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之末

第015章 街遇

圣兵国位于封魂大陆的北端,距离穆国很远,李冥二人全力赶路,也才在半年之后赶到,如今的李冥,在锻易的教导之下,已经成功达到了魂引境界,对于灵魂的控制更加的精准了,只不过这点修为,在强者如林的封魂大陆上,依旧还不够看,这一点李冥自己也明白,所以,他对自己的饿要求也愈加的苛刻,除了赶路,其余的时间基本上都花在了修炼之上。

自从李家事了,李冥就已拜入锻易门下,成为了其正式弟子,李冥现在唯一的牵挂,便是他自幼一起的弟弟,在这个算是举目无亲的世界,他对于李代无疑已经是极为看重,只不过根据他师父的话来看,现在的李代,应该处在一个很关键的阶段,就算是亲兄弟,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见面的,李冥想到此处,不由得握紧双拳,他要修炼到更加强大,以争取早日与弟弟相见。

圣兵国边城的一间客栈里面,李冥盘膝坐于床上,他的脸上,如今正汗如雨下,其脸部肌肉不断扭曲,显然,他正在冲击噬神诀第三格,按照他的估计,第二格能够达到魂引,第三格应该就等于魂士了,全身灵魂颤动之间渐渐平息,李冥成功完成一个循环,睁开双眼,呼出了一口气:“还是不够啊,师父的《导灵诀》固然是上乘,但还是不足以支撑我的修炼,看来,以后还是要以修炼噬神诀为主。”说完李冥一个轻跳,下了床就推门而出,他的师父已经早早的坐在了楼下,一个人喝着茶,不知道想些什么,李冥好奇,走近挨着坐下,问道:“师父?”锻易看了眼李冥,沉默片刻,道:“冥儿,为师不能亲自送你了,其中缘由不便与你细说,在这圣兵国有不少我骨宗分部,你可持着这道令牌,径直去寻他们,凭着这个,你应该能够顺利到达宗派山门所在。”说完袖子一抖,一枚巴掌大小的骨白色令牌出现在了桌子上面,李冥不去看这,这半年来的朝夕相处,李冥一直在锻易的照顾之下,他已经不适应这种感觉,就像是一直雏鹰,如果不能离开庇护,自己在外面闯荡,最终都只能一事无成,但是想是想,真正到了要分别的时候,终究还是有些不舍,李冥认真的望着锻易,重重点了点头:“师父,冥儿会好好修炼,您不用为我担心。”锻易脸上露出了笑意,站起身子,仔细看了看李冥,转身走出了客栈,很快就淹没在人群之中。

李冥一个人想了很久,在这个圣兵国,他打算先不去骨宗,在他看来,先进行一段时间的自我历练,了解了解这个国家的基本情况再说。

走在街上,人流熙熙攘攘,比之穆国的子临城,却是要好上太多,不说人数多少,单单一目望去,这些人里面,华服者雍容者随处可见,“大国就是大国啊!”李冥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轻叹。

