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贪欢:捡个总裁抱回家

第1章 难逃此劫

酒吧。

光线昏暗的包间里,烟雾缭绕,酒气熏天,周曼纯厌恶的蹙了蹙眉头,很不喜欢这里的氛围。

赵天宇穿着一身纯手工定制的限量版西装,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股稳重,但他挂在脸上的笑容却邪肆着,举起酒瓶,他给她倒了杯酒,不怀好意的说道:“小纯,你今晚就陪王董喝点酒,他最欣赏你这种才女了,待会儿你上去弹奏一曲,我保证你能拿下这笔生意。”

周曼纯抬起眸子来,眼神复杂的盯着面前的人,接过他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赵天宇可是她交往了三年的男朋友,如今却要她去陪一个陌生的老男人喝酒,她憋屈的隐忍着,眼眸轻颤。

赵天宇看穿了周曼纯的心思,继续笑道:“小纯,你放心吧,有我在,不会出事的。”他拍拍胸脯保证道。

前不久,周家生意落败,一夜之前负债累累,周曼纯刚回国不久,但是对于家中的生意不是很了解,反倒是她的男朋友赵天宇,一直在周氏集团上班。

赵天宇告诉她,王董的生意做得很大,只要她能说服王董,就能拯救周氏集团,周曼纯不忍心父亲的半生江山毁于一旦,只好硬着头皮来到这里。

酒吧里的重金属乐器交织碰撞,音乐声震耳欲聋,透过门缝看去,舞池上的男男女女热情的扭动着身躯,周曼纯的心猛地颤抖了一下,一把握住赵天宇的手,也不知道今晚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没过多久,王董来了,王董是A是颇有名望的富豪,生意做得很大,最重要的是钱多,传闻,王董最欣赏美女,尤其偏爱会弹钢琴的女人。

王董大摇大摆的走进包厢,穿着一身丝绸质地的粉色衬衫,头发光秃秃的没有几根,引得周曼纯一阵打心底的厌恶,真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

“王董好。”赵天宇一脸殷勤的站了起来,笑着走到王董面前。

王董从进包厢开始,那好色的眼珠子就没离开过周曼纯的身上,他细细的打量着她,肤白貌美,温婉端庄,让人看了好生欢喜。

“这位就是周小姐吧。”王董顺势走到周曼纯身边,色眯眯的说道,他的肥手朝着周曼纯伸过去,想要去搂住她。

周曼纯惊呼一声,吓得躲到了赵天宇的身后,咽了口口水,瞪着眸子说道:“王董……”

“小美人儿,不用紧张,听说你会弹钢琴?”王董一脸奸诈的笑道。

周曼纯紧紧地抓着赵天宇的衣袖,深吸一口气,回应道:“是的。”

“那就先出去弹奏一首给我听听。”王董口气很大的开了条件。

赵天宇朝她使了个眼色,周曼纯慢吞吞的走出包厢,直直的朝着外头的钢琴走去。

对周曼纯而言,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不仅仅关系到周氏集团的生存,同样也是一位故人的忌日。

她从小就弹钢琴,但是那场车祸后,已经有足足四年没碰过钢琴了,也不知道今晚自己会不会出丑,手指颤了颤,慢慢的走上台。

她一身米色长裙,优雅的坐在琴凳上,掀开琴盖,纤长柔美的手指轻轻地按下,钢琴发出一段好听的前奏,犹如少女恋爱时那种小心翼翼的心情。

台下的观众都听得如痴如醉,周曼纯本以为自己再也不能弹琴了,只有她自己清楚,她的手指甚至是颤抖的,《星星》是周曼纯十五岁时谱写的曲子,送给她最要好的闺蜜礼物。

不远处的卡座上,一个男人驾着双腿坐在沙发上,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听到琴声后,紧紧地攥着手中的玻璃杯,就像是要把玻璃杯捏碎一样。

微黄色的液体从玻璃杯中慢慢流淌下来,顺着男子的喉咙滑了进去,心口处传来一片空灵的凉意。

忽然,男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英朗挺拔的身躯堪称完美,骨感的手指肆无忌惮拉了拉自己的领带,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冷冽且阴郁的气息。

一曲完毕,周曼纯优雅的走下台,心却是颤抖的,也不知道那个王董满不满意。

靳北森薄唇轻抿,挥了挥手,口吻里染着慵懒的气息,对着邹叔说道:“就是她。”

邹叔眯了眯眸子,就像是夜空中的鹰,视线犀利而阴鸷的对准朝着台下走下去的周曼纯,淡淡的说道:“靳总想要怎么做?”

“静观其变。”靳北森深邃莫测的说道,墨眸微凛,让人揣摩不透他此刻的心思。

周曼纯走到赵天宇身边,手心紧紧地捏着,感觉后背已经紧张的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水,心里直发虚。

王董在一旁拍拍手,笑声张扬的说道:“周小姐好琴技,我喜欢。”

周曼纯在心底翻了个白眼,腹诽着,你喜欢?喜欢个屁啊,要不是因为周家的生意,姐姐才不理你呢!

王董的肥猪手再度朝着周曼纯伸过去,想要去圈揽住她的腰,周曼纯灵活的避开了,笑意中带着一股歉意说道:“对不起,王董,我想先去上个厕所。”

“哈哈,去吧去吧,我们在包厢里等你。”

周曼纯在心底恶心的不得了,拼命的咒骂这个变态王董,心里头很是纠结,赵天宇可是她的男朋友啊,他不会出卖自己吧?为什么她的心里这么不安呢?赵天宇看着王董对她动手动脚,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靳总,是王董。”邹叔眼力很好的发现了周曼纯和王氏集团的王董在说话,嘴角扬起一抹讥诮的笑容。

王董在A市可是出了名的好色,不知道玩弄过多少女人了,他尤其喜欢那些会弹钢琴的女人,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音乐学院的那帮女学生,基本上都和他有染,王董出手大方,分手费给的很高,那些女人也都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看样子,她今晚难逃一劫了。”靳北森沉稳的倒酒的动作忽然停住,起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邹叔没有跟上去,他大概读懂了靳北森话里头的意思,看靳北森这幅样子,显然是对那个女人产生了兴趣,他所谓的难逃一劫,肯定是周曼纯难逃靳北森这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