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鉴圣手

第10章 赃物

“林风,张老板这可是实话,你确定要看?”王成军看着林风问道,林风开口要验证东西,他心里就开始有些动摇了,这话算是对张高寿示好。

“确定!”林风很肯定地回答道。

王成军对林风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林风从忐忑不安的石磊手里接过了箱子,然后当着众人的面挨个挨个地看了一遍,最后对王成军说道,“王所,我看完了,这些东西都是琉璃厂失窃的赃物。”

“好!李老师,你开始吧。”王成军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对李洪说道。

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期待着李洪的鉴定,只有张高寿一脸轻松地扇着扇子,完全不当一回事。

石磊站在林风的身边嘀咕说道,“林风,吴诚这小子肯定反水了,你瞧张高寿这幅嘴脸,这箱东西十有八九都被掉包了,你刚才没有看出来?”

“喏,有结果了。”林风并没有回答石磊,而是对他支了支下巴对石磊示意李洪要说话了。

李洪把一卷字画放在了玻璃柜上对王成军说道,“王所长,这副明唐寅的画用笔飘逸潇洒,人物造型也更是……”

“李老师,您直接说是真的假的就行了。”王成军实在是不想听那么多他听不懂的废话,他想要的只有结果。

李洪心里很是不愉快地微微地摇头说道,“赝品!”

“赝品?!李……李老师您看仔细了?”石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洪还没说话,只听张高寿唰地一合扇子说道,“狗眼睛不好使,狗耳朵也不好用了?吴诚,告诉这位眼瞎耳聋的警官,刚才李专家说的什么。”

“赝~品~”吴诚呲牙咧嘴,故意拖着长长的尾音对石磊说道。

“石磊,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打扰李老师工作。”王成军这个时候忽然开口,不是呵斥张高寿,而是提醒石磊!

王成军的这话已经让在场的人意识到王成军开始在给自己找台阶下了,开始失去对林风跟石磊的信任了。

石磊只得憋屈地咽下了这口气,张高寿跟吴诚更是越发嚣张。

“这件和田玉挂件晶莹剔透……”李洪正想点评一番,忽然想到了王成军的之前的提示,只能把话吞下去,直接说了两个字——“赝品!”

“哼!”王成军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脸色顿时就拉了下来,毫不掩饰地冷哼出了声音。

“哎呀王所,我这腿脚今天不知道怎么的不太利索,可能今天是走不出这碧云轩了,等会还得收拾一条狗。不能配合王所调查,还望见谅才是!”张高寿装模作样地对王成军朗声说道,充满着挑衅意味的话分明就是说给林风和石磊听的。

败局已定!石磊重重地叹了一声。

王成军眼神狠辣地看了林风一眼,然后对石磊说道,“石磊,东西带回去,回去写份报告!”

一句话狠狠地扔下,王成军铁着一张黑脸转身一条腿就迈出碧云轩。

“王所慢走啊!有空咱们常来常往!这几条狗我就帮您收拾了,免得脏您的手。”张高寿张狂得意地笑着说道,一张嘴要是没有耳朵拦着得咧到脖子后面去。

“诶!这!这这这……”

忽然!一直沉浸在鉴定工作中的李洪像是中邪似的大叫了几声,就连正准备离开的王成军都站住脚步,转身回来打算看个究竟。

李洪一边喊着一边从箱子里刨出了一个小玩意,欣喜若狂地拿在手里大声说道,“精品!精品!这是上等的鼻烟壶啊!”

“李老师你说这是什么东西?”王成军立刻喊住了李洪问道。

李洪赶紧拿着手里的小玩意对王成军欣喜地说道,“王所长,这玩意叫做鼻烟壶,乃是明末清初的时候传入咱们国家,后来一发不可收拾,被称为集中各国工艺之大成的袖珍艺术!我手里这个乃是京派代表人物马少宜的精品之作,您瞧这……”

李洪正说着,王成军伸手握住了李洪的手腕打断了他的话问道,“一句话真品还是赝品?!”

“不是真品……”

李洪这一句话让王成军刚刚上来的希望被浇了个透心凉,而石磊更是失望得捶胸顿足。

张高寿也是惊得一身汗,听到最后一句话,笑得更加肆无忌惮,“哈哈哈哈哈!王所,我看您还是好走,我早就说过这些狗……”

“是精品!是真品中的精品啊!”李洪像是诈尸一般顿了很久才把最后半句话给猛地喊了出来。

“什么?你再说一遍?这玩意真的假的?值多少钱?”王成军顿时又燃起了希望对李洪高声问道。

“真品!而且还是真品中的精品,保守估计应该在二十万!”李洪掷地有声地对王成军说道。

反败为胜!

