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朕的皇后不一般

第17章脸都红了

这时几个小厮将装了大半桶的药水抬了进来,放在了灵曦的床前大概十步远的地方。

怜儿见药浴准备好了,便走到桌前,端起桌上的药罐子,将药罐的盖子揭开,把里面的药渣撒进了浴桶里面。做完这一切,怜儿看向躺在床上的灵曦,药浴必须在通风的地方才能有更好的效果。而且这个房间离床最近的窗子就是这里了。

但是,小姐的床又离得那么远,自己也没有内功,定是无法自己一人把脱掉衣服,然后再把小姐弄到浴桶里的。且药浴的同时还需要保持浴桶内温度不下降,这可如何是好?怜儿急额前开始冒出密密麻麻的汗。

“怎么了?”空祁袁野斜眼,见怜儿在一旁忧心匆匆的走来走去的,便问道。

“坊主,是这样的,药浴必须在通风的地方才能有更好的效果。而且这个房间离床最近的窗子就是这里了,但是我没有能力将小姐脱了衣服后,在将昏迷的小姐弄进浴桶中”说道这里怜儿的脸红了红。

有些不好意思的继续说道:“且药浴的同时还需要保持浴桶内温度不下降,要想保持浴桶内的温度不下降的话,就必须要一个内力雄厚的人来帮忙才行?且不说我没有内力,就算我有内力,但我还要给小姐施针。这可如何是好啊?”怜儿说着说着便开始哽咽了起来。

有些懊恼的道:“都怪我,早知道就不让小姐出来了,这下该如何是好?”

“好了!都准备好了吗?你先去把你家小姐的衣服脱了,我来帮你保持浴桶的恒温”空祁袁野对着哽咽的怜儿有些不耐烦的道。遇事就知道哭的女人,最让人受不了。

“可是……”可是你是一个男子啊,怜儿顿时有些犹豫了起来。

“还可是什么,还不快去?你家小姐的性命重要,还是你家小姐的的名誉重要啊?还愣在那里干嘛?还不快去!”空祁袁野见怜儿到了现在还在担心这种无聊的事情,心底不禁的翻着白眼。

“好了,到时候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快点去吧。”见怜儿还是站在那里,空祁袁野顿时有些头痛得道。

怜儿听空祁袁野这样说也就放心了,便急步向床上的灵曦走去,开始脱灵曦身上的衣服……

一刻钟之后怜儿吧躺在床上的灵曦身上的衣服脱了之后,起身看向空祁袁野。

“坊主,好了。”

空祁袁野见怜儿已经帮灵曦脱完衣服,便举步向床上裸身的灵曦走去,当空祁袁野走到床前,看向躺在床上的灵曦时,一瞬间,眼底闪过浓浓的惊讶与不可思议,心不由得划过一种酸酸的感觉,那抹感觉来的快,去的更快,随即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让他没来得及去抓住这种感觉。

眼前雪白的酮体,浑身上下布满了血肉模糊的鞭伤,从鞭伤狰狞的程度,便可以看出,挥鞭的人该是怎样的用力,心狠,才能将床上的女子打得如此,让人看了都为之心酸。

弯腰,将手分别穿过灵曦的脖子和腿,小心翼翼的将怀中的灵曦抱起,转身走到放在屋中央的浴桶旁,将怀中的灵曦慢慢的放进浴桶中。

然后转身向身后的怜儿说道“怜儿姑娘,过来准备开始了。”

“嗯好”说罢怜儿便小跑向浴桶。

将灵曦放好后的空祁袁野,看着跑过来的怜儿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然后将瓷瓶中的白色粉末倒进了浴桶中。有些疑惑的问:“你倒的是什么?”

“回坊主,是凝伤粉,药效是加速伤口愈合和消除疤痕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你居然随身携带这种药,你家小姐以前经常受伤吗?”空祁袁野眼中有些疑惑的问道。

“嗯,是啊,在家中的时候,小姐经常会被夫人和三小姐“欺负”。”怜儿一边将银针从怀里掏出,一边地空祁袁野道,并没有对空祁袁野有所隐瞒。

空祁袁野听罢,便心知肚明了,怜儿口中的夫人就是将军夫人,而三小姐,想必便是将军府的三小姐独孤灵瑜了。

“好了,坊主,要开始了,做好准备。”怜儿站在浴桶中的灵曦的背面,对站在浴桶对面的空祁袁野道。

空祁袁野听了怜儿的话,对怜儿点了点头,便开始气运丹田,用内力将浴桶包围着。怜儿也开始对着浴桶中的灵曦针灸。

时间慢慢的过去了……

怜儿依然在对灵曦施着针。

空祁袁野依然将体内的内力源源不断的传向浴桶。

而灵曦则受着内外夹击的医治,苍白的脸上更是显得毫无血色。三人均是额前冒着密密麻麻的冷汗,却没有去理它……

三个时辰后——怜儿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对面正对着浴桶传内力的空祁袁野。

“好了,坊主,你可以开始收功了”语落,自己也开始收针。

空祁袁野听了,便收了内力,调息片刻后。

走向浴桶中的灵曦,将其抱到床上后,走到怜儿身旁,有些担忧看着浴桶中任然混你的灵曦。

“怎么样?独孤小姐没事了吧?”

怜儿抬眼,看着眼前神色疲倦,面色长白的空祁袁野。感激的欠了欠身。“嗯,小姐只要能在明天中午之前醒来便没事了”

顿了顿,随后看像满脸疲倦的空祁袁野。

“坊主消耗了过多的内力,还是回去休息休息吧”

见怜儿这样说,空祁袁野也确实很累了。便道:“也好,若是独孤小姐醒来便让管事叫我。”说罢不等怜儿回答便走出了房间……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