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两相遗忘

第9章 不是傅子言

下午的时候,萧成楠坐在办公室,接到了萧老爷子的电话。

“成楠,明晚的聚会带着宛晴一起来。”电话那端是父亲一如既往没有什么感情色彩的语调。

“爸,就我一个人回来。”

“不行!”萧老爷子的语气立马高了一个调,“我不管你们两个人是不是打算离婚,不管你想跟谁好,但是现在,现在你跟乔宛晴还没有离婚,她还是我们萧家的少奶奶!”

“爸……”

萧成楠还没有说完,萧老爷子直接打断了他,“明天晚上,我必须看见你们俩一起到场,我不管你们俩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我萧家的面子,你们还没有可以驳回的资格!”

……

听到那端萧老爷子已经挂了电话,萧成楠叹了口气,把电话摔在桌上,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

一想到那天在病房,乔宛晴顶撞他时的那个表情,还有她说的话,说实话,虽然当时愤怒地几乎想杀了她,但是冷静下来,心底竟然有一丝,一丝不一样的感觉?

究竟是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呢?

萧成楠不知道,他想不出答案。

没办法,既然父亲已经发了话,那他就必须要把乔宛晴那个女人带到聚会里去了。

真是糟心!

晚上回到别墅,刚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一辆车停在了旁边,萧成楠下意识回头看,就看见里面坐着乔宛晴,她旁边还有一个男人。

萧成楠眯着眼睛再看了看,两人还挨得很近!

他转身直接走了过去,站在车窗前,而与此同时,车里的那个男人也看见了他。

两个人一直对望着,萧成楠能够看出来那个男人眼里的敌意,而乔宛晴好像是睡着了,坐在旁边一动不动。

良久,傅子言打开了车门,站在了萧成楠面前,伸出手,“你好,萧先生。”

可是萧成楠的双手仍然插在兜里,他似乎丝毫没有要跟对面这个男人握手的意思。

他看向乔宛晴那里,“我太太为什么跟你在一起?”

闻言,傅子言不禁笑出了声,“怎么,宛晴难道没有人身自由吗?老朋友见见面有什么问题吗?”

宛晴?老朋友?

呵,原来,是旧相好的啊。

“既然这样,那请让一下,我要带我太太回家了。”说着,萧成楠迈开长腿,走过去,拉开车门,把乔宛晴抱了起来。

这还是他第一次抱这个女人,她怎么这么轻?

路过傅子言的时候,他听到那个人说,“萧先生,还是不要那么不知好歹,不把珍珠当宝贝对待,以后会后悔的。”

萧成楠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把沙子当珍珠的人,呵。”

不等傅子言再次开口,他就直接走过去,跨进门里。

萧成楠抱着乔宛晴走进了屋里,管家看见了,立马走过去,惊讶地说:“少爷,您今天怎么回来了?少奶奶这是怎么了?”

萧成楠只是说了句“睡着了”就把乔宛晴扔在了沙发上。

管家看见他这样,憋了好几分钟,还是没有忍住,小心翼翼地对萧成楠说,“少爷,这,少奶奶今天才刚刚出院,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好,您,您就这么把她扔在沙发上,不太好吧?”

萧成楠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转头又看了看睡在沙发上的女人,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皱了皱眉,说,“给她沙发睡已经不错了!”

管家不再出声,默默地退了回去,留下萧成楠和乔宛晴两个人在大厅。

“怎么还不醒,这女人是要睡多久!”过了大概二十分钟,见乔宛晴还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萧成楠感觉很烦躁,难不成他要一直等着这个女人醒?

他走了过去,竟是连喊她的名字都不愿意,而是毫不留情地推了乔宛晴两下。

轻,真是轻。

萧成楠感觉他这两下并没怎么用力,但是好像下一秒就会把这个女人推散架一样。

乔宛晴感觉这一觉睡的并不踏实,她老是梦见萧成楠和乔静好两个人,一脸凶恶地看着她,逼她离婚,说不离婚就要杀了她,她想醒过来,可是好像被困住了一样,眼睛怎么也睁不开。

梦里,感觉隐约有人在推她,力气大的还真不客气呢!

下一刻,像是被萧成楠推醒了,乔宛晴的眉毛皱成一团,缓缓的睁开眼。

她的第一反应是她还在傅子言的车里,眼睛还没完全睁开,直接开口道,“傅子言,不好意思啊,睡了这么……”

话还没有说完,等到视线里出现的不是傅子言,而是皱着眉,一脸不耐烦的萧成楠时。

她全身猛地一僵,口里下意识的补上了前面没说完的话,“……久……”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