李洪的这一句话无疑给张高寿判了死刑,而石磊更是一拳头狠狠地擂在了桌子上喊道,“我就说这老狗是个贼!哈哈!果然现原形了!”

“不可能!不可能!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张高寿愣了几秒,忽然疯狂地朝着李洪扑了过来。

石磊哪能让张高寿这么容易得逞,一个箭步蹿上去反手一个擒拿直接把张高寿给摁在了地上。

“嗷!”张高寿刚一跪地就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原来好死不死正巧跪在了之前摔碎的茶杯碎片上,这东西原本是张高寿给林风准备的,现在他自己反倒享用了,而且看样子效果不错。

“张……张老狗!你他娘的把老子卖了!你不是说真东西都被你藏起来了,这箱子里都是赝品吗?!你这个老狗!”吴诚“嚯”地一下就蹿起了八丈高,对着张高寿一阵破口大骂。

原本张高寿还指望能够看到鼻烟壶找出破绽挽回局面,这一听见吴诚跳出来,心中一片透凉,摇头长叹,“蠢货啊!”

王城的话无异于是一锤定音,要不是刚刚这厮实在是气焰太过嚣张,林风都以为这厮是故意反水的了。

“王所?”

石磊看向王成军,只等那王成军发句话了。

“带回审讯室,把他伤口简单包扎一下,这案子我要亲自处理!”王成军这个时候已经彻底对张高寿失去了信心和耐心,他和张高寿本就没什么特别好的关系,只是因为张高寿给他送了不少礼一时拉不下面子,但倘若张高寿成了他仕途上的绊脚石,那王成军会毫不犹豫的踢开他。

石磊将张高寿给铐了起来,那张高寿何其的精明,所谓老奸巨猾,如今他已经知道这案子王成军办定了,老老实实的配合说不定王成军还会顾及旧情暗地里帮帮他,所以也不再闹了。

只是他实在不甘心,那箱真品明明已经被他掉包了,那鼻烟壶也是他找的一个低仿,怎么在李洪的手里就成了价值二十万的精品。

“石队,王所,林爷,我应该没事了吧?我是故意反水的呀,就是为了收集张高寿这个老狐狸的证据!”

吴城见事已至此,立马又当起了孙子。

谁知石磊看都不看吴城一眼,直接唤了身后的随警:“铐起来一块带回去!”

“哎…别…别,各位爷…!”

无论吴城怎么嚷嚷,还是被塞进了警车里面,同在里面的还有张高寿和贾贺。

那一箱被掉包的真品也被张高寿交代藏在碧云轩的地下室里面。

被搜出来的时候特意找李洪李专家做了鉴定,大大小小差不多二十多件宝贝,李洪足足的鉴定了两天才鉴定完。

除了有两件字画是仿品之外,其他古玩的总价值加在一块足足有上百万。

这已经够贾贺和张高寿好好的在大牢里面待上大半辈子了。

到了第三天,王成军将贾贺和张高寿送上了法庭,为了自己的仕途王成军也真是拼了,最终判决这两人有期徒刑三十年。

三十年是什么概念?人生能有多少个三十年?这一个三十年无异于是将张高寿和贾贺的后半生给葬送了。

被找到的那一箱真品被公安局进行了拍卖,最后所得的全部款项大大超出了李洪李专家约莫出的价值,这些款项也都被王成军用来安排琉璃厂那些失业的员工。

琉璃厂的员工不闹了,隆盛房地产开发公司也成功的拍得了那块地皮,虽然最终没有保住厂子,但至少工资拿到手了,那些员工也都一个个的露出了喜色。

一个个都来向林风赔不是,林风虽然有些记仇,但他也清楚明白这些员工当时闹腾起来不过都是因为贾贺的挑拨而已。

“喂,林风啊,我是你陈伯伯,原先厂子里的老家伙让我跟你说道说道,今晚请你五洲大酒店吃顿饭,一来感谢感谢你,二来建国也不在了,你有什么困难,对着这些老伙计只管说话,你是建国看着长大的,也是我看着长大的!”

盛情难却之下,林风也只有答应,款项拨下去的当天,厂子里的员工就说要请自己吃饭,一来林风因为刚刚结束这场风波几乎天天去林建国的墓前絮叨,二来也在钻研那双诡异的手套就给拒绝了。

没想到他们让陈厂长亲自给自己打电话,林风也只有答应了。

能把贾贺逼的现出原形并且还把张高寿这只老狐狸拉下水,石磊有着莫大的功劳,所以林风第一时间打给了石磊。

电话那头石磊似乎异常的兴奋:“林风啊,什么事?哈哈!”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