴车也乐意啊!哪里还管它简不简朴。

她回头看了裴弘焕一眼忍不住轻笑起来,她还以为这人恶劣的很呢,没想到人倒十分体贴心细,于是伸手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谢了兄弟!以后我罩你!”

裴弘焕嘴角抽搐着翻了个白眼,这女人竟然大言不惭说罩他,何来的自信。

凤慕涟却毫不在意他的表情,轻快的跃下他的马匹凑到了马车边上,还伸手摸了摸拉车的马匹,对着裴二露出一抹笑来:“多谢了!”

裴二长这么大还没被这么好看的姑娘道过谢,瞬间涨红了脸连连摆手:“哪里的话,是咱主子的吩咐……”

裴弘焕看她对着他这个正主十分随意反倒对他的手下笑的如此灿烂心中十分不满,冷哼一声扭头便提着缰绳往前跑去:“裴二给她驾马!”

其余人见裴弘焕走了也连忙策马跟上,裴二也急急坐在马车前板上拿起了鞭子:“小姐快上马车!”

凤慕涟轻快地跳上马车,对裴二道谢:“又要辛苦小哥了!”

“不辛苦不辛苦!”裴二连忙摇头,让凤慕涟坐稳后就驾马追了上去,刚刚这姑娘对他笑了一下他就感受到了自家主子刀子一样的寒气。

果然,这姑娘是主子的人吧,看来为了他的小命着想他还是离这姑娘远些才好。

只是一行人眼看就要回城,却在离城口三里之处被一人追上,裴三回头一望便是满面惊讶:“裴五?主子不是让你保护那兖州知府吗?为何私自跟上?”

匆匆赶来的裴五却来不及答话,一个翻身便单膝跪在裴弘焕面前,气息凌乱,臂膀处有血腥味弥漫:“主子!大事不好!那兖州知府不知何故遭人刺杀,裴六裴七正拼死抵抗,奈何贼人过多恐力有不逮,属下怕兖州知府被刺后坏了主子大事,方才匆匆前来禀报!”

“什么!有贼人要刺杀那兖州知府?!”裴弘焕不禁暗自咬牙,这兖州知府是他此行费尽千辛万苦方才撬开嘴巴,用以指认幕后之人的最佳人证。

到时非但能拉下幕后之人,还能令他的那个“好弟弟”痛失一臂,是以他一路皆细心保护那兖州知府,因欲提前回京部署方才先行一步,谁料一路上皆无事,偏偏在眼看要回城的当口出了意外!

他一定要保住兖州知府的性命,那些人越是急于出手便说明那知府用处越大!裴弘焕当机立断,望向其余几人:“裴二、裴三!速速随裴五回去护住那兖州知府!”

裴二裴三闻言皆是一惊:“不可!如此一来主子是将自己置身于险地!”

“那兖州知府是我如今重要一子,他若不能平安带回京城,非但我此行不能断幕后之人一指,还有被人借此指责之危。”裴弘焕面色一冷,狭长的双眼微微阖起:“你们务必要去保下那知府,我身旁还有裴一,并无大碍。”

“……是!”裴二裴三欲言又止,终是领命离去,随裴五匆匆往后赶去。

裴一行到裴弘焕身侧,环顾四周后低声道:“如今主子落单,恐有人出手,还望主子尽快回京。”

裴弘焕点头应允,随后望向从方才起就装起鹌鹑的凤慕涟,眼中意味不明。

“我会自己赶马车!”凤慕涟连忙举手以示清白:“那些刺客绝对不是我招来的!”

裴弘焕在她清澈的眸子与无辜的面色上打了个转又收回视线,淡淡道:“你也没有能招来刺客的本事。”

“你……”凤慕涟嘀咕了一声又缩回了脑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何况她方才可是旁听了一场波谲云诡的大戏。

凤慕涟微微仰首望天,方才还晴空万里的天色不知何时竟渐渐阴沉下来,山雨欲来风满楼。

裴一紧跟在裴弘焕身侧仔细警戒,方才前行几丈便闻前方有破空声传来,猛然挥刀格挡,打落一支箭羽,立刻高呼示警:“主子小心!有埋伏!”

随后好几支冷箭皆破空而来,裴一挥起刀芒将裴弘焕护的密不透风,却难免有漏网之鱼。

裴弘焕伸手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跃下了马,微微侧过脸瞧见凤慕涟缩在马车里模样不动声色地抬脚踢了块石头,狠狠砸向凤慕涟车前的马,马儿吃痛后发狂一般拉着凤慕涟往远处狂奔而去。

马车里头的凤慕涟此时抬眼看去,却只见裴弘焕那一双幽深沉静的眸子瞧了她一眼,随即又转了开去继续打斗。

很快,受惊的马儿就带着凤慕涟跑入一旁的密林中不见了踪影。

而骤然跃出的黑衣人也将裴弘焕与裴一团团围住,对跑出去的马车并无兴趣,他们的目标不过是眼前这两人罢了。

不,准确来说,只是裴弘焕一人。

裴弘焕手持软剑与裴一同黑衣人对峙,裴一紧靠在裴弘焕身后低声道:“稍后属下拼死助主子突围,如今离城中尚远,主子还是往山林中躲藏更为安全。”

裴弘焕沉着面色点头,随后同黑衣人在同一时间出了手,他虽贵为太子却自幼习武,后来更是曾拜南晋国第一高手为师,只是他会武一事向来隐藏的很好,如今刚好派上用场。

他一边动手挑飞眼前的黑衣人,一边还有闲心思忖幕后主使的来历,此番出动的黑衣人如此之多,一个人恐难成事,怕是他那几个“好弟弟”都联合了起来。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