忽然之间,一道声音打破了李冥的思绪,“这位小哥,我看你双目无神,额前发紫,必定是年来不顺,不妨让我为你算上一卦,去凶就吉如何?”一名身材瘦小的,粗布衣衫的青年人满脸笑意的站在李冥的前面,他的左手执着一杆小旗,上书“地永”二字,李冥愣神之间,不由得一笑道:“不顺自是不顺了,不过嘛,小生我从来不信这等无稽之说,你既能替人算命,不知你自己的命数你又可否算得?”青年一怔,他没想到李冥会突然来这么一问,不过他还是答道:“自然不能。”不等李冥说话,青年顿时热情道:“小哥不要看我寒酸,我好歹也是衍宗的外门弟子,衍宗你知道么?天下事,就没有我们算不出来的。”李冥闻此,内心好好思考了一下,但他确实阅历太少,于这衍宗也是没能听说,登时间有些茫然,青年只道自己震住了李冥,当下露出开心的笑容道:“不妨不妨,我们衍宗固然势大,但多少还是常来凡间走动,能遇上我,算是你的一个机缘,这样,我收你便宜一点,十个魂币,如何?”李冥没想到自己被他误会,不由解释道:“我没有听说过衍宗,衍宗是个什么样的宗派?”青年嘴角一阵抽搐,正要破口大骂,忽然之间,前方人群传来一阵哄闹之声,但见一名翩翩公子手执折扇,在几名无赖似地汉子的簇拥之下,拨开了人群,这公子观其相貌,自是风度不凡,行走之间也自有一番气度,与他周围的几名仆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个画面一时与整条街格格不入了起来,李冥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身前的这名青年,只觉得今天突然有些莫名奇妙了,只听得青年兀自喃喃:“乱世情魔?他怎么也来了?嘿嘿,我得好好捉弄他一番!”说完摇身一变,顿时在李冥骇然的目光之中,变成了一名曼妙的年轻女子,女子身若扶柳,肤光胜雪,一头青丝自然垂下,一只钗子适时插在其发髻之上,她整个人顿时如同天子下凡般出尘脱俗,不可侵犯,李冥使劲揉了揉双眼,他确信自己没有看错,再看周围的人,他们一个个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依旧往来如织,做着他们自己的事情,这一幕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李冥对着“女子”吃吃道:“你……你……”女子好似才省起他身边还站着一个人,当时一惊,捂着樱桃小嘴发出了一声轻呼,眼眸流转之间煞是迷人,只是这迷人不似那些个庸脂俗粉一般,而是充满了一种别样的气质,直看得李冥两眼发直,女子脸上露出笑意,也不管李冥脸上不自觉出现的红晕,她凑近李冥的耳边低声道:“你要保密哦,刚才的事情你可不要说出去。”说完一声娇笑,一个转身就往前面的公子走去,李冥只觉得在女子凑近的一瞬间,他的呼吸似乎就要停止,一股幽香传入他的鼻孔之中,这种感觉让他如在云端,整个人顿时飘飘然,不知天南地北,待到他还要再说什么,女子已然轻移莲步,款款地走向了那名公子。李冥看着她的背影,虽然知道她是一名男子,但还是看的痴了。

那名公子此刻却是没有注意到这些,他的身旁是一座精致的小阁楼,阵阵莺莺燕语自楼中传出,几名姿色上佳的女子站立在阁楼的二楼外,一个个面上半蒙白巾,面露笑意的望着楼下的公子,公子一把推开挡在他身旁的几名大汉,望着楼上的几名女子,扇子一晃,一首诗文自其嘴中传出:“静夜思雨荷,慧心无所依。任尔北风渡,思君更切时。”便说边踱着步子,这般看来,他还真的似蒙上了一股书卷之气,才子的形象跃然而出,楼下路人轰然拍手叫好,这公子面露得色,楼上一名蒙面女子轻啐道:“公子多情,只不知这楼上的哪位姐妹,有幸能得公子赠诗?”公子笑道:“诗文赠美人,姐姐们个个貌若天仙,何分彼此。”说着说着,他的脸色不由得一变,他视角余光所及之处,一道窈窕的身影正迈步走来,转过头来,这一看,他不由得呆了,他只觉得这天地之间,仿佛就只有了这一人,女子望着他,一步步的走近,看样子好像就是奔他而来,她的步伐很慢,但是举手投足之间,一股出尘的气质骤然扩散,顿时惹起了周围的一阵阵尖叫呼喝之声,人群之中,已经有一批人忍受不住,鼻孔之中喷红如柱,这公子眉头一皱,一挥手,他身边的几名大汉立刻会意,连忙分散开来,护在了女子周围,女子嫣然一笑:“奴家谢过公子,适才得闻公子佳作,偶有所得,不知公子可否不吝赐教,移驾小苑煮茶论诗?”执扇公子神色立刻一正,拱手道:“小姐相请,敢有不从?小可便听吩咐,只是这赐教一说,当真不敢愧领,你我以文会友罢了。”女子一笑,以手掩面,施施然转身而去,这公子急忙一收折扇,敛起长袍就跟了上去,他没有看见,在女子转身之时,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阁楼上一众女子眼见这公子追随那女子而去,竟没有一个人出声制止,适才说话的蒙面女子看向已经走远的众人,失神叹道:“世间竟有如此佳人,五国之内,怕也是没有几个女子能够比得上她了。”说完仿佛有些失落,径自走入了阁楼之内,留下了周围一脸诧异的女子们。

执扇公子尾随女子走入了一个胡同里面,只见这女子越走越快,他的几名随从已被远远的甩在了后面,他一个咬牙,内心暗道:“这女子怕也是来历不凡,不过,越是如此,我越喜欢。”想着足下一阵清风飘过,他的速度竟然迎风暴涨,一个跨步,就来到了女子的身后。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