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风华:邪妃惹贤帝

第2章:身材不错嘛

人贩子们闻言也惊的呆立在地,看向裴弘焕的眼神也不对劲起来,纷纷交头接耳:“这小子看起来人模狗样的,没成想竟是这种人,比咱们下手还黑……”

裴弘焕额角青筋暴起,几乎要呕出一口血来,这个女人平日里处处针他也就罢了,今日竟还如此败坏他名声!

他想要推开这个女人,偏偏凤慕涟像个八抓鱼一般,死活抱着他的大腿不松手,一张小脸更是贴在他的腰腹处,令他有些不自然。

“夫君既爱纳妾,奴家也不好说些什么,只不过暗自垂泪罢了,只是万万没想到,夫君最后竟是出门行走时看上了一户京城中的大家小姐,还哄骗那小姐尚未婚配,同当初一般把为奴家所作的诗句再次送给了那小姐,那小姐同样对夫君芳心暗许,只是要夫君上门入赘,还要夫君不得纳妾,夫君便把你的十八房小妾们全都赶了出去……还要休妻!”

凤慕涟一边紧紧扒着裴弘焕的大腿,一边更是呜呜哭咽起来,令听者为之动容,闻着为之落泪:“奴家万万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夫君,刚才向夫君呼救,却没想到夫君非但装作不认识奴家,还要将奴家捉住送回,夫君为何如此狠心!”

此言一出就连人贩子都对裴弘焕鄙夷起来,凤慕涟偷偷用眼角余光瞧了几眼,心里正暗自得意。

谁曾料,人贩子里走出一个满脸横肉虎背熊腰的人,对着凤慕涟喊起来:“你的遭遇老子管不着,不过你可是跟朱员外说好的货,要是丢了我们可担待不起。”说完对着底下的人一招手,就带着人要冲上来。

裴弘焕连忙抬手道:“这个女人你们尽管带走,我绝不干预半分!”

“谁知道你一会儿会不会通风报信!还是死人最让我放心!”那人挥起手中的长刀就要向他砍来。

裴弘焕咬牙看着刚刚还紧紧抱着他大腿,现在一有危险就躲到他身后的女人瞪了一眼,只好让身后的侍从出手。

裴弘焕的侍从各个皆为大内高手,对上此等虾兵蟹将自然绰绰有余,不过几下人贩子就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他没好气地瞥了凤慕涟一眼:“现在人贩子不会再爬起来抓你了,你可以松开我的马了吧。”

凤慕涟却眼疾手快的伸手抓住他的缰绳,一个借力便麻利的坐上了裴弘焕的马,甚至死死抱住了他的腰身,生怕被他扔下去,毕竟这个人刚刚的恶劣她已经见识过了。

“你干什么!”裴弘焕猝不及防被她抱了个满怀,身子一抖几乎握不住缰绳,眉宇间除了怒气,耳尖处却偷偷漫上一点红晕,毕竟他向来洁身自好,连个侍妾都没有。

除了母妃,这还是他头一次和别的女子离的这样近,裴弘焕不由有些羞恼,斥道:“一个女儿家家,竟如此随意和男子近身,成何体统!京中的闺秀们哪里有如你这般的!”

“哎呀,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你就做个好人先送我回城呗!”凤慕涟继续死死抱着裴弘焕的腰身不松手,顺手捏了把他腰身上的肌肉。

嗯,这小白脸看起来细皮嫩肉的,没想到身材锻炼的还不错,这大概就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裴弘焕却被她揩油的动作吓了一跳,耳尖越发红的像要滴出血来,偏偏又不好声张,毕竟让手下知道他竟被这个女人像登徒子调戏良家妇女一般动手动脚,这也太折损的他的面子了。

于是裴弘焕只好伸手扣住她在他腰间揩油的手腕,就要动手把她扔下去,声音越发恼怒:“给我下去!”

凤慕涟死死抱住他的腰身,声音越发无赖:“不下!”

“你给我下去!”

“我就不下去!”

“下去!”

“不下!”

……

裴弘焕的侍卫们看着自家主子和那个小姐的互动无奈的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日头,默默把身子挪到了一旁的树荫下,裴二双手抱胸偷偷摸摸地凑近裴一:“你说主子要跟那个姑娘这么来回到什么时候?”

裴一向来冷漠的脸上仍旧是一板一眼的模样:“不知道。”

裴二无趣的转头看向裴三,甚至十分猥琐一脸八卦的眨了眨眼:“你觉得那个姑娘怎么样?”

裴三双手抱剑想起刚刚凤慕涟那一番唱作俱佳的表演,眼里闪过几份笑意:“能言善道。”

“哈哈哈!你也这么觉得吧?”裴二一想到刚刚凤慕涟的表现就越发来劲,一拍大腿哈哈大笑:“说真的,要不是咱们跟着主子这么久,知晓咱家主子的底细,我都快要相信主子真的像那姑娘说的那样,是个负心薄幸的人了!”

裴三眼尖地瞧到对面的动静,连忙叫住裴二,给他使了个眼色。

裴二却仍无所觉,自顾自说的十分开心:“夺人家产、休妻再取、贪花好色、还自愿入赘!真是绝了!敢这么编排咱家主子的可是这南晋国独一份了!”

“裴二。”

“叫咱干啥?咱还没说完呢……”裴二不耐烦的转过头,却身子一晃险些摔下马去:“主、主、主子!”

“回去后去暗刑堂把裴四换出来。”

裴二感受着自家主子犹如九数寒冬般的冷气一脸欲哭无泪:“主、主子、你听我解释……”

暗刑堂是主子训练暗卫的“重地”,每个顺利出师的暗卫此生都绝不会再想回去,只有平日里犯了错的暗卫才会被丢回去回炉重造。

上回裴四因为在宫中擅自替主子收了镇南王世子妹妹的请柬被主子丢回了暗刑堂他还笑过裴四来着,万万没想到今日就掉了个个儿了,他肯定会被裴四好好嘲笑一番的。

“训练再加一倍!”裴弘焕冷冷斜睨了他一眼。

“……是。”裴三如丧妣考一般苦着脸,却不敢再求情,一会回府了等主子心情好了或许还能求个情。

裴三眼里闪过几分笑意,他们几个里裴一到裴五是主子最得力的暗卫,武功中以裴一为最,是以平日里主子出门做事皆会带上他们。

裴六到裴十则是各有擅长之技,在暗中替主子做事。

裴一性情稳重,少言寡语,裴二则性子跳脱,此番被主子丢回去重新历练一番也不错。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