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之末

第008章 六年

鹤肉入口,口腔之内立时就被一股浓郁到极致的香味充满,李冥摸了摸肚子,颇为满足,鹤肉入口即化,就仿佛喝在口里的水一样柔和,这一点他有点诧异,不过并没有过多在意,很快,一只鹤就这样被他给吃完了。

就着小溪的水洗了把脸,李冥打了个饱嗝,就想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只是走着走着,他的肚子就开始燥热,李冥不知道,现在的他,看起来就像是从炭窑里面出来的一样,浑身发红,随着这时间的增加,红色愈加鲜艳了,李冥心中如同火烧,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发胀,让他极为难受,而正在这个时候,一道闪电开始在空中凝结,而这道闪电与一般的闪电不太一样,并没有伴随着浓厚的乌云,也没有滚滚的雷鸣之声,纯粹的闪电,首尾缠绕,慢慢的就成为了一个圆圈形状,强烈的光辉顿时照耀得山涧通体发亮,就算是太阳降临,也不可能达到这个程度。

闪电圆圈成型之后,李冥只感觉浑身的热量好像受到了牵引一样,急于破体而出,他控制不了,也没有办法去管,而这个时候,闪电圈急剧收缩,化成了戒指大小,转眼就直奔其右手拇指而去,电戒的飘动并不快,李冥能够看到它一点一点的戴在自己的拇指之上,这个变化,让他心中极为恐惧,闪电的力量,他是很清楚的,这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承受的,一震哀嚎,李冥重重的甩手,想要将之脱落,但是这个戒指就是戴的很紧,任凭他使尽手段,也不能够如愿,这还不是结束,就在他这么做的时候,一道道电圈排列在一起,很有顺序的开始沿着手掌往全身延伸,每走过一个电圈,李冥就颤抖一下,而此时,他体内的热量也都更加的躁动起来。李冥忍着痛苦,身子不停打颤,忍受着一波又一波的电光扫过。

不过,在这个过程之中,他身体里面的饿热量竟然开始消解,而且并不是消失,它们全部都成为了一股暖流,随着电光闪动的延续,不断地向他每个细胞注入,李冥已经麻木了,他躺在地上,外表一片漆黑,唯有那偶尔在转动的眼珠,在表明这不是一具死尸。

这个过程很难忍受,但是李冥坚持过来了,他始终都没有晕厥,直到最后一丝暖流进入自己的身体,那闪动的电戒也终于不再放出光圈,渐渐的化为了暗红色,成为了一颗真正的戒指,牢牢地戴在了他的拇指上面,黑夜依然降临,四周阴暗的看不见一丝光线,李冥如释重负,脑袋一歪,陷入了沉睡之中。

暗夜的深涧,除了一些虫鸣之外,没有一点声音,不知什么时候,天空一个闷响,雨水淅淅沥沥地下了下来,不断击打在李冥的身体之上,他的皮肤,竟然真的是吹弹可破,每一滴雨水的落下,都让他的皮肤脱下一块,这一幕,有些骇人,但在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情的发生。

李冥醒了,现在已经是白天,他只觉得浑身湿漉漉的,让他的身体平添了很多重量,知道周围没人,李冥干脆一扯,他的衣服顿时如碎纸般被撕成无数碎片,他抹了抹脸,这一抹,立刻一声尖叫之声在山涧回荡,李冥的手上,布满了一片片的表皮,直觉告诉他,这一定是他自己的皮肤,李冥连忙跑到小溪旁边,他立刻就想知道,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

他在抹脸的时候就感觉出来了脸上有东西,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他还以为是雨水溅起的泥巴,但是刚才的那一幕,让他有些无法接受,身体上的皮肤,怎么就这样脆弱了?溪水很清澈,他的整个身形都在水面上显露出来,他看到自己脸上划成了两种颜色,一种是黑,另一种就是白,黑色的部分凌乱的挂在脸上各个部位,当他看到自己这张脸的时候,不禁愣了一下,印象中的鲜血淋漓,面目扭曲的形象并没有出现,反而是他的样貌更为漂亮了,他不顾一切,纵身就跳进了溪水之中。

一阵搓洗,他的全身顿时成为了通体洁白,不,这还不能用洁白来形容了,这样的肤色,就算是刚出生的婴儿,都不一定具备,李冥惊呆了,他不相信,自己会变成这样,捏了捏手掌,他发现,自己的力道更加强劲了,他有种感觉,自己一拳之下,就能够砸死一头牛,不过,这也实在是有些夸张,他自己都不太相信,但是总的来说,他的力量,更加强大了,他的拳头,可以握的更紧了。

畅快的游了一下,他一个撑跳,站到了岸的上面,望着右手拇指上面那暗红色的戒指,他已经猜出来了,这种变化,一定就是它带来的,这种变化,增强了他的体魄,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劲。

想了想,这个变化,归根结底,还是在彩鹤的身上,自己是由于吃了彩鹤,才导致了这一系列的变化,想着想着,他找了几片较大的叶子,简单的包裹了一下,就迈步往丛林出发,他发现彩鹤,是在树林里面,而那个地方,似乎还有一个女子,“不知道那个女子走了没?”里面心里暗暗想着,不由得脸色绯红,他还没有跟女孩子接触过的经历,以前李家的那个小女孩,他已经直接排除,她这个不算是女子,只能算是一个女娃。看着自己身上的叶子,他不禁有些害羞,他不知道那女子还在不在,倘若还在,让她看见了自己的这幅摸样……他又开始忐忑了,这种心情,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了,想去,又不敢去,但是终究抵不过那强烈的好奇心,他开始坚定了信念,不论如何,也要一看究竟。

