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专宠:亿万契约不过期

第七章 受辱

“清雨!恭喜你!”

剪了利落短发的沈玥一身中性的正装,破天荒开着家里的白色帕萨特来到华馨商行接沐清雨下班。一接到沐清雨报喜的短信,她就订好了餐厅,要与沐清雨一起好好庆祝她熬过试用期,成为华馨的一名正式员工。

同样金融专业毕业的沈玥,并没有像大部分同学一样递简历求职。沈玥的父母都是小有名气的学者,是名副其实的书香闺秀。沈爸爸因为身体不好已经退休,沈妈妈如今还仍然担任凤凰市金融学院的客座教授。如今的沈玥,正在舅舅家开的咨询公司担任金融顾问助理,三个月的历练也使她成熟了不少。

“小玥你剪了头发以后,整个人气质都变了。”沐清雨赞叹的看着沈玥的新形象,半开玩笑的和她勾肩搭背走过宽阔的停车场。“刚才下楼看花了眼,真以为是谁家的白马王子呢。”

“哎呦我的姑奶奶,你可千万别取笑我了。”沈玥熟练的发动汽车,“你还是快点找个好男人嫁了,我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能落地呢。”

沐清雨想起沈玥大学四年的空窗,正想说点什么反击回去,突然帕萨特一个急刹,人随着惯性狼狈的往前一扑,要说的话也忘了个精光。

只见沈玥脸色苍白,定定的看着车前的一个人。

柯茹沁今天十分不开心。

费尽心机让顾乘风和沐清雨分了手,顾乘风却告知她无法回应她的追求,在她不惜以职场利弊威逼利诱后,竟然背上背包自己跑去了西藏;和家里大闹一通好不容易来到华馨上班,却又处处矮资历丰富的黄葳瑞一头,无法痛痛快快的折磨沐清雨;求爸爸买通关节让自己担任主审,想把沐清雨踢出华馨,竟然半路跑出华天宸这个程咬金,一票通过她的入职考核。

自己费尽心机的阻挠,赔了面子赔了心,换来的种种折磨,如此清风细雨的拂过她身上,到底是完全无法威胁到沐清雨的人生轨迹!

“华天宸是谁!怎么从来没人告诉我,华馨有个华天宸!”柯茹沁在得知沐清雨入职报告通过后,恨恨的对小助理发脾气。

小助理瑟缩的看着这位火爆的大小姐,委屈的眼泪慢慢爬满眼眶。什么嘛,明明她和自己一样应届毕业,却因为老爸撑腰一上来就做了管理,工作能力和工作效率都算不上高,出的错误又全要自己承担。自己苦读四年,好不容易努力来到了华馨,却摊上这么个主,简直悲催。

“华天宸是华茂的副总裁。”清冷的女声从门口传来,黄葳瑞推开秘书处经理室的门,淡淡的制止柯茹沁进一步的胡闹。

虽然心里还是生气,但柯茹沁完全不敢在这位前辈面前造次,自家老爸的脸面,毕竟她还是要的。只好狠狠放下已经举高要往小助理身上砸去的厚书,勉强让脸色恢复正常,嘴里一边嘟嘟囔囔的抱怨:“既然说话不算数那就不要让我主审啊,再说我又不认识他是哪根葱。”

“你不认识他也正常,华总两三个月来一次华馨,每次都是我专门负责接待,外人接触不到的。”黄葳瑞的高跟鞋沉稳的响着,一步一步迈过凌乱的地面,走向脸色青白的柯茹沁。“只是,他身为华茂财团的第一继承人,请好不容易来到华馨工作的柯小姐,不要对他言语不敬。”

指尖的美甲被喀嚓一声握断,柯茹沁在这场气场与言语的交锋中,彻底败下阵来。

所以,当柯茹沁看到沐清雨和沈玥高高兴兴坐在车里,正要去哪里庆祝的样子时,顿时无名火上心头,快步上前直直的挡在了车前。沈玥正与沐清雨说笑,几乎刹车不及撞了上去,顿时白了脸,被这突发的状况搞了个措手不及。

“柯茹沁……她怎么也在华馨?清雨,她有没有刁难你?”迅速反应过来的沈玥,愣愣的小声问着沐清雨。

而沐清雨则头脑一片空白,死死盯着柯茹沁因为愤恨而变了形的脸。几个月来,因为工作的充实忙碌,她几乎没有时间去舔舐闺蜜和男友的背叛带来的心伤,就任由它在时间里草草结疤,外表似乎也愈合了的样子。然而,这样和柯茹沁在私下场合当面对峙,她才赫然发现,原来那道凌乱的疤痕下面,已经错综生长着古怪的毒瘤,看着触目惊心,碰就钻心的疼。

车里的二人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映,柯茹沁手里带着链条的羊皮包包,就重重的抽打在了帕萨特的车前盖上。

“沐清雨!你给我下来!”

刺耳的尖叫回荡在宽阔的停车场里,沈玥气红了脸,正要回敬。沐清雨却轻轻拉住了她作势按向车喇叭的手,打开车门下了车。

“柯总有事的话尽管吩咐,虽然现在是下班时间,但作为华馨的一名新员工,我会努力办好的。”

沐清雨站在柯茹沁面前,嘴里说着服从的言辞,语气却是完全的不卑不亢。

柯茹沁也是凭着一腔愤恨,才会做出如此失态的举动。如今沐清雨站在她的面前,摆出这样一副态度,反而让她完全无法发作。恼羞成怒之下,银牙一咬,突然挥起巴掌,狠狠的向着沐清雨的侧脸打了过去。

沐清雨躲闪不及,整个人失去平衡,狼狈的趴在帕萨特的车前盖上。柯茹沁断掉的甲片划过她的脸,顿时白色的喷漆染上了一串血珠。

沐清雨愣愣的看着柯茹沁带血的指尖,一颗心凉到了最深处。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