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之末

第003章 李家

这话一说出口,立时如平地炸雷般,惊的两人同时一跳,李冥几个疾步,便穿过杂草,来到了一处空地,空地之上,李代神色阴沉的望着他,两人虽说年纪不大,但表情上,已经是较为明显了,李代冷声道:“你跟踪我?”李冥径自走到他面前,席地坐下,哈哈笑道:“老弟,别这么冷,这世间最难得的事情,就是能够遇到一个知己,今日,也算是了了我的一桩心愿。”李代一阵无奈,不过还是问道:“你果真没有跟踪我?”李冥闻声有些不快:“我虽然觉得你不对劲,但也不至于如此。”李代这才释然。

两人这数年来,可以说是各怀心事,如今机巧之下,解开了心结,有些话说起来,也不是那么拘谨了,只见李代道:“当初在地府,我们已经见过了,说起来,我还是承了你的情,若不是你,我现在还在受罪,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冥前世较为沉默,但自从转世之后,性格之上倒是变了许多。李代话声才落,李冥鄙视道:“什么,你现在是李代,我问你,你是地球人吧?英国?”李代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平静了:“不错,既然你能够听懂我之前的话,应该也是地球人,你是亚洲哪儿的?”李冥沉默半晌,忽然有些玩味地笑道:两人对视一会儿,就这么突然地笑了起来,笑声传出很久,这夜,他们聊了很久,只不过,后山树木较多,距离也不算近,这才没有惊醒家人。

第二天一早,家门前面,一辆马车已经停在了那,李瀛早已穿戴整齐,两兄弟动作也不慢,很快也随着管家走了出来,三人话不多说,上了马车,就直奔城内而去,唯有一道身影,伫立在门口,望着马车远去,渐渐地消失在了目光之中,这个人,是李冥二人的母亲,李瀛的夫人,林秀。

车马速度并不算快,走了半日,一道厚实的城门轮廓,已经出现在了马车的前面,城门门口,站立着两列精壮的士兵,士兵手中皆握长戟,戟尖之处,一块金铁之物泛着深冷之气,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是传出了刺目的冷光,让人不敢逼视,城门之外,一杆大旗迎风飘荡,旗上一个大大的熊字,表明了这些兵士的身份城主府府兵!平日此处也有府兵,但却没有今日这般多,这一切,只因为李家即将到来的一场家族盛事!李家,身为城内大族,已然具备足够的资格,让城主府出动士兵维持秩序。

车马渐渐近了,李瀛不动声色,挑起帘子,盘查的兵士一见马车上的李家字样,便已明白来人身份,只不过,该有的程序还是要走,只见一名身着银恺的军官走上前来,笑道:“哟,十五长老,您老真是姗姗来迟啊,好久没有见了,您这阵子,可是在忙些什么?”李瀛望见对方这副嘴脸,将这表面恭敬,实际上颇为不屑的目光收入眼底,微笑道:“是有一些事情,一直无暇进城,熊队长,你我改日定要好好畅饮一番。”二人言语片刻,只见这熊性队长一挥手,拦截在门口的士兵便自动让了开来,马车缓缓地进了城。

一名长相阴翳的士兵望着车马进城,谄媚的走到这名队长面前道:“这李家野种也敢前来内城,真是痴心不死,还以为他儿子能够鱼跃龙门呢,还是队长心慈,不惜耗费时间跟他们搭讪,要是我呀,说不得还要好生折辱一番,哪能那么便宜的就放过了。”熊队长低瞥了这名士兵一眼,笑道:“小王啊,你这话虽不错,但凡事啊,还要长个心眼,这十五长老倒没有什么,他有两个儿子,说不定就会有一个能够入得那位大人法眼,你们瞧见没,他的二公子,长相可是与那位极为接近,也许就有着什么渊源,这次,我心情好,就不计较这么多了,李家的事完了,由得你们去整,现在,都一个个给我打起精神,莫要出了什么乱子。”几名士兵闻言腰杆一挺,立刻不再多言。

马车走的并不快,那些人说的话,也都一字不落的掉进了李冥几人耳中,李冥面有怒色,看这样子,似就要冲出去,李瀛死死抓住他的手,神色阴沉之间,阻止了他的行动,李代也是不快,不过,看到父亲如此,他知道应该有着什么苦衷,只是这一切,就不是他此时能够询问的了。