划过杂草,顺着记忆中的方向,他向着树林小心的走去,他的步伐很慢,并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以免被察觉。走近一看,他送了一口气,因为在可见的范围之内,那名女子依旧盘膝在那树枝之上,很是安静。他走近了,那名女子的面貌,第一次真正展示在了他的面前,女子相貌极为美丽,他饶是心里已有准备,依旧是在看到的时候怔住了,怔了好一段时间,他开始猜想女子的身份,这样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她们怎么会来,而且,还在这里展开了一场战斗,那只彩鹤,来历必定不凡,否则不可能再身死之后,还能够强化他的身体,至于这名女子,想来应该也是有些身份,只是以他现在的状况,是不可能真正摸清了。

晃了晃脑袋,他的目光开始下移,在那里,树干的腹部,一柄剑深入其中,只剩下剑柄在外,在与树木交接的地方,依稀还能够看到一层七彩的颜色覆盖在上面,覆盖很完整,没有留下一丝缝隙。

李冥见证了当初的一幕,这柄剑的威力,让他怦然心动,现在的他虽然还没有修炼,但是宝剑配英雄,他不是英雄,但不妨碍他有一颗英雄一样的心。仔细端详了一下,确定那女子不会醒来,李冥悄悄的走近树干,伸手一摸,发现自己也够不到剑柄,他不由有些心急,这棵树很粗,要爬的话,明显是不可能,这条路不现实,想着想着,他突然记起来小溪那里还有一些石头,兴许把一些石头堆积起来,就能够够到那个高度了。想到便做,一个小跑,他离开了树林,直奔外面而去。

由于身体力量加强,李冥很轻松就搬来了一些大石,这些石头几乎每个的大小都比他要大,但他好像并不费力,就连喘气都没有,可见这一次的遭遇,实在是让他的力量有了不小的增进。

站在石头上面,李冥一下子就握住了剑柄,一种异样的感觉陡然而生,李冥内心一跳,而这个时候,在剑体之中,一个房间大小的空间之中,一个全身微红的女子正盘膝坐在地上,这一刻,她陡然睁开双眼,一声大喝:“谁!”

声音透过剑柄,顺着李冥的手臂,迅速的闪进了他的脑海里面,脑海嗡鸣之间,李冥的右手已经握之不住,双腿的力气也在瞬间抽空,他身子一个栽歪,从堆积的石头上面掉了下来,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李冥面色苍白,他想不到,在这个时候,这柄剑竟然还能够伤害他,刚才那一下,他的心脏狠狠一缩,就有一种窒息的错觉,不过还好,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随着撒手,他已经感觉好了许多,稍作调整,他也知道了这把剑不能轻动,无奈之下,他只能暂时放弃,深深看了一眼树上的女子,他转身离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树林里面。

转眼之间,世上几枯几荣,匆匆之间,又过了六载岁月,一道消瘦的身影坐在某个山涧的溪水之旁,他的身后,是一间茅草屋,这道身影,正是当初的李冥,六年过去,如今的他有些英俊,较之以往,已经是改变了太多,容貌之上,不仔细看,根本就不能发觉他是当初的那名孩童。

李冥并没有走,他一门心思想要那把剑,而且,他也没有地方可去,在当初失败之后,他经过长期的思索,猛然发现,自己的体内,还有一部未曾修炼的功法,抱着尝试的心态,他进入了一边摸索,一边修炼的过程之中。

这部功法并不好练,按照上面的说法,要触摸到第一层的边缘,则必须达到这个世界最初级修炼者的程度,这个阶别,被封魂大陆上的人称之为魂徒,只是他并不知道。但是他清楚,这个境界,需要自己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灵魂的存在,将这种颇为虚幻的存在,变化为真实的东西,这样,他就能够尝试去调动魂力,与天地契合,他不知道自己的资质如何,当初在李家,那场测试并没有能够持续下去,他被李源打断了,没有相关的入门经验,噬神诀上,除了一些其他的介绍,就是三层功法的内容,对于他的最初的修炼没有丝毫帮助,六年以来,李冥凭借自己的耐心,通过各种方式,苦苦探索,就这样,他发现了一条途径,有时在与那名女子对望的时候,自己莫名的摸索到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好像能够打破一直以来的障碍,但并不是每一次对望,都能够有这种效果,不过李冥有时间,每一次产生这种感觉,他就立刻放弃一切,进入到一种空灵状态,如此反复,终于在某一次冥想之中,他成功感知到了,在自己的肉身里面,飘着一团似雾似云的东西,以往没有发现,他并不在意,如今一旦察觉,他清晰感知到了灵魂与肉体的独立性,两者根本就没有融合,只是一直存在在一起。

达到了魂徒的境界,李冥的思维仿佛更为灵活了,一个念头,就能够感知到周围方圆十余丈的一切活动,这种变化,更加坚定了他修炼的信念,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李冥一直都没有什么目标,一切只是为了活而活着,如今,他知道了,他活下去的动力,就在于不断努力,沿着修炼一途不停走下去!

噬神诀第一层,是到了该冲击的时候了!李冥蓦地睁开双眼,一道宛如实质的光芒,从其双眼之中闪过。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