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宠

第五章 夜遇妖孽夜公子

一路上晏倾君老老实实坐在马车上,一副霜打茄子脸让一旁的小娟很是不解想问又不敢忍了很久还是忍不住问道。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进了趟宫就变这样了?是不是有谁欺负你了?告诉小娟,小娟帮你教训它。”说完还配合的挥了挥拳头。

晏倾君听到小娟的话“噗…你能打的赢谁啊?再说了欺负我的人你打不过也不敢打,好了别操心了,我没事。”晏倾君回到府里晚饭也没吃给晏南与涂香香行过礼就回了自己房间,晏南跟涂香香看着自家女儿那样一脸愁容。

“老爷,君儿从未离开过我们身边,这样贸然进宫能行吗?”涂香香不忍心的问晏南。

“你也看到了,皇上主意已定。多说也无益,你跟君儿好好说说让她进宫要守规矩,宫中不是府中,万不可任性。”

晏南作为一家之主深知此事已成定局,在怎么也不可能改变陛下的心思,唯一能做的也只能是让女儿别太任性。

是夜,晏倾君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穿了件外衣爬到屋顶看星星。

自己来了这里那些朋友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还有自己那个所谓的未婚夫,自己就这么死了他应该很开心吧。

想到自己为他付出那么多到最后却因他而死,不禁为自己感到悲哀。

“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然会露出这么哀伤的申请,这可不像是一个小女孩会露出的表情哦……”

晏倾君听到戏谑声抬起头看过去,只见离自己几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少年十五六岁的年纪,不似南宫凌辰的冰冷,他有一双温柔得似乎要滴出水来的澄澈眸子钳在一张完美俊逸的脸上,细碎的长发覆盖住他光洁的额头,垂到了浓密而纤长的睫毛上,眼角却微微上扬,而显得妩媚.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薄薄的唇,色淡如水.一袭白衣下是所有人都不可比的细腻肌肤。魅惑众生的脸上只似显出了一种病态的,却也无时不流露出高贵淡雅的气质,手中执一把折迭纸西川扇子,配合他纤细的身材。

晏倾君瞥了他一眼就没在搭理他,坐着动也没动。那人看晏倾君理也没理自己,也不生气径直走过去坐在晏倾君身旁。晏倾君还是没搭理他自顾自看自己的月亮数自己的星星。

那人看了看晏倾君问道“小丫头你不怕我吗………”

“你是怪物吗?有什么可怕的,如果你真的是坏人,就我这小身板也打不过你,我一没钱二没色的有什么可怕的?”晏倾君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

被晏倾君鄙视了没有不开心反而还一副很开心的样子,这样晏倾君更想说这是个疯子吧?要不然怎么大半夜出门拿着把扇子,想到这晏倾君在心里加了一句古人真的是很奇怪。

那人看晏倾君不说话只是一会皱眉一会摇头的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我叫箫离夜,你叫什么啊小丫头?”

听到箫离夜三个字晏倾君顿了一下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他就是箫离夜。

“你就是被江湖人称的夜公子?”

箫离夜,江湖人称夜公子,离门门主,传闻此人神出鬼没武功了的,更有一副妖孽般的容貌。

总之江湖之中他的传闻不低于南宫凌辰,如果说南宫凌辰是一只狼的话,那么眼前的箫离夜就像是一只狐狸,随时透露着邪魅的气息。

说完这句话晏倾君就说话了,自顾自的双手撑着下巴看着星空,一轮晚月静静悬挂着,月儿的四周是数不清密密麻麻的星星闪亮耀眼。

人有的时候就是犯贱别人越是不想搭理自己,自己就会越想别人理你,此刻的箫离夜就是这种。

“你是当朝太师什么人啊?看你的年纪和穿着不像是小丫鬟,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听闻几年前太师得一龙凤胎想必你应该就是晏太师的女儿吧………”

箫离夜眯着那双桃花眼问晏倾君,

晏倾君看他一副你说话就不走了的无赖样嘴角抽了抽。

“夜公子不会半夜不睡觉专门来我太师府跟小女子聊天的吧?想必太师府也不会有你想要的东西,如果真的有你也不会在这跟我聊天了是不是?夜公子还是去办你正事要紧,小女子也该回去睡觉,最后提醒一句这身白衣似乎不太适合公子,像公子这般妖孽的人应该穿红衣,再见…不对应该是再也不见。”

晏倾君说完也不懂箫离夜有所反应,摆了摆手动作离索的跳下房顶,看来当初跟着哥哥学了一点功夫还是好的,起码这房顶自己可以来去自如

箫离夜看着消失在夜色中的晏倾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晏倾君不知道的是就因为她的一句话之后的江湖传闻中白衣翩翩的夜公子一夜之间穿了红衣,而红衣的夜公子更邪魅了,迷的所有女子为之倾倒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