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朕的皇后不一般

第8章PK将军府大夫人第一回合

走出金蕙兰的院子后并没有直接回自己的院子里,而是带着怜儿走出了将军府的大门。

因为她知道,等金蕙兰他们反应过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定是去婉居找自己算账。今天也的确是立了威,所以他们在冲动的去了婉居后,见自己不在的话,定会冷静下来,然后回去从长计议,所以,今天该是不会有什么事了。

而自己应该趁着这个时候出去挣点钱,不然就不能实施自己的下一步计划了。停下脚步,转身问了问怜儿身上有多少银两。

怜儿回道:“小姐,怜儿身上只有一两银子……”怜儿脸庞被独孤灵瑜打得有些红肿,看的灵曦有些心疼,但却没有表露出来。

出了将军府后让怜儿直接带着我来到了京城最大的一间赌坊。

在自己还是杀手的时候自己就被训练过赌,可以说只要是更赌字有关的,自己都是样样精通的。因为自己通常刺杀的目标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刺杀的时候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喜欢或是热爱赌,所以通常这类似于赌一样的娱乐都是自己接近目标时候的工具。

赌不论是在古代,还是现代,都是最来钱的一个地方。且身份地位不一般的人也多,特别是像这重大型赌坊的老板的身份定然也是不一般的。

在进赌坊之前灵曦看了看赌坊的招牌‘赢生赌坊’,微微一笑很有丝丝阴谋味道的想到‘这名字不错’。

走进赌坊后便直接就向人最多的那一桌走去。“大、小、大、小。”远远的就看到一群男子围在一个大型的赌桌旁大喊大叫着。

而且赌坊里也弥漫醉生梦死且奢靡的味道。原来,这堵的是骰子啊。灵曦看着那摇骰子的男子,跟着加入了赌局中。怜儿站在灵曦身后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家小姐。

之后便是灵曦在赌桌一直的赢着。赢得后来那些投堵的人看着灵曦买大,他们也就跟着买大。灵曦卖小,他们也就买小,灵曦赢的银子也越来越多。

赌坊的管事见事情不妙,便急急的上楼向着坊主的房间走去,管事站在坊主门外,微微地弯着腰,侧身站在门外,对着房内道“坊主,不好了!”

门内的坐在摇椅上的人闭着眼,微侧着耳朵,听着门外管事凌乱的脚步,传来有些不悦的声音:“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他当初开赌坊的目的就是让自己在每日国事下能放松下自己,偶尔出来看看这间赌坊,这会让他感觉好很多。

“坊主,有人闹坊了,是个极其厉害的角色。且还是个女子!赌坊所有散的银两都快被输完了,所以……坊主,还请你下楼主持主持大局。”

门外的管事恭敬的道,这件赌坊的老板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这可是当今的圣上啊。这叫自己怎能不恭敬以待。

这整个赌坊就自己知道坊主的真实身份,就包括自己也是在前不久的一次意外才从而得知的呢。空祁袁野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女的?一个女的竟然有这般赌技。一般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一个便是久经赌场的赌鬼、另一个便是堵得高技巧和高思维的头脑、且还是有目的性的来到堵坊的。

空祁袁野起身,戴好银色的半脸面具,面具下的薄唇有些饶有兴趣的邪笑了下。

向着赌坊管事的影子走了过去,打开门,对弯着腰的管事道:“聂宁,走,我们去会会这个厉害的女子。”说罢便自顾自的走在了前面。

“姑娘,你……你这次要买什么?”摇好了骰子的小厮有些愁脸的道。

“这次啊?买什么呢?大?不……也许该小?嗯……不对,还是得大!对,我要买大。”灵曦秀眉微皱,一手食指放在下巴处,祥装一脸苦恼的道。

怜儿站在一旁,看着自家小姐如此,明亮的大眼里有着无奈,但更多的是支持,一种绝对的支持,因为小姐无论做什么都会有她的理由,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这时从楼上下来一个脸上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男子身上带有一种让人望而生畏的王者霸气,令人不得不臣服于他的气场。

男子身后跟着一脸尊敬的赌坊管事,顿时,赌坊内变得鸦雀无声,赌坊里的所有小厮都停下手里的工作,对下来的男子低头叫道:“坊主!”

