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心游戏:撒旦老公

第十一章 看不上,你这种男人

“少仁,很久没看到你了,是不是忘了我这把老骨头了?”苑士陶说话很风趣,一点都不像久经商场的商人,倒像是一个儒雅之士,他本人也爱好文学和书画。

“爸,我这不是来看您了么,来,坐。”江少仁赶紧站起来,他还是懂得敬老尊贤。

“呵呵,你看你,小星才回来三天,你后脚就跟过来了,你们夫妻太恩爱了,我这个做老爸的都要吃醋了哦。”苑士陶的话才说完,苑之星正好出现在楼梯口。闻言,她的秀面陡然微红,“爸……”苑之星赶紧出声,要是任由她的老爸说下去,指不定还爆出什么惊天耸言。

“小星,你怎么下来了,不是说身体不舒服么,也不好好休息!”江少仁屁股还没坐稳,又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热情万分的迎向老婆。太佩服自己了,这反应还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我身体不舒服?”苑之星还来不及作何反映之际,苑士陶也站起来,“小星,你哪里不舒服,怎么没跟爸爸说呢,来,让我看看……”转瞬,两个大男人围着苑之星团团转,一个深情似水,一个爱女心切,苑之星头都大了,拿眼神狠狠的刮了一眼江少仁,后者一脸的无辜状。

“爸,女儿就是有点小感冒,不碍事的,您先坐!”

“小感冒?小星,你那天回来前还差点昏倒在家里了,你忘记了,爸,你是不知道……”

“好了,不要说了,你到底想做什么?”苑之星再也听不下去了,这个江少仁是不是重新投胎转性还是鬼附身了,说的什么话,一个字都听不懂,不过他来者不善,一定有企图。

“小星,你怎么这么跟少仁说话,他也是关心你,你这孩子,打小就不会照顾自己,感冒了也不看医生,怎么能自己硬扛着呢……”

“爸……”“爸,我以后会注意小星的身体,要不,现在我就带她去看医生,感冒这个病可大可小,要是转成肺炎就麻烦了……”

“对,赶紧去,少仁,小星就托付给你了,赶紧去看医生,要不要我一起去,我不放心啊……”

“不用了……”“不用了!”两人又异口同声的回复。

“那好,你们注意点,检查完给我电话,去吧!”

“江少仁!”苑之星杏眼圆瞪,玉面绯红,都是给气的,不过小嘴微微撅起的表情要有多诱人就有多诱人。

“你不会是想勾引我吧?”江少仁邪邪一笑,发动了车子,在苑老爷子慈爱的目光中半强迫的把苑之星带出了苑宅,然后按在了驾驶座旁的座位上,他心情突然变得非常的愉悦!

“我警告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否则我同样不会放过你!”苑之星难得的硬起心,放出狠话。

“哦?我可爱迷人的小妻子,打算怎么对付我这个疼爱你的老公呢?说来听听。”江少仁熟练的倒车出车库,然后稳当的驶入大路。

“如果你不嫌恶心人,你继续,我当是狗吠!”

“你……”江少仁气极,这个女人怎么这样顽固,等着吧,一定要让你拜倒在我身下,哭着来求我!

入夜,夜光如水,本是夜阑人静的时候,但却有人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也有人半夜口渴起来找水喝,这个夜晚,注定不会太平静。

“喂,阿豪,你睡了么?”一声细细的女声投过门缝传了出来,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尤其的清晰。经过门外的身影突然停止了移步,而后沉思了一下,放轻了步子,悄悄的移近了门边。

“阿豪,我睡不着,怎么办?”

“唉,你是不知道,我痛苦死了,恨不得杀了那个种马才好……你是不知道他有多可恶,今天居然跑到我家里去胁迫我,再在一个屋檐下住着,我要疯掉了……”种马?疯掉?说的是他?门外的男人阴沉下脸,他大手举起,正打算敲门,然后在听到下一句话,又突兀的停住了动作。

“阿豪,我会跟他离婚的,还有二个多月,嗯,我会忍住,到时候就不用面对那恶心的嘴脸了……什么,去九寨沟?我早就想去了,你真的愿意陪我去?太好了……”

听到房间里女人发出的明显高分贝的愉悦声音,让江少仁再也沉不住气了,他举起拳头咚咚敲响了房门。

“谁?”里面的人明显惊到了,有些慌乱的问道,毕竟谁能想到在凌晨一点多的时候,门外还有人偷听电话呢。

“我,江少仁!”

