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之末

第004章 噬神诀

棕发碧眼,一样是高挺的鼻梁,宽松的白色长袍垂落在地,老者出现之后,双目炯炯地望着李代,不顾二人的讶色,兀自喃喃道:“天生双魄,神圣之体……”说完双目闭上,胸膛急剧起伏,似乎是想要尽快地平复忐忑的心境,要是让李家之人看见老者这副神色,他们定会大惊,在李家人的观念看来,似乎还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老者这般失态。

李代望见来人,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觉顿时弥漫在心头,的确,单从外表上看,出了面貌,其余的,都是非常相似,老者徐徐睁开眼睛,死死盯着李代,以一种几乎恳求的口吻问道:“你可愿加入我教?”李代似乎并没有听见,他很兴奋,因为他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老乡的气息,三步并作两步,那并不高大的身子很快便来到了老者身边,一双稚嫩的手掌,紧紧抓住老者的长袍,近乎疯狂的喊道:“神父,你是神父吗?回答我?”老者很开心,从李代的举动老看,他应该是不会拒绝的了,想到此处,老者笑道:“不错,我便是天主教外宗百位神父之一,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那么,我便可以承诺,送你到教皇陛下面前,得到最高等的待遇,得到最好的修炼功法。”李代高兴的道:“这里也有天主教吗?我答应,我愿意成为你们的一员。”

李冥见此,一把将李代拉到背后,努力挺直胸膛问道:“休要骗我,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想对我弟弟做什么?”老者目光骤然转厉:“任何人,都不得阻挡圣子入教。”李冥心下骇然,脚步一颤,差点就要跌倒在地,不过他的意志不允许他倒下,双手艰难的扶住床沿,他慢慢站起,就要再度理论,他兄弟二人虽然都知道对方来历,但血脉上,已经是真正至亲,更何况这几年的相处,他们之间,已然有了不一般的感情,他不能容忍自己的弟弟就这般离自己而去。李代见他还要阻挡,当即道:“我很清楚,他们的身上,有我们西方人的特性,让我去吧,我想,那里更适合我。”老者见此,单手一招,就把李代拉在了身旁,与此之时,空间再一次泛起褶皱,老者的话语隐约传出:“老夫还会在这里,你们父亲那里,自有我去说。”

李冥神色颓然的倒在了床上,说不出是一种什么心绪……

第二天很快来临,这日,李冥早早的起了床,不过说起来,晚上他也没有睡什么觉,以前没事,还能够去找李代聊天,如今,只剩下了他自己,六岁的他,第一次体验到了前世那种失眠的感觉。走到院子里,父亲李瀛已经站在那里了,只不过,他的样子,隐约之间,有轻松,也有无奈,见李冥来,李瀛微微一笑,只不过,这个笑容,怎么看怎么苦涩。李代走上前来,头埋得很低,他不知道怎么去说李代的事情,李瀛似乎也知道他的想法,于是劝慰道:“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弟弟这次跟随神父大人,是他自己的一次机缘,我们父子,也算是沾了他的光。走吧,宗族入谱,我们延误不得。”

李冥松了一口气,父亲这样说,那么,就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两人略作休息,便往家族祖屋走去,一路上,李冥也看到了如他一般年纪的人,谨此一点,也足以看出李家人员众多了,当然,这里面,也有不少像他一样的外支,而这些外支族人们,似乎底气都不是很足,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面,他们难免忐忑,不过,依旧有不少人目光坚毅,他们也都抱着希望,希望自己能取得那四个名额之中的一个,从而能够有机会踏入修炼一途,这样,不仅自己可以强大,家人也都能够过上好的生活。

李家祖屋很是恢弘气魄,屋堂前面,是一个宽阔的走道,走道两列,摆放着整齐的座椅,座椅上面,此刻已经坐上了很多人,而更多的人,则是站立在一边,由此看来,能够坐在座位之上的,多少还是有些地位,李瀛领着李代从人群之中走出,站在了走道上面,没有理会其余人的目光,二人径直就往内堂走去,李代左右望了望,从这些人的目光之中,他看到了久违的尊敬,此刻,他才真正感受到了,父亲这个十五长老,是真正的长老,而不是什么虚名。他知道,这一切,或许都是缘于他弟弟的功劳。那名老者,他基本上已经确定,他就是父亲所说的李家修炼者,弟弟被他如此中看,他父亲受此尊敬,也是理所当然。

