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朕的皇后不一般

第14章悸动

“在整理好之前,独孤小姐就先在我的房间接受治疗”说罢便将灵曦打横抱起,向楼上走去。

“是,坊主!”管事答道,便要向赌坊的后院走去。

“等等!”怜儿望着准备向后院走去的聂宁出声叫道。

“聂管事可否将赌坊的纸笔借我一用?”

“怜儿姑娘不必客气”说罢对一旁的小厮道:“李京,你去将纸笔拿来”一会儿,李京便回来了,手上拿着纸笔文墨。

怜儿接过纸笔,开始在纸笔上一边写着药方,一边对聂管事道:“聂管事,等我将药方写好后麻烦你让人去药房照着药方上的去买好后,熬成药水,要分要分两份熬,一份熬水,一分熬药。药水要浴桶装,弄好后让人抬到楼上。”说罢将写好的药房交给了聂总管,便转身上楼了。她需要看看小姐的情况怎么样了。

抱着灵曦的空祁袁野皱了皱眉头,这女子的体重怎如此轻盈,仿若自己抱的不是一个少女而是一个八九岁的孩童般,真是有些好奇,她平时是吃的是什么?也不长点肉。

上楼后,空祁袁野一脚将自己的房门踢开,然后走进屋内,将灵曦放在了自己的床上,将灵曦的布鞋脱了放在床前,帮灵曦盖好了被子后,捻了捻被子,走出房门,将门微微的掩起。

走在在楼梯的转角处,空祁袁野却在楼梯的阁楼间听见了陈太医那熟悉的声音,便停下了脚步,听这里面的对话。

“怜儿姑娘,请问,你的医术是谁教你的?你与那个教你医术的人是什么关系?”陈太医有些激动的脸色微红的问着怜儿看着眼前的陈太医,刚刚赌坊的管事告诉自己这个“陈大夫”是他们坊主请来给小姐医治的,但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会医术,所以才让管事将陈大夫请来的。所以这个陈大夫该是没有恶意的。

于是便道:“陈大夫,怜儿的医术自是怜儿的师傅教的,陈大夫有什么疑问吗?”怜儿有些疑惑,毕竟,万事小心是宫主临走前千叮万嘱的。

“不,我只是看怜儿的姑娘的医术很高,所以有些急着想请教请教,脸儿姑娘知道的,老夫身为大夫,自然希望多学些医术。”

“况且,刚刚看怜儿姑娘的针灸手法和江湖上消失已久的“玉面神医”冷凝月极为相似,所以老夫这才唐突的来问问怜儿姑娘,因为在一次机缘巧合下,玉面神医曾经指点过老夫,所以老夫才有了现在的成就。所以希望怜儿姑娘告知老夫玉面神医:冷凝月的下落。”陈太医面色诚恳的说道,想见冷凝月不仅想报答,而且还是有私心的,毕竟自己从当年遇到冷凝月开始,自己便迷恋上了这个冷艳的女子,至今难忘。

“原来如此,不瞒陈大夫,家师正是玉面神医:冷凝月,但,家师早在十五年前就已经去世了。所以,很抱歉,陈大夫……”怜儿有些动容的道。

“啊?什么?令师已经去世了?那怜儿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当别人家的一个丫鬟呢?”陈太医有些激动,随后似乎想通了一般,慢慢的平静了下来。看来自己与凝月始终是有缘无分啊,遗憾的是自己居然到现在才得知她已去世的消息,罢了罢了。也许是自己太过强求了。

“陈大夫,其实怜儿刚刚救的女子便是我师傅的女儿,名为,独孤灵曦,是将军府的四小姐。只是当初师傅因为身份的问题,所有便装成了青楼女子,才嫁进将军府。但师傅生下小姐之后,被奸人所害,所以小姐在将军府的日子备受欺凌。”

“这次小姐身上受的鞭伤就是将军府的将军夫人和三小姐所打的,小姐这次甚至伤到了脑袋,导致了失忆。将以前的事也忘完了。”怜儿说着说着不禁开始哽咽起来,若是平时怜儿定早就开始哭了,但是这次她强忍着眼角的泪意,因为小姐说过不管任何时候都不可以轻易的掉眼泪。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