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诚勿扰,王爷太妖孽

第三章:太子爷的报复

林相爷依旧是满脸的怒气,但是声音已经缓和了不少,“小桃,看着你家小姐,她若再次闯祸本官定不饶你,还有你...”

林尚德指着林绯洛本来要说狠话,可是看见今天的女儿的确跟任何时候都不同,她的眸中凝成水珠,身体羸弱消瘦,摇摇欲坠,不自觉声音低了下来,“好好养病。”

林绯洛心中一喜,“多谢爹爹体谅,女儿绝对不会辜负爹爹的怜爱。”

丞相夫人跟林家姐妹似乎不相信眼前看到的情景,老爷这是怎么了?怎么可能就这样便宜了这个林绯洛,她不单单挑衅的是太子,还谎话连篇,一句信口开河的失忆竟然让相爷就这样饶过了她,怎么可能?

“老爷!”丞相夫人一急,声音就有些响,可能是感觉自己过于着急显露自己的心事忙放低了声音,“老爷!我们不罚绯洛,太子那里似乎也无法交代。”

“哼”丞相竟然瞪了夫人一眼,“你身为母亲,没有管教好自己的女儿那就禁足一个月抄佛经,太子?他差点要了洛儿的命老夫还没找他给个说法,还有你绯墨,自己的未婚夫在相府动粗怎么也不劝劝,太子此做法有失身份,以后嫁过去也要劝劝太子,都是一家人怎么就担待不了。”

谁也不曾想是这个结局,几个当事人瞬间变了脸,丞相夫人感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咬着后槽牙将林绯洛恨上了,这个小蹄子还学会看脸色示弱了,不过她有的是机会整她。

还是林绯墨机警,“爹爹说的是,妹妹虽然有错但错不致死,大多的错也在太子,女儿会劝太子的。”

林绯墨的语气谦和,嘴角却轻轻勾了勾,心里默默道,“父亲大人,这是您说的话,女儿一句不差说给太子殿下听,太子殿下会有什么反应就怨不得女儿了?”

似乎心里的火气得到了点宣泄,林尚德点了点头,“小桃,给你家小姐用最好的药,这些天就不用昏定晨省,洛儿,等身体好了去爹爹书房一趟,爹爹有话说。”

“多谢爹爹!”收起嘴角的得意,林绯洛恭敬回话。

林丞相一向一言九鼎,虽然屋内的母女三人几乎将银牙咬碎,还是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不过她们心里都在做着自己的打算。

送走了一众人,林绯洛舒出一口气,几乎瘫在床上,手一摸一脑门的冷汗,原来她也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的淡定,她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保住自己的性命,她可不能让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性命再次挂掉。

此刻的太子府邸似乎是波涛暗涌。

太子赫连清灼看着暗卫送来的消息,嘴角勾起,“失忆?”这个林绯洛又想耍什么花样,想起她顶着一张大花脸往自己身上靠,满脸的花痴样,他的眉头微锁,他赫连青灼从里没有这么讨厌一个人,像癞皮狗一样,不是因为她有个做将军的亲哥哥,他肯定找人把她做掉了。

“还有吗?”

暗影夜魅看着赫连青灼没有过于恼怒,小心翼翼道,“丞相大人似乎不满殿下您的作为,说是一家人,对您颇有微词。”

赫连青灼眸中一沉,“这个老狐狸还拿把了,本太子没直接要了他女儿的命就给他们丞相府面子了,怎么还要本太子去给那个花痴蠢货道歉不成,对了,绯墨说什么了?”

“未来太子妃倒是没说别的,就说林三小姐已经十六了,是该给她定亲了,睿王爷也二十有二了。”

赫连青灼黑眸一眯,嘴角的冷笑加深,“绯墨似乎是越来越上道了。”

夜魅听不出赫连青灼口气里是真夸奖还是讽刺,也不敢揣测主子的心事,垂首沉默。

赫连青灼的眸色越发加深,没有过于的冷漠,却令人感到剑要出鞘的寒意,“夜魅,你再叫上一人给我盯紧了丞相府,还有给温泽捎去话,让他在睿王府小心一点,我一直不相信父亲是虎儿子是虫,我这个堂兄可不仅是瘫子那么简单。”

“属下遵命。”夜魅恭敬施礼,不过他觉得他的主子有些小题大做,全京城有谁不知道睿王爷是个瘫子废物,太子太小心了,但是给他一万个胆他也不敢说。

看着夜魅消失在自己的眼前,赫连青灼的眸色更冷,“绝配呀!”

“太子怎么有空过来了?”

皇后沈素凝躺在榻上,艳色的大牡丹锦绣裙衬托出明媚的曲线,虽四十有余,但是保养得当,看起来像三十岁的样子,气质高贵,怪不得皇上这几年一直对她宠爱有加,加上温和的话语,这个皇后倒像是没有架子。

赫连青冥笑的温润,旁边侍奉皇后的绿衣小丫头微微红了脸,垂头不敢再看,太子脾气太好了,笑颜如沐春风真是让人招架不住,每次都情不自禁被他吸引。

“母后说的儿臣像是经常不来看望母后一样!”微微的埋怨却有亲昵的撒娇。

“你呀!也跟你母后咬字了,再有半个多月就是你跟绯墨大婚了,会忙一阵子,以后不用老往母后这跑。”

“谨遵母后教导。”

皇后点了点头,“绯墨是我看着长大的,不仅美,最主要的是这孩子贤淑文雅,以后绝对会是皇儿的贤内助,母后欣慰。”

赫连青灼轻笑,“母后说的极是。”说完不知为何突然微微皱了下眉头。

这样的小动作怎会逃的了皇后的眼,“太子,为何锁眉,难道有什么烦心事?”

赫连青灼面露微笑,“母后,儿臣哪里会有烦心事?”

“不给母后说实话是不是?”皇后的脸微微一拉,赫连青灼似乎是十分的无奈,“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林家三小姐...”

赫连清灼没有说下去,皇后的明眸一暗,怒气渐长,此刻才看出几分皇后的气势出来,半响她控制住自己的怒气道,“她是喜欢太子,性子也令人生厌,但是他哥毕竟是将军,林丞相是你的岳父,本宫知道太子受了委屈,毕竟不能真拿她怎么样不是。”

赫连青灼低笑,“母后,儿臣这次不是为了给母后告状的,儿臣只是觉得睿王爷是不是该娶亲了,而且林三小姐的身份也是配的上王爷不是。”

皇后身子一震,脸上若有所思,很快被笑容代替,“会是一段佳话,一个王爷,一个大家闺秀,太子提的合适,太般配了。”

赫连青灼微微垂头,嘴角的不由自主扬起,他母后说话一向是这么直,是太般配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