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财富预言师

第5章重生者的福利

不过,还是弄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难不成这超强的领悟力也是重生者的福利?这么说来,哥们儿还怕个鸟儿的高考啊,甭管多难的考题,哥们儿随便划拉划拉,也能考个高分不是?

为了进一步验证,杨帆又做了几道题目,做完后照例拿给冯楠看,冯楠彻底傻眼了,全对!

“你这家伙,别不是一直在扮猪吃虎吧?这么难的题目,就是我,也不可能一次性全部解答正确!”冯楠这声惊呼,引起了老冯的关注。

老冯走过来,蹙着眉头敲敲桌面,面露不悦道:“你们俩干嘛呢?这是在上课,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了?”

身为班长,冯楠了解老冯的脾气,她嘻嘻一笑,指着杨帆对老冯说道:“这家伙今天鬼上身了,连做四道奥数题全部正确,冯老师,我怀疑他以前不好好学习根本就是装的。”

听了冯楠的话,老冯的眉头蹙得更紧了,开什么玩笑?一个被所有任课教师一致判定为高考没戏的学生,突然间开窍了?还连做四道奥数题全部正确,这几率跟花两块钱买一注彩票,然后中了五百万有多大差别?

别人信不信老冯管不着,反正她不信。

“认真复习吧,不管怎么说,有进步总是好的。”老冯说完,四下里巡视一圈,发现周建民位置上没人,便问冯楠:“周建民去哪儿了?”

冯楠紧咬着嘴唇看看杨帆,又望望老冯,心虚的低下头说:“我不知道。”

老冯盯住她看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他来班里后你通知他到我办公室一趟。”

冯楠点头说好。

又看了眼杨帆,老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努力吧少年!”说完,大步流星走了。

看不起我啊这是。

杨帆又郁闷了,哥们儿基础真不差,为什么就不相信我能行呢?

冯楠紧张兮兮地瞪着杨帆,问道:“坏事儿了,怎么办啊?”

杨帆自信地说:“放心好了,周建民那货不敢跟老冯告状。”

冯楠一脸不信的神情,说道:“你把这事儿解决好,反正不能再这么闹下去了。”

杨帆淡然点头,心里已经有了计较,周建民这厮,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对他的家世十分了解的杨帆知道,他绝对是去他爹单位搬救兵了,不过杨帆也不怕,撕下一张纸写了个纸条,让后面的同学递给聂鹏飞。

聂鹏飞看到后嘿嘿一笑,冲杨帆做了个OK的手势,把纸条窝吧窝吧塞嘴里囫囵个儿吞进了肚子里,看得杨帆目瞪口呆。

复习吧,没几天就考试了。

好像忘记点什么,杨帆努力回忆了下,突然想起来高考题目他是知道的,这一发现让他惊喜不已,前世中那次高考太令他印象深刻了,高考成绩出来后,他懊恼的托人把试卷从招考办要了出来,一遍遍反复研究着上面的试题,可以说,所有题目都被他吃透了,以至于工作后每每回忆起文君竹,就忍不住拿出试卷来再看一遍。

这一重大发现让杨帆差一点从椅子上跳起来,试问,作为一名高三学生,还有什么比高考前知道考题更开心的事儿吗?在先报志愿再出分的年代,还有什么比知道提前知道录取分数线更开心的事儿吗?

答案肯定是没有了。

就算没有这个超强的领悟力,杨帆也有把握在这次高考中惊爆所有老师的眼球!

杨帆开始行动,把记忆中的题目用一种类似于摩尔斯密码的独特记录形式记在笔记本上,速度快得可以用电光火石四个字形容。

一下午时间就在写写画画中过去了。

同学们都知道,学校三食堂的兰州拉面不错,牛肉片像玻璃一般厚,不像其他地方,薄得跟纸片子有一拼,还有特正点的大个儿兰州烧饼,味道非常正宗。

杨帆决定晚饭吃拉面对付,顺便带上聂鹏飞。

为什么是顺便带上?因为你不叫他,他也会跟来。

穿过一片梧桐树林和一片草地,再一个右拐就是三食堂,一路上被很多学生围观指点,杨帆很不适应,咋?难道哥们儿是重生者这一重大机密暴露了?不可能啊,除了自己,没人知道。

不是这个的话,难不成,哥们儿已经英俊到男女通杀的地步了?摸摸面孔,嗯,大概如此吧。

看着杨帆骚包的跟大家打着招呼,旁边的聂鹏飞兴奋地说道:“看出成效来了吧?你丫成名人了!跟姓周的那一架看来没白打!”

啥米?

是这个原因啊?

杨帆顿时哭笑不得,哥们儿不去写剧本真是屈才了!

食堂里果然一派壮观景象,这场面太熟悉啦。遥记得上辈子没少经历这种逾千万人中杀出一条血路,为了多打二两肥肉被人挤成关节炎的情境。

加入书架