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邪神

第1章 生死决斗(1)

东玄大陆的一角。

床榻上有一个少年,少年眼睛紧闭,睫毛带着一起冷血,脸色酷白,菱角分明,带着一股杀伐之气腾绕。

少年的身边有一个黄金巨人,金色的头发,大大的个头,很难让人想到,他是在照顾人?

没有多久,少年的手指触动,轻轻动踌,随后眼睛张开,带着一丝冷血,带着一股仇恨气息。

他感觉到危险,因为他不认识身边的那个人,所以。

少年身起,直接一手刀斩下落,带着浓厚的戾气。

黄金巨人双手格挡,手刀落在黄金巨人得双手上,顿时散发出两股气焰,一个是黄金气,一股是戾气。

面对少年的瞬间攻击,黄金巨人很是愤怒,本想反击。

但是少年打完那一掌,又倒在榻上。

黄金巨人看着少年眼睛喷薄出腾热的金辉,仿佛要泯灭少年一般。

“给他两滴黄金液。”一个少女出现,身体周围仿佛有淡淡的寒气,接了一层薄冰,说出的话似乎是寒渊中传出。

这个少女,来历十分神秘,她有着十二个随从,都是从她出来到现在收服的。

“什么!给他黄金液?”黄金巨人看到少女有些胆怯,但是还是努力的说明,它感觉很惊讶。

“日落之前,我看不到他醒来,结果你知道。”少女身体散发的寒气更浓,周围似有似无的出现寒冰。

也不等黄金巨人作答,她走出门外。

黄金液,是黄金巨人族的圣液,是用身体蕴养出来的,也是一味灵药,比灵药的药性还要显著,是一种修复身体伤势的宝物。

看着少女出去的地方,他有些恶寒,有些嗔怒,但是却无法发作。

从身上摸出一把匕首,轻轻划破手掌,留下一股液体,但不是血液,暗淡无光,却散发着浓厚的灵气。

少年得到了滋养,少年骨骼作响,黄金液的另作用就是改可以锻体,尤其是在低级的时候。

身上冒腾着金辉,他感觉身体在燃烧,一块块血枷出现。意识告诉他,不能错过这个资源所以,他努力运转身体,身上的杂质一点点渗出,骨骼作响的声音激烈无比,随着时间金辉淡淡减少,消失不见,少年缓缓醒来。

“谢谢”张开口说道,此时身上戾气消失不见,但是冷漠的神情还是显现而出。

“不用跟我说谢,因为我也不愿意。”黄金巨人感觉在打脸一般。

“既然如此,那么,现在没你的事了吧,那么出去。”听到黄金巨人说话,他知道有点救他,那就代表着,现在自己没有危险,常年在危险的边缘走动,让他知道,东玄大陆没有不死的传说,这里一切都是用死亡代替,没有受伤而留下来一说,除非是自己胜利镇杀了对面,否则自己就是死。所以他不用担心,至少现在他不会死,所以时间告诉他,生命要由自己掌握,那么就只有变强。

黄金巨人本想发难震怒,如此之人,杀之也难解心头之恨。

但是看着少年却开始修炼,他想了想还是出去了,只是在门口眼光露出杀意,用意明显。

一遍又一遍的运转,身体感觉消耗亏空,但是看着身体,他还是轻轻一笑,身体的强度增加了,生活下来的把握更加了一分。

他坐在那里没有,在脑海中一直演练斗技,一遍又一遍的,因为他在等,在等那个人,从黄金巨人的表现来看,他不是正主,像是一个随从,所以他想,他的后面有人。

终于门“嘎吱”一响,光亮太过浓厚他看不见女子真正的脸庞,也不知道他的相貌,但是却可以感觉到她身体散发出来的寒气,带有一种咄咄逼人的趋势,好厉害的功法。

少女一步步向前,“我救了你,你跟着我,到了一定时候我会让你知道是谁灭你宗门。”

直接了当的就说明来意,并且还附加条件,不容他拒绝,不过自己我不会拒绝,至少现在,不过当听到‘到时候告诉你,灭你宗门的人,他决定做她随从,他苦于寻找棕丝马迹,但是自己修为又低,所以到处对于他来说都是陷镜,但是他傲气,他一定要努力知道自己的灭门之人,如今知道,并且对方看起来很强势,所以他决定就此先跟着她,先修炼时日。