李家并不难找,没有多长时间,几人已经在一处颇为壮观的府邸之前停了下来,李瀛三人站在门前,望着那门前的石狮与高耸的大门,几人面色都是有些复杂,从小,李冥二人就知道,他们是这个家族的族人,但是,却是一直没有机会来此,倒不是他们不想来,而是这个家族,并不欢迎他们。李瀛走上前去,对着守门的两位青年仆人抱拳道:“李家李瀛,携子前来上谱。”其中一名青年见状轻蔑道:“李瀛是吧,这么多年不见,还以为你死了呢。呵呵,进去吧。”外人如何嘲讽,他可以忍,不过,族内仆人如此,他就不能忍受了,多年的冷眼与无视,让他心里堆积了不少怒气,此刻受激,这种心底里的傲气顷刻间就被引发了出来:“堂堂李家的十五长老,也是你这狗奴才可以肆意评说的,若再出言不逊,本长老就要当着李家众人的面,好好惩治你。”这话一出,另一人就觉出有些不对,立刻上前赔笑道:“十五长老勿怪,请进。”李瀛这才面色稍缓,带着李冥二人进去了。

李家很大,房舍很多,单单自己去走,真不知道要走多久,不过好在这一切,李瀛都还算熟悉,几人绕着绕着,就到了一处较为偏远的院子之中,李冥二人都清楚,一路上也都没有说什么。仪式就在明日,这么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只是,我不犯人,却偏偏有人来犯我,几人才进院内,就有一道颇为嚣张的声音传了过来:“李家杂种,你也敢来这里?”李瀛几人面色铁青,望着院外,却见一名白衣少年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跟在他后面的,是一群年纪相仿的少年男女,估摸着也是李家嫡系之人,李瀛望见来人,冷冷道:“我好歹也是你的叔叔,这个样子,是不是有些没家教了?”少年闻此,顿时勃然大怒,对着外面就喊:“来人,来人!”立刻,就有十数名家奴聚了拢来,其中一人低头问道:“二少爷,请问有什么吩咐?”少年单指指着李瀛,怒声道:“看见了没有,给我打,狠狠地打!”仆人听见这话,抬头一看,这才知道,二少爷指的人,就是李瀛,李瀛这个人,家族已经基本无视,不过,好歹名誉之上,还是家族的长老,这么做,他感觉不太妥当,于是重新问了一遍:“二少爷,你确定真的要打?”少年一个耳光立时甩了过来:“我的话你都不听了?再不动手,你们知道后果。”

一众仆人这时再不怀疑,一个个纷纷撸起袖子,就往李瀛奔来,几人立刻便动上了手,但见李瀛一声大喝,双手一握,目内竟然闪过一片幽光,双方眼看就要剑拔弩张,骤然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从屋子后面远远的传了过来:“李家之人,禁止内斗!”声音充满威严,一种无可抗拒的感觉从所有人心中油然而生,李瀛双手一收,目光恢复了清明,家仆们也都后退几步,少年皱了皱眉,有些不甘心,但是那道声音的拥有者,实在是如一座山般,压在所有人心头,让他们不敢有丝毫的违逆,重重的哼了一声,道:“你们等着瞧。”说完拂袖而去。

片刻,院内只剩下了李瀛父子,李冥二人刚才可是很清楚的看见了,他们的父亲,竟然给了他们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那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有的,这点,李冥非常肯定,这是一种直觉。

李瀛没有过多解释什么,深深望了望后面,叹一口气,吩咐二人进屋休息。而自己,则是独自一人走了出去。

李冥和李代并躺在床上,李冥道:“小代,你说我们是不是来错了?”李代很直接回答道:“大哥,你我都是两世的人了,这些个事情,想必也都清楚,该来的,还是逃避不了,毕竟,我们身体里面,还是李家的血脉。认祖归宗,这个在你们中国人来看,是很重要的,你就不要多想了。”李冥闻言一笑:“这你都知道?”李代道:“略微知道一点吧,要不是去了你们中国,我也不会死了。”言语之间,竟然是有些哀愁,李冥知道触动了他的心事,也没有再问,只是搂着他的肩膀。

这时,房间之内的空气突然开始沸腾,这个变化,让二人同时大惊,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沸腾的空气,慢慢的汇聚,渐渐地,空气在汇聚之中开始凝实,一道佝偻的身影,就这样出现在了二人的视线之中。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