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诚勿扰,王爷太妖孽

第十三章:花妖现出原形

不多久,一个有些邋邋遢遢的道士出现在林绯洛的面前,几步靠前,也不说话,一张嘴,措不及防,林绯洛被喷了一身的口水,差点没把她恶心死,越发的自我唾弃起来,还显得十分的讽刺,她一个现在人竟然窝囊至此,她将牙关咬紧,冷眼看着这个道士到底要如何让自己现原形。

“道长,怎么样?”林绯雨倒是虔诚的很,真心实意地问道。

那邋遢道人,嘴中念念有词,半响睁开了混沌的眼睛,却是半眯着冲林绯雨道,“此花妖妖法高深,小姐还是离远一点,等贫道开坛做法,定要它现出原型。”

林绯雨跟她的手下都吓了退后了一步,指着林绯洛脸色发白,现在是完全认定了林绯洛就是妖。

林绯洛几乎将银牙咬碎,喝道,“你个妖道,你看好了,本小姐是妖吗?”

那道人骤然将眯着的眼睛睁大,林绯洛与他对视,恨不能活活吞了他,她俏脸阴鹜恨声道,“你个死道士,本小姐不死定让你不得好死。”

林绯洛本来的性子就很倔,此刻更不想对这些人渣低头,她真想看看这个骗子是如何行骗的。

“莲花妖你最好现原形,要不吃苦头的就是你。”道长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

林绯洛特么想一脚踹死她,还莲花妖,她要真是妖,就先将眼前的这个垃圾道人弄死,而不是现在只能在心里发发狠。

林绯洛都被这道士气乐了,“妖道,你有什么本事就使吧!”

那道人似乎也勃然大怒,“冥顽不灵,死到临头还不悔改,别怪贫道无情了。”

林绯洛就静静的站在那里,冷眼那道士在她面前蹦蹦跳跳念念有词,把一把把的黄符往她身上贴,如果不是身上太过难受,她真想闭闭眼睡一觉,看着这个跳梁小丑能有什么能耐。

林绯洛显然是低估了眼前这个道人斩妖除魔的决心,她被绑了整整一个上午了,身子几乎要虚脱,那个道士还在跳来跳去吆喝她还不现出原形。

林绯雨已经离她很远当起了吃瓜群众,看着林绯洛受苦,她的嘴角扯出几分得意,可是随着时间越来越久,她有些不耐起来。

林绯洛的头越来越沉,牙齿已将嘴唇咬的鲜血淋淋,汗顺着木柱滴滴而落,就是什么都不做,她被晒一天也会去层皮,更别说林绯洛这个还不算健康的小身板,她知道她已经忍不了多久了。

林绯洛的思绪正在神游,突然从天而降的水劈天盖地淋了她一身,她猛得打了个冷颤,甚至脏话出口,“这么凉,死道士,别让我有翻身的机会。”

就算是夏天,这四桶冰水上身林绯洛的脸也青了,浑身不停的哆嗦,不是因为知道哭叫于事无补,她定会破口大骂。

头越来越沉,她闭着眼,直到现在心里才有丝疑狐,家里这么大的动静,他的丞相老爹哪里去了?难道一天都不回来吗?那么她今天真的要小命不保吗?

可惜现在她连张口的力气都没有,然而事情并没有完,突如其来的火热让林绯洛猛然睁开了眼睛,身体似乎置于烈焰岩浆中,真正的冰火两重天。

火把的热度传遍了全身,几缕浓烟呛着她“咳嗽”了一声,她甚至听到了自己的脸上的汗毛被火燎到了“滋啦”声音,直到现在巨大的恐惧才占据了她的心头。

眼中的愤怒透过火焰清楚的映到了那个邋遢道长的眼中,道长丑陋的嘴脸似乎被震的手一抖,眼中有难以掩饰的惊慌。

林绯雨已经紧张地站了起来,心似乎被一大手死死攥紧,有些喘不过气来,只能紧紧盯着场上的变化。

“林绯雨,你疯了?爹爹回来不会放过你了,我是你三姐姐,你竟然想置我于死地。”声音嘶哑难辨,林绯洛拼着最好的力气吼道,慢慢声音转入虚无。

“她是妖怪,让她现原形。”林绯雨的七个字让林绯洛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睛,太痛苦了,原来被火烧死是如此的痛苦,也许死亡有可能再穿过去,她的嘴角微微扯出一抹嘲讽,一滴泪从她细腻地面容滑落,再多的不甘也抵不过黑暗的降临,林绯洛头一歪,任由自己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那道士脸上的汗还在滴滴而落,手却越来越抖,嘴里的词越来越快,火苗在林绯雨的周身慢慢萦绕,其实丞相府里很多的下人心中已经有了疑狐,“这个莲花妖都昏过去了,怎么还没现出原形,这个道长到底是道行高还是浅?怎么是越来越看不明白了?难道说三小姐本来就是人。”

一时间有了窃窃私语,那道士似乎有些心焦,连林绯雨都大着胆子上前,“道长,怎么这么长的时间她还没有现原形?”

林绯雨心里也开始慌了,如果林绯洛死了而并不是什么妖,她怎么跟丞相的爹交代?更何况林绯洛现在还有个王妃的身份,不管赫连青冥是瘫子还是废物,但是王爷两个字会压死人的,万一...正像林绯洛说的这个后果她承担不起。

她正在犹豫要不要叫这个道士先放开林绯洛,随着一声破空的翎羽声,那个手舞足蹈的道士身体一僵,眼睛凸起,似乎不可置信地看着穿胸而过的箭羽,一头栽倒在地,口吐鲜血,一命呜呼。

“啊!”林绯雨吓的狂叫一声,随着几个下人也大叫“杀人了”现场一片的混乱,但是就是如此混乱的场景,一个声音像是穿过嘈杂,冰冷地在血泊的上空飞扬,“都给本将军闭嘴,来人将这个妖道的尸体拉出去喂狗。”

瞬间场面安静的诡异,所有人似乎都被震住了,林绯雨战战兢兢地转过头,眼前像是凌空飞过一道白影,再寻找,人影已经飞到了林绯洛的柱子边,林绯雨这才看清眼前的人,一身的白衣胜雪,身子挺拔,她懵懵地喊道,“二哥。”

林沐风所有的心绪被眼前的人攥紧,他盯着面无血色的人儿,再也掩饰不住眸中流露出锥心的刺痛,“洛儿,洛儿。”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