下来的男子直接无视了他们的存在,微微偏头看着赌坊里的两个女子,一个明显的丫鬟的装扮的站在人群的外面,而另一个长相绝色女子则在一堆男人的中间,抬头望向自己。眼中没有一丝丝的惊讶,有的只是胜利的微笑。

空祁袁野对灵曦着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了灵曦的面前,眼里带着审视的目光对灵曦说:“看来那个被管事称为厉害的人想必就是这位小姐了吧!”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语气。看着灵曦的眼睛一丝算计的光芒的快速的闪过。对灵曦不禁有些感兴趣了起来。

灵曦坦荡的用眼睛和站在自己面前的空祁袁野对视着简单地说了一句“过奖,只是随便玩玩罢了。”

一句话看起来是在示弱,实则是大胆而狂妄的向自己挑衅。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可以独自一人来满是男人的赌坊,可以轻而易举的就赢得众人的叹服,轻而易举的让自己对她感兴趣(某作:野野同学很少对女人感兴趣、很少有想要接近一个女人的想法)

灵曦心里有些纠结,为什么这古人都像电视上演的一样,动不动就喜欢蒙面或带个面具。怎样?觉得这样很帅吗?还是长得太丑,没脸见人啊!(某作:曦曦你错了,人家不是长得太丑,恰恰相反,人家是太有脸了,所以才带那个帅帅的半脸面具哒)

尽管灵曦心里这么想着,但脸上却没有表露心里的任何想法,不得不说,这面具男虽然把脸遮住了,看不到,但他的身材还是不错的,大概有180的身高,体重大概有140斤吧,看样子还是个“材男”啊。

面具男自己我介绍道:“在下行姓空祁,名袁野。敢问姑娘姓甚名谁?”

一旁的怜儿听空祁袁野这样问,不由得对灵曦道:“小姐……不要告诉他”在古代,女子未出嫁时,名讳只能是家人知道和叫的,出嫁后也只能是夫君和夫君的家人才能叫的。所以怜儿才会这样对灵曦说。

灵曦理解的给了怜儿一个方形的眼神,然后才对空祁袁野道“本姑娘姓独孤,空祁公子可称本姑娘为独孤”不是商量的语气,而是命令般说着。

空祁袁野也不介意,便直入主题的道“小姐如此本领再在袁野这赌坊堵下去,我再不出来我这赌坊岂不是要关门大吉了”

灵曦听他这话便知道大生意来了,也就顺着空祁袁野有些玩味的道:“哦?是吗?那你想要怎么样呢?”

“呵呵,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我们来堵,但不同刚才的这些赌法,赌注是一万两。”正在看戏的人们,听到空祁袁野这样说道,知道有好戏了,便向他们围了过来。

“如若独孤小姐能赢了在下,在下自然便将赌注给与独孤小姐”说罢顿了顿才继续道:“倘若独孤小姐输了,那在下也不说多的,将你刚刚赢的银两给袁野就好”说罢有些若有所思的看了看灵曦。

“好,说说堵规吧。”灵曦心里不禁有些想偷笑的感觉,以前自己的赌术在组织里可是最厉害的。自己这次可是要只赢不输的。

说完便灵曦有怪异的看了空祁袁野一眼。空祁袁野也没有在意,走到一个空着的赌桌旁,一屁股坐在了赌桌上,便继续道

“这次由我们当执骰人,只不过,由对方说点数。看谁摇的最接近点数,或摇出相同的点数是最好不过的了。但是大了点数的也算输,三局两胜。怎样,可以开始了吗?”灵曦也走到赌桌旁,有些调皮的耸了耸肩,挑眉道“开始吧”说罢就像空祁袁野一样,一屁股坐到了赌桌上。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