少女觉得随从的人太多了,他感觉要裁减一些。

“明天,你们决斗,输的人,死,活的人跟随我。”在门口停留下来,说了一句话,头也没回,直接走了。

明天决斗,如果输了,自己就不能报仇了,自己不能死,那么就斩掉对手,生活下来。

紧握拳头,身体周围泛泛发光,进入修炼,希望能够在提升一个等级,那么生存的机会会大大提升,何况自己近日来,都没有时间留给自己修炼,一直亡命天涯。

最近一直没有时间修炼,而且每天都会有点积蓄,今天又有黄金液锻体,看来今天是最好修炼百脉通灵诀的时间。

百脉通灵诀是一个锻的修炼斗气诀,最高修炼的硬度可以不用防御走过天火的焚烧。

而这也是段天涯修炼的唯一斗气诀,至于攻斗气诀,他修炼的一般致力于一击必杀,注重快、准、狠。

对于他来说,一切外物都是累赘,只有自身强大才是最强,所以他修炼了百脉锻体诀和通臂原拳,而一般他只持剑,赤手空拳才是他最厉害的时候,这也可以给敌人做到出其不意。

听到女子说的话,进门还要经过考验,看来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得到了些什么,那么就代表着将要失去些什么,这就是生活,得到必定要失去,也就只有一种人,才不会为此付出代价,那就是胜利者,只有他们才配,因为他们强大。

一切种种激励这墓鸣的心,他感觉力量充斥着肉体,他感觉身体在膨胀,一块块肌肉,想钢铁一般强硬,铮铮的作响,但是痛苦也随即刺裂着血肉,骨骼,吐吐骚动,他知道这是关键时刻,他也知道这是代表着生活下来的把握。

残存下来的黄金液再一次被汲取,身体中所有的积蓄不断消耗,甚至达到了亏空的状态,但是却没有感觉到疲惫,停止。

四周不断的有漩涡形成,周围空气中的天地灵气一丝丝的被收化,努力的冲刺着肉体,体表上的血枷一块块脱落又结起,身体盈盈有着颤动,最后的时刻了,过去就是另一偏天空,过去不生命就会被威胁。

闭上双目,那朵朵溢出的光芒,仿佛可以看破虚空。

脸上坚毅的脸庞,看不出一丝痛苦丝色,带着那份显见的执着,他知道,一切就是在下一刻瞬间。

努力的旋转,身体周围的漩涡快速,甚至达到惊人的地步,如果有人看到,一定以为是塔士在修炼什么厉害的攻诀。

身体被冲刺着,不断有力量作为源泉,身体的变化慢慢呈现,一束束金黄色的光在身体上淡淡阴现,今天在那两滴黄金液滴入嘴中的那刻,他似乎抓住了动力,冲刺许久困扰他的壁障,不想,今天就要冲过去了。

静静的等待那刻得来临,他不断的检查自身,最后感觉全部都差不多了的时刻。

身体周围的一切嘎然而止,身体强硬上升的同时,一直消耗的体内的积蓄,身体慢慢瘪下,不断的变化,黄金色不断的渗入体表,进入肌肉,然后破入骨骼,嘎嘎直响,一直持续,身体感觉已经跟不上了一般。

难道真的不能进入那层吗?自己冲刺了好几次,想着明天大比,他知道,他跟弱势,如果没有强硬的身体作为后盾,那么接近他的就是死亡。

不!!!

在天地间的灵气不断减少的情况下,他心底怒吼着,泄愤着不甘。

他张开双眸,瞬间喷发出异色,本已停止的漩涡慢慢飞快的旋转,身体渐渐恢复。

不过他的意志渐入消沉,最后倒了过去,身体也慢慢恢复,看不出一丝变化,只是多出了一层脱落的血枷。

清晨阳光射入眼睛中,炽热的疼痛让他想到昨天的经历,他摸着身体,然后感觉一下肉体,眼色阴浮不定,不知道在沉思着身体,最后他走进那个一直没有出去过的房门,他打开门,看着门外的世界,多么美好的世界,只是可以多了一群,身死力天的人。

来到井边,打上几桶水,运转的气诀,洗漱着身体表面的血枷。现在他的修为还不能凝聚空气中的水,所以要借助外物,或者宝物。

看着身体还在泛红,不过里面略有一丝黄金色,昨晚他倒下以后,随即所有的冲刺都停止,他现在肉体的修为,已经在修体八级的顶峰,不过他的练气等级却还是6级。

修体八级顶峰,也就等于半步塔士,如果他昨天晚上通过壁障,那么他就是塔士了,虽然就是低级塔士,但是也就代表着他与修体士练气士顶峰有着天地之距,可惜,自己只是半步塔士。

他有点惋惜,可惜那已经是过去了,他等着今天来到的决斗。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