进了屋内,一名华服中年男子笑着走出,亲切的招呼道:“三弟,来来来,快里面坐。”说着做了一个让的手势,李瀛客气回礼,便带着李冥寻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那名华服中年人,正是李家家主李源,此刻李源正坐在座首第一位,首位之上,正是那名棕发白袍老者,白袍老者环顾四周,俯首对李源说了几句话,李源听后便即朗声道:“族内入谱仪式开始,六岁子弟,从核心子弟开始,直到外支,依次排列上前,接受大人书名。”这时,已经由一名老者快步走出,到堂外去安排事宜了,却见堂内,十余名少年孩童快步走出,李冥正在发愣,突然感觉父亲推了自己一下,他有些不解,正此时,老者似乎也看到了李冥,便道:“李冥,你本是家族核心子弟,如今正式归族,速速上前。”李冥恍然,便即随着那些孩童一起,跪倒在老者面前。

这个仪式,说起来也简单,老者在每一人头上取下一根发丝,然后不知用什么手段,但见这头发在老者手中自行溶解,然后化为一个个的人名,再飘到一本暗黄色的书本里面,按照父亲的说法,这个是一种印记,有它在,则自己的身份就得到了承认,而只有当一个人死去的时候,它就会消失。这也算是神奇的了,而通过这种方式,也无形之中向李家人展示了一种属于修炼者的能力,通过这个,能够激起他们对于修炼的向往之心。

每一个人的过程都不算长,不过胜在人多,所以还是持续了很长时间,而且还没有结束,对于耐不住无聊的李冥来说,他是不可能把时间都耗在这间房子里面的,早在他的仪式完成的时候,他就自己一个人四处去逛了,正好,对于李家,他还不够熟悉,怎么说,他如今也算是李家的核心成员了,正好趁着这个时间四处看看。

走着走着,半天了,他也没能够找到什么好玩的地方,就在路过一个花园的时候,一只蝴蝶翩然飞过,他饶有兴致的看着它在面前飞来飞去,也没有去抓的意思,正在这个时候,一个梳着两条羊角辫的小女孩跑了过来,她的手上还拿着一个网,也许是跑了很久,气都没有喘匀,李冥看着好笑,也加入了抓捕的行列,不过,他自己究竟也就是一个小孩,心智上去了,行动上还是不够,就在这时,这蝴蝶突然之间就直扑李冥而来,李冥看的好奇,但还是直觉性的伸手去捉,诡异地是,这只蝴蝶,竟然直接透过了他的手掌,眼看就要钻进他的脑海,这一切李冥并不知情,他只看到蝴蝶在自己的手中不见,但在小女孩看来,蝴蝶是直奔其头部而去,而且在飞近的同时,蝴蝶的形状急剧扭曲,立刻就变成了一根锋利的银针,这只针如果插下去,后果恐怕不堪设想,小女孩受不住刺激,惊叫一声便晕了过去,她没有看到,李冥的头皮上面,一层青色的光晕突兀产生,银针在触碰到光晕的刹那,去势当即一顿,接着就像是被吸附住了一样,大小不断缩减,而这个时候,银针也变回了本体的蝴蝶模样,蝴蝶使劲想要挣扎,但无论怎样,都不能够摆脱,起初,它还能够坚持,到了后面,蝴蝶渐渐力竭,逐渐发出一声声的凄厉惨叫,李冥脑海不受控制的透支精神,他自己发现了这一点,想要去阻止,但是发现自己根本就无能为力,这一切,似乎有一个东西在自行流转,渐渐地,随着精神透支的越多,他感到很是疲倦,而就在这个时候,蝴蝶的凄厉叫声传到他的耳朵里面,让他似乎又处在一种清醒状态之中。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冥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蝴蝶发出了最后的一声不甘的惨叫,便化为精纯的能量,渐渐渗透到了他的脑海里面。

李冥的脑域空间,此时一篇模糊的文字正急剧震动颤抖,一股股能量不断注入,随着这个过程的持续,渐渐地,在这个李冥苦思许久而不得解的隔膜上面,开始布上了一些裂痕,一开始只有一条,最后变成很多条,裂痕慢慢变大,终于,“咔”的一声,隔膜化为粉碎,一篇清晰的文字出现了,它的最左边,三个金色的大字散发出无尽的金光:噬神诀!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