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终薄幸

第4章 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

……

夜深,陆倾雪沐浴过后,躺在冰凉的床上,怀抱着冷冰冰的被子。

她思考了再三,还是打了一通电话。

“喂?”那头很快接通,传来一道温柔的女人声音。

“你好,江小姐,我是陆倾雪,萧厉谦的太太。”陆倾雪平静地道。

江曼凝和萧厉谦从小便相识,在婚前,陆倾雪便知道他们若有似无的暧昧关系。

陆倾雪也明白,萧厉谦心里从来都只有江曼凝。

江曼凝温笑了声:“原来是萧太太,今天厉谦可没在我这过夜。”

她的话让陆倾雪觉得嘲讽,苦涩垂首:“我听萧厉谦说,他把糖豆交给你了。”

江曼凝微愣了下,随即淡淡勾唇:“怎么。”

“我……有些事情想叮嘱你,毕竟,糖豆跟普通孩子不一样。明天中午你有空吗?我请你吃个饭。”陆倾雪紧紧抿唇,声音带着恳求道。

“萧太太要请我吃饭?厉谦他同意吗?”

江曼凝不傻,萧太太已经失宠,她要是贸然去见陆倾雪,指不定萧厉谦还会把气撒在她身上。

“麻烦你别告诉他。”陆倾雪咬紧牙关,声音发抖。

她还在等着江曼凝的回答时,突然,楼下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陆倾雪一惊,连忙把电话掐掉。

与此同时,房门打开了,带进来一阵凛冽的寒气。

陆倾雪不安地回头,看着站在门口的高大身形。

淡淡垂眸,犹豫片刻后,她还是下了床。

拖着丝绸睡裙来到萧厉谦身边,纤细的手轻轻帮他脱下西服。

即便白天他们发生了多少不快,在晚上,在床上,她必须要当个好妻子。

西服褪去,里面白色的干净衬衫上,一抹口红印尤其刺眼。

陆倾雪想说服自己习惯,却始终都无法做到。

“今晚吃饭,曼凝说,孩子很黏她。”

萧厉谦淡淡声音传来时,陆倾雪的手指颤抖两下。

“她恳求我,把糖豆过继给她。”

陆倾雪腾地一下抬起头,眼眸直直盯着他。

萧厉谦一笑,黑眸慵懒辗转,细细品读她脸上的神情:“愤怒、惊讶、绝望?”

“萧厉谦,我最近已经很努力听你的话了。你的几个女人流产,我都尽力做了手术!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要这样折磨我?”陆倾雪幽怨地瞪着他,悲恸哭出声。

她在这个世界上,几乎已经一无所有了,糖豆是她唯一坚持下去的希望。

可萧厉谦,却还要生生将其泯灭。

“你急什么?”萧厉谦冷哼了一声,“这件事我会再考虑。糖豆对外是萧家子孙,随便过继他人,不合情理。”

陆倾雪稍许松口气,瘫软在床沿。

只是她还不敢完全放心,萧厉谦向来不拒绝江曼凝的任何要求,这次他说“考虑”,便表示还是有机会。

……

翌日,午后。

陆倾雪趁着午休间隙,如约来到咖啡厅,便见江曼凝早已坐在那等待。

她是江家独女,自小养尊处优,娴熟温婉,眼眸如水如画,眼便让人心尖酥麻。

“陆小姐来了,”江曼凝笑着看她一眼,“想吃点什么?”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