“啊……”突然没声了,过了半响,苑之星出声了,“江先生,太晚了,我已经睡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不行,必须今晚说。”江少仁态度很坚决,任谁听到刚才那番话,不暴躁才怪,他已经算是很客气了。

“呃,太晚了……”

“你是选择开门让我进去,还是我自己踢门进去?”

这可恶的男人,居然又威胁她?他不是要进来么?好,就让他进来,看他还想怎么样。苑之星赶紧找了一件厚点的外套披着,然后周身打量了下,尽量不让春光外泄,怎么都不能便宜了那种马。想想又觉得不放心,她跑到衣柜边,拉开抽屉,然后拽了一件东西放到兜里,这可是萧萧送给她的小宝物,平时没用到的地方,说不定今晚能派上用场,想到这里,她有些乐了。

“进来吧,江先生!”门开了,对着一张包公脸,苑之星没什么好心情,她无聊的打了个哈欠,然后坐下。

“你刚刚在跟谁打电话?”江少仁冷冷的问道。

“这个啊,你也感兴趣么?什么时候对我的私生活这么关心了?”苑之星反驳回去,避而不谈。

“我问你,是不是跟你的情人在卿卿我我?”

“这个不劳你江先生过问吧,好像上次洗手间某些人比我更过分,我以后还要向你好好学习。”想到洗手间那旖旎的一幕,种马两个字就好像打在江少仁的脸上,苑之星突然有一种想笑的冲动,这笑意也不经意间传达到了她的眼睛里。

“你就是这样做人老婆的?半夜三更跟情人诉衷肠,这也就算了,还要诽谤诋毁自己的老公,真是一个淫/娃荡妇!可耻!”江少仁气急败坏,看到女人眼睛里的微微笑意,仿佛是在嘲讽自己似的,他就更大火了。

“你!再怎么样也比不过你江大少饥不择食的标准种马行为,男人中的败类,败类中的极品,你让我恶心!滚!”苑之星也快气炸了。这个男人,明明是他有错在先,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她,她欠他的么?酸楚的情绪一时难以自抑,眼泪也有些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

“苑之星……”看到佳人眼眶里的湿润,江少仁突然恢复了一点理智,他刚才是不是表现的太过了点?然后带着一点心痛,还有一些莫名的情欲,他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苑之星正沉浸在悲催的情绪中,突然一个温暖火热的怀抱靠了过来,把她娇小的身躯整个揽到怀抱中。

他想干什么?故技重施?

江少仁结实的胳膊把她抱在怀里,大手不受控制的抚摸上怀中柔软芬香的娇躯,带着一丝迷醉渐渐靠近。苑之星努力的反抗,死命扭动着娇柔的身躯,可正是这种要命的扭动,让原本带着一丝怜惜的江少仁突然爆发了。他火热滚烫的唇在她花蕊一般鲜艳的红唇上辗转反侧,吸允,探索,热烈的侵入。

好甜,好软,好香,江少仁的鼻翼间全都是这个女人甜美的香味,她的体香会让所有男人为之入迷和疯狂。

“小星……”江少仁丝毫没有注意到怀中佳人的抗拒,他一味沉浸在这种情欲的氛围中,甚至动情的低喃出声。手里接触的柔软,让他心猿意马,想更进一步的探索深入。

“啪”随着一声轻微的声音,接着只听江少仁“啊”的一声大叫,放开了对苑之星的钳制,捂住了双眼,怀中的佳人趁机逃了开去,在离开之前,还狠狠的朝他下身踹了一脚,这一脚可真正的正中红心。

“啊……”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从江少仁的嘴里传出来,他松开了捂住双眼的手紧紧的捂住了裤裆处,痛的直跳脚。

“苑……之星,你……”一只手颤抖的指着对方,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我?这样做还是便宜了你,如有下次,本小姐绝不会只是这样了。”苑之星晃了晃手里的小药瓶,上面赫然写着“防色狼专用眼药水”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苑之星,你好歹毒……”江少仁恨不得掐死眼前的女人。

“说我歹毒也好,总之,”苑之星停顿了一句,用可怜的眼神看着狼狈的男人,“我苑之星,看不上你这种男人!”说罢,她打开房门,扬长而去,反正这个家最不缺的就是房子,随便哪一间客房都能安稳的睡上一觉,只要不再看到这个种马。

“苑之星,你给我回来!”江少仁痛的好看的眉毛都弯了,脸上大颗的汗珠滚落下来。看着女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他好看的嘴角弯起了一个邪恶的弧度,“总有一天,今晚的耻辱,我会加倍让你偿还,苑之星!”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