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朕的皇后不一般

第16章比司空悯长得更为“绝色”的男人

怜儿跟着前面带路的赌坊小斯走在赌坊二楼走廊,前面带路的赌坊小厮走到一间虚掩着门的房间前停下对怜儿道:“怜儿姑娘,独孤小姐就在这里面,你就自己进去吧,我先下楼了。”

“嗯,好的,多谢了”怜儿对小斯笑笑,客气的道。

“怜儿姑娘不必客气”小斯朝怜儿笑笑,说罢便转身走下了楼。

抬手,轻轻的推开眼前这间染着红漆的房门,怜儿抬步走进房间。房间并不是很大也不算小,一进去便可以看到摆在屋中间的桌子。微微侧过头,见自家小姐躺在房间尽头的床上。

慢慢走近,看着小姐皱着的眉头。伸手,在灵曦的眉间来回的抚平,直到皱起的眉头慢慢平和。

坐在了床前,将自己的手灵曦放在被子外面的手腕上,感觉和刚刚在赌坊楼下的时候把的脉没什么大的变化。

不禁皱了皱秀气的眉头,有些婴儿肥的脸带着浓浓的担忧,小姐从小意志力就薄弱,也不知道这次,小姐能不能坚持下去。起身将被子外的手放进被子里,怜儿看着灵曦,自己比小姐大了三岁,和小姐在一起自己仿若是小姐的姐姐般,处处的保护着,但还是会让小姐受伤。

怜儿握紧了拳头,宫主,你在天之灵,可一定要保佑小姐度过此次的难关啊。

这时,房外传来一声敲门声,“咚咚咚!”房间外,空祁袁野端着药罐子敲门。脸上没有方才的犀利,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淡然和浅浅的温文尔雅之气。

回过神,怜儿转身向房间的门走去。

打开门,见是空祁袁野。怜儿忙侧开身,给空祁袁野让路。轻声询问道,“坊主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独孤小姐,顺便就把熬好的药渣拿上来。”空祁袁野走进房间,将药罐子放在了房间的桌上。

“你家小姐怎么样了?”空祁袁野转身,看向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毫无生气的灵曦,蹙了蹙眉,然后,有些担忧的对身边的怜儿问道。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一定不能让这独孤小姐出事,不然自己以后定会后悔的。

“多谢坊主关心,小姐现在的情况不怎么好。虽然体内散乱的内里是稳住了,但小姐的外伤是个大问题。等会儿药浴的时候,怜儿还会帮小姐针灸。只要药浴过后便会没事了。”怜儿感激的朝空祁袁野笑笑,也转过头,看着自家小姐,声音带着微微的担忧。

顿了顿,怜儿低了低清秀的眸子,继续说道,“但是,外伤的药浴和内伤的针灸对小姐来说是极其危险的,一来小姐体弱”

“二来,小姐以前的意志力就很薄弱,假若这次小姐没有熬过去的话,那以后小姐的一生,就会在病痛的折磨下渡过了”说着,怜儿的眼睛又红了红。只要一想到小姐会挺不过去这次的难关,心里就难受。

“是吗?可今天看独孤小姐使用体内散乱内力的时候,那意志力可是很强的呢!”空祁袁野看着躺在床上的灵曦有些意外的对怜儿说道。

“这个,怜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其实,这也是怜儿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怜儿抬首,也顺着空祁袁野的视线看向床上的灵曦,蹙着眉头思考着。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