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风华:邪妃惹贤帝

第3章 小白菜地里黄

处置完了下属,裴弘焕没好气的回头看了眼依旧死死抱着他腰身的女人,忍不住出言讽刺道:“平日里看凤小姐进退得宜,针对起本殿下来毫不手软,今日倒是不曾想到凤小姐还有如此胡搅蛮惨粗俗无礼的一面!”

平日里凤慕涟处处帮着他的好二弟针对他,性情阴沉还手段毒辣,今日不成想居然还有这副“能言善辩”的模样,那双眼睛更不是以往阴沉到令人见之不喜的模样,而是换成了清澈见底,清明坦荡,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一般。

“啊?”凤慕涟伸手挠了挠脑袋,没想到原身竟然和他有仇,听起来原身竟是处处针对他的模样,难得地有些不好意思,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要抱紧这条大腿,不然她一个现在身体孱弱无比的弱女子,走在这种荒郊野外实在太危险了。

凤慕涟看着裴弘焕怒气冲冲地模样决定继续开启影帝模式,对着他再次抹起了眼泪:“其实夫君有所不知,奴家之前被人贩子抓走之后不慎撞到了脑袋,如今脑中晕眩的很,许多事都忘了个干干净净,只是刚刚看见夫君行过之时瞬间分外亲切,脑中相思之情抑制不住,模糊想起奴家曾与夫君共度的幸福时光……”

“幸福……时光?”裴弘焕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瞧着她,觉得这个女人脑子可能真的撞坏了,他们见面她可是一向帮着他的二弟对他冷嘲热讽。

“对啊!”凤慕涟看着他满脸嘲讽的表情连忙又凑了上去,将头靠在他的肩膀处贴着他的耳朵继续哀嚎起来:“奴家隐约记得和夫君青梅竹马、一见钟情、两情相悦、干柴烈火、如胶似漆……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夫君难道忘了?何况虽然奴家与夫君并未成婚,但是在奴家心里,早就是夫君的人了……”

裴弘焕额角青筋暴起,对凤慕涟胡说八道的本事又高看了一分。他可从来没和她青梅竹马,和她青梅竹马的是他的好二弟,裴奉章。

而凤慕涟想了想觉得这样还是不保险,索性应该把事情说的再大些,这样他才不会随意扔下她,于是又酝酿了一下,摆出一副“小白菜,地里黄”的架势。

凤慕涟甚至一狠心又掐了自己一把,才颤抖着伸出手缓缓摸上了自己的肚子:“夫君你为何如此狠心,不认我也就罢了,难道还打算抛弃我腹中的孩儿吗?我们的孩子还未出世,可他是无辜的啊……”

“你、你、你……”喜当爹了的裴弘焕只觉一口气郁结在胸口,几乎没缓过来,险些喷出口血来,满面震惊地指着这个胆大包天到随意张口胡诌的女人,“你”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而他身后随行的暗卫们也因知道了这个惊天消息纷纷吓的东倒西歪,裴一镇静的表情破天荒的有了龟裂,裴三一双带笑的眉眼也被惊的呆愣当场,裴二更是身子一歪栽下了马,颤抖着伸手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这……这难道是真的?主子真的……对这姑娘……”

裴二后半截一句“始乱终弃”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听到了自家向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主子恼羞成怒的怒吼:“暗刑堂训练加十倍!”

裴弘焕只觉手中额角的青筋都要爆开,胸中更是如火燎原,只是凤慕涟一副面色惨白弱不禁风的模样,他虽没有怜香惜玉的爱好却也做不出对付弱女子的事。

他只好暗自咬牙策马催动起来,一会儿等到了城中就把她扔下去!

裴弘焕转头又想到自己和裴奉章同父异母的事,他和裴奉章相貌上有些许相似也正常,莫非这女人撞傻了脑袋以后将他认成了裴奉章?

想到此不知为何心中郁气更甚,也懒得同这女人说话,自顾策马狂奔起来。

而凤慕涟成功赖上眼前的大腿以后心中总算开心了些,只可惜还没开心一会儿就苦了脸,她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当然是从来没骑过马的,这具身体虽然是个古人却是弱不禁风的模样,可见出门也是从来不会骑马的。

凤慕涟只好苦着脸抱着裴弘焕的腰身跟着他一同颠簸,大腿上更是被磨的火辣辣的十分难受,觉得大腿上可能磨破皮了。

她暗自咬唇忍耐,想她原来还是特工的时候,就是刀疤的口子都能面不改色地给自己处理伤口,现在不知是不是换了个身体的缘故,皮肤光滑了以后就连身体也娇气了许多,连这点疼痛都觉得十分敏感难以忍受。

裴弘焕原本只顾低头策马,却猛然发觉身后的人似乎不安分了许多,总是抱着他的腰身动来动去,虽说他对这个女人并无甚想法但是他好歹是个正常的男人!

裴弘焕皱起眉头不满地回过头去看她:“你要作甚!”

凤慕涟勾着泛白的唇色有些无力地冲他笑了笑:“我可能没骑过马,不太适应。”

裴弘焕立刻反应过来瞧了她的裙摆一眼,微微皱起眉头,眼前这张小脸不似以往针对他的咄咄逼人,也不似方才的狡黠灵动,许是因为疼痛泛白的唇上还印着齿印,清丽的小脸上莫名有了些惹人怜爱的柔弱。

说到底她也还是个弱不禁风的弱女子,从未骑过马自然会疼,只是她竟没有第一时间叫起来,反而还自己强忍,这倒让他难得高看一眼。

裴弘焕有些不大自然的侧过了脸,这还是他头一次发现,这女人长的到还不错。只是不知为何,现在这副有些失了生气的模样,竟不如她方才拉着他胡诌时的灵气逼人好看。

他轻咳一声正了正脸色,回头看向裴二:“去找辆马车来。”

“啊?怎么又是我?”裴二苦着脸看向自家主子,愤愤不满地小声嘀咕:“还说不认识这姑娘,现在居然知道要给姑娘找马车,主子什么时候这么体贴过。这大荒郊野外的,咱上哪儿找